《夜.語錄.劉孟捷「李斯特巡禮」》

《夜.語錄.劉孟捷「李斯特巡禮」》 * 我的天空沒有太陽,總是黑夜,但並不暗,因為有東西代替了太陽。雖然沒有太陽那麼明亮,但對我來說已經足夠。憑藉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當成白天。我從來就沒有太陽,所以我也不怕失去。 ——東野圭吾《白夜行》 ​ * 我的驕傲不允許我把這段崩潰的日子告訴別人,只有我自己知道。僅一夜之間,我的心已判若兩人。——太宰治 * 生命之所以有意義是因為它會停止。——卡夫卡 ​​​ * 風可以吹起一大張白紙,卻無法吹走一隻蝴蝶。因為生命的力量在於:不順從。—— 馮驥才 * 有多少顆心,就有多少種愛情。—-托爾斯泰《安娜.卡列尼娜》 ​ * 一個有缺角的圓,第一次找到合適的一角時錯失了機會,第二次又因用力過猛而摧毀了那一角,最後終於得以完整:卻發現完美的圓,因為滾得太快而失去了沿途風景和原來的快樂。最後,他幡然醒悟:成熟,是時光的雕刻。 原來不完美才是最大的完美。—-謝爾·希爾弗斯坦《失落的一角》 ​ * 他現在故意慢慢兒走,讓我一程一程送,盡量多聚聚,把一個小夢拉成一個萬里長夢。這我願意。送一程,說一聲再見,又能見到一面。離別拉得長,是增加痛苦還是減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得愈遠,愈怕從此不見。—-楊絳《我們仨》 ​ * 陪你走完了這一段路 ,我也變成你路過的路 :從此人山人海,不再歸來。—-青慕 ​ * 眼淚是人類所能製造的最小的海。—-寺山修司 ​ * 死亡是一面鏡子,反射出生命在它面前各種徒勞無益的做作姿態。—-馬奎茲 * 我感覺這個宇宙曾給了我一個意想不到的天賦,新冠病毒此時,我也接收到了一些可怕的消息─關於我逐漸惡化的大主動脈剝離,以及可能的腎癌。我的職業生涯在此時劃上休止符似乎是一個巧妙的時機,這讓我能安頓自己進入到一個修士般的生活形式裡,就像在深山裡閉關,純粹的練琴以及試圖恢復健康。 我看到許多音樂家們渴望再能舉辦音樂會,也有許多音樂家步入新的領域─線上演奏。許多人花時間開發成為新「播客」,以及為他們的藝術寫些新題材。不幸的,也有許多音樂家因為沒有了音樂會的收入因此陷入經濟困境在努力掙扎著。總言之,音樂產業面臨極大的危機,許多人也開始擔心音樂以及音樂家們如何繼續生存下去。 然而,我有自己的求生方式。我的生命中已經經歷過太多困難,我知道這也許是最困難的一次。我的醫生曾經說我的心臟血管像是一個不定時炸彈,隨時可能爆發:我的情況是一旦我的血壓高到失控,便隨時可能致命。因此,當其他人在與他們的音樂產業搏鬥時,我需要做的是面對自己的命運和有限的生命。 「彈音樂會」對不同人有著不同的意義,在我生命中不同的時期,我感覺我需要表達自己不同的觀念和感受。 當我年輕的時候,我想要賦予浪漫主義些許精神,我彈了很多蕭邦和舒曼。曾經我想要挑戰自己來演奏炫技的作品,曾經我也陷入拉赫曼尼諾夫病痛的憂思,之後我感覺我需要回歸到舒伯特的純淨以及布拉姆斯的高貴。在疫情期間,我原想演奏巴哈,透過巴哈的音樂,我徬彿找到了一處靈魂上的聖所。 在思考這場音樂會曲目之時,我再次認為勢必要彈奏一些能反映我當下的感受、心境的音樂。此場音樂會的標題─《巡禮之年》似乎就是正能符合我正經歷的一切。 李斯特寫了幾冊《巡禮之年》,他將自己生命中旅遊的所見所聞,以音樂反映(反省)出來,他將山水風景的啟發與他的哲學思維連結一起。 《泉水旁》描述當他站在象徵生命活力泉源清淨水泉旁時,感受到了青春復返的奇妙感受,這似乎陳述著:『既然泉水可以這麼的純淨清澈,生命本來可以充滿歡欣喜樂』。 艾斯特莊園的噴泉,那泉水有著神奇與不可思議的能量,如同李斯特自己寫的題詞:『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翰福音4章14節) 李斯特曾經凝望歐伯曼山谷,問著自己生命的意義為何?對我而言,與李斯特最密切的連結莫過於此。 在我生命的此刻,我也常常將看過的、讀過的、所見所聞的帶入哲學式的反思,也許很多人到了某個生命中的某一刻也會如此。 一切的一切我都覺得感激─這些愛情故事以及十四行詩,讓人恣意沈迷浪漫其中,以及那些暴風雨般的激烈足以毀滅一個人的靈魂,甚至那地獄般的旅程燃起了對生命本身的疑問。 在這趟旅程中,我並不惶恐,我反而感到充實以及真實的活著!回首過去,我真的感到萬分感激,無論高興或悲傷的事,生命之中的種種,悲與歡,愛與痛,奔跑與倒下,疾病與死亡,都對我產生了影響,也成為了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劉孟捷 5/2衛武營-劉孟捷鋼琴獨奏會《李斯特巡禮之年》購票連結 https://www.opentix.life/event/1384752689074294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