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水畫宗師 劉玉社

·3 分鐘 (閱讀時間)
 劉玉社,石河子大學新疆大山水畫創作研究院院長,現為香港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劉玉社,石河子大學新疆大山水畫創作研究院院長,現為香港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 劉玉社,石河子大學新疆大山水畫創作研究院院長,現為香港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劉玉社,河北人。石河子大學新疆大山水畫創作研究院院長,現為香港美術家協會副主席、揚州大學兼職教授、紅河學院客座教授、北京中藝財富畫院簽約畫家、中華詩詞學會會員。先後在北京大學、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中國華僑歷史博物館、南京中山陵、臺灣南投等地舉辦個人畫展,是集繪畫與學術研究為一體的學者型畫家。

多年來他應邀北京參加「中國畫畫世界」出訪交流二十餘個國家。五十餘幅作品被國家外交部、印尼大使館、北京大學、國家軍事博物館、中國華僑歷史博物館、軍墾博物館、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等機構收藏。並分別在《光明日報》《中國文化報》《中國藝術報》《美術》《國畫家》《書與畫》等報刊發表過學術文章。

劉玉社說,中國畫要走繼承優秀傳統,吸收優秀文化,融時代精神的自主創新之路,更要讓中國畫具有民族的哲學性,體現中華優秀文化的學術性,充分回歸到能夠體現出中華傳統優秀文化精神的和諧美、文學美、詩意美的寫意抒情形態的學術上來。

劉玉社指出,院體畫以理性繪畫為主要特徵,是將生活中的客觀存在,通過寫生後直接納入中國畫的再現創作。因而,它缺乏了像傳統抒情寫意文人畫那種提煉、概括的主觀藝術提昇過程。因此,院體畫對生活的攝取是直觀、直覺的。它不僅僅存在於藝術中,更重要的是能為史學家們考證歷史提供依據。因此,她們的作用正如當今攝影師一樣,能反映客觀生活的真實而受到歷代統治者的重視。

文人寫意畫具主觀性創作和抒情。感性色彩往往多於理性,藝術性多於實用性。是對生活高度的提煉、概括後上升到一種情感意象的高雅文化創造活動。一個「寫」字說明瞭她與書法的文化淵源關係,一個「意」字體現了她所內涵的哲學、文學藝術價值。「寫意」既有藝術的,又有哲學的,與院體畫相比,她體現了文人畫家主觀情感表現的文化精神內涵。如霧裡看花、水中望月,取的就是這種可望而不可及、時隱時現、虛虛實實、似與不似之間的「意境」和筆墨。所以說中國畫畫家要提高文化修養,道理也正在這裡。

中國畫傳統文化的軌道中強調畫詩意、書寫性。寫實的院體畫是客觀再現實用的藝術,而寫意文人畫則是養性把玩的主觀情感藝術。二者在繪畫形態上有所不同。她們沒有好壞、優劣之分,只有功能之別。如是說教式的,就選擇理性院體畫,如需情感宣泄式的,你可盡選文人畫。作為創作方法,院體畫重理性不是說不要意,文人畫重意,也並不是說不要形,二者只是有所側重罷了。精神總是要依附於形才能夠表現出來,中國畫亦然。形應為精神表現而服務,決不是為形而畫形。形一旦失去了傳神的目的,這個形就毫無存在的意義了。

中國畫優秀的「形神觀」是中國畫創新的根基,但作為中華民族的藝術形式,中國畫應具有更大的包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