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火只是事件開端… 《那天,我們走向不同的道路》地方家族的驚人秘密

·7 分鐘 (閱讀時間)
火災示意圖(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火災示意圖(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七年前,三個一同在育幼院長大的男孩,在他們高中畢業典禮當天,一場蓄意的大火,奪走了他們視為親人的哥哥的性命,面對至親之人驟然離去的痛苦跟悲傷,曾經最為熟悉的三人,因為理念不合,選擇了分道揚鑣。

七年後的現在,三人再次相遇,在找尋兇手的同時,意外翻出某地方家族隱藏多年的驚人秘密,那場大火只是事件的開端……

===鏡文學《那天,我們走向不同的道路》搶先看===

信宏本名王信宏,是一名社區報的記者,平時工作繁忙,最近的黑眼圈更是重到連粗框眼鏡都快擋不住,除了工作以外,他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必須在這個星期內完成。

信宏緊盯著電腦裡的幾張照片,分別是從不同角度拍攝,主角是一棟房子,準確地說,是一棟偏老舊的房子,他專心看著照片,順便對照手邊有的資料,因為過度投入,在聽到門鈴聲的當下,才驚覺到時間已經那麼晚了,他趕緊將照片視窗全部關閉,還有將紙本資料全塞進抽屜裡,因為太過緊張,腳趾不小心撞上桌腳,痛得他以小腿交叉的步伐前去開門。

門打開,看到的是再熟悉不過的三人,只是阿平跟阿聖的臉色都不太好看,等到兩個當事人進房後,信宏才偷偷問向阿知。

「他們吵架啦?」

「應該不算吧!」想到剛剛的經過,阿知的心情還是很好。

「怎麼這麼多紙箱?」阿聖皺著眉頭問道。

阿聖盯著明顯比一個星期前更多的紙箱,現在這些爆量的紙箱已經導致寸步難行。

「喔,我來,我來。」信宏像是收到什麼警報,趕緊清出一條可行走的道路,「就是有些資料要搬來搬去,所以去拿了一些紙箱。」

「又是跟工作有關?」阿聖明明是詢問,但聽起來更像是質問,「你不是說你們報社要多聘人嗎?」

「啊,就我們這種社區報本來就不好經營,每多一個人,支出就多很多,暫時就先……這樣吧!」信宏將堆在沙發上的衣服跟雜物一把抱起,丟到不礙事的角落。

雖然信宏比三人大上八歲,但是個性溫和又有些脫線的他,有時反而會被三人「管教」,只是這樣溫柔的信宏,面對自己所認定的目標,又會展現出如鋼鐵般的堅定與執著,這樣的反差,也讓阿聖遲遲無法說服信宏離開這個討厭的工作。

「那就應該縮減業務範圍啊!看是要把區域縮小,或是限縮報導內容,總不能什麼事情都要你做吧!」

信宏雖然名為記者,工作卻包山包海,他不只要企劃,要採訪,要攝影,要美編,要排版,要募款,一個人幾乎包了報社一半以上的工作,薪水卻少的可憐,還常常累得憔悴不堪,這也是阿聖討厭信宏這份工作的原因。

另外,這份社區報是以尋找作為主題,報名取名叫「尋報」,原本是希望以社區居民想要找尋的人事物來企劃,但最後卻因為其他種種因素而多了許多不相干的文章,舉例來說,信宏已經確定會被派來採訪他們高中的畢業典禮。

「你放心啦!我會在我能夠應付的範圍努力的!」

信宏的笑容是溫暖的,也是狡詐的,每次看到信宏的笑容,阿聖似乎就不得不妥協,而這也成功阻止第一輪的質問,好不容易清空的桌上擺上了大家的晚餐,信宏打開便當,大口將飯菜扒進嘴裡,吃得津津有味,他也真的是餓了。

看著信宏飢餓的模樣,阿聖原想停止的問話,又被激起。

「這是你的第一餐嗎?」

糟糕,信宏鼓著嘴巴,雖然面帶微笑,但眼神卻有些游移,他是不太能說謊的類型。

「信宏,你都這麼大了,該吃飯的時候就要吃飯,該休息的時候就要休息,不然又有人要過度擔心了。」

阿平跳出來緩頰,而且說話時毫不迴避地看著阿聖,阿聖則是狠狠回瞪了阿平一眼。

「所以,你已經確定會來採訪我們的畢業典禮嗎?」這是阿知最關心的問題。

「恩,已經確定了,我已經寫在我的行事曆上了!那是我六月最重要的行程。」

「信宏,到時候你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我,你有什麼想拍的,想問的,想去的,想看的,全都包在我身上,一定讓你交出完美報導。」

阿知的開心總是直接寫在臉上,現在的他看起來很開心,但是另一個人又不開心了。

「像畢業典禮這種儀式性的報導,跟你們的社區報不是沒有太大關係嗎?你們報紙不是跟尋找有關嗎?」

「是不太一樣……可是,你們的畢業典禮也算是這個社區重要的事情,所以……」

「如果畢業典禮不屬於你們報導的範圍,那就應該算是廣告,既然是廣告,那你就應該直接跟我們學校收錢,我說的不是一百塊、兩百塊,而是可以平衡報社收支的金錢收入,如果我們學校不願意付款,那你就不應該過來採訪。」

信宏知道阿聖是關心自己,自己一時間也不知道如何解釋比較好,表情有些為難。

「你就放手讓信宏做做看嘛!」

阿平再次出來緩頰。

「信宏,我支持你喔!」

阿平甚至鼓勵起信宏,因為他一向支持信宏的決定。

「信宏,我也支持你,我一定會畢業的,畢業典禮記得要來喔!」阿知也趕緊表達立場。

「恩,我一定會去的。」信宏開心地說。

屋子裡的氣氛瞬間變得溫馨,三人和樂融融,只有阿聖一人在不滿。

「好啦!不談我了,你們最近如何?讀書還順利嗎?你們最近不是有個模擬考嗎?怎麼樣?考得還好嗎?」

一聽到信宏提起考試,阿平跟阿知閃得比誰都快,雙雙埋首於便當中,不敢回話,阿聖也低頭吃著便當,房間內難得安靜起來。

單人小套房內擺滿物品,連走路都有些困難,現在又擠著四個人,擁擠不堪,明明擁擠不堪,但他們就是喜歡這個地方,應該說,他們就是喜歡待在信宏的身邊。

到底為什麼?這樣的你,會被殺呢?

《那天,我們走向不同的道路》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欲知下回請點此>>>https://bit.ly/2HxbM4V

《那天,我們走向不同的道路》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那天,我們走向不同的道路》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你可能還想看>>>

隔著螢幕各是判官 《螢幕判官》真相為何是否已不再重要?

為了找回原本的生活 《陰間黑市》展開生人抓交替的遊戲

大家已經逐漸忘了那個禁忌 但「它們」可沒忘…《夜半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