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老闆故事》紅火是「政治魔戒」? 辜仲諒官司纏身

TVBS新聞
TVBS新聞網
涉及中信金插旗兆豐金的紅火案,辭去中信銀董事長,一舉打翻百年辜家接班大計和企業佈局。陽光、多金的辜家大少辜仲諒,一直是已故中信集團掌門人辜濂松苦心栽培的銀行家,曾是台灣最年輕的銀行總經理,將中信銀打造
涉及中信金插旗兆豐金的紅火案,辭去中信銀董事長,一舉打翻百年辜家接班大計和企業佈局。陽光、多金的辜家大少辜仲諒,一直是已故中信集團掌門人辜濂松苦心栽培的銀行家,曾是台灣最年輕的銀行總經理,將中信銀打造

上個月中,纏訟12年的中信金控紅火案,辜仲諒原本要和另一個關鍵人物 – 他的前妹婿陳俊哲進行台美跨海視訊大對質,最後一刻卻在陳俊哲反悔下破局,似乎意味著紅火官司注定得持續漫長打下去。

因紅火案,辜仲諒至今一直回不了原本屬於他的金控董座大位。12年間不僅遭通緝官司不斷、甚至與他的前妹婿、因紅火案同遭通緝的關鍵要角陳俊哲跨海對質,親人變成對薄公堂。一心想在台灣金融界大展鴻圖的辜仲諒,卻為了10億元的紅火案,人生付出極大的代價! 圖/中央社
因紅火案,辜仲諒至今一直回不了原本屬於他的金控董座大位。12年間不僅遭通緝官司不斷、甚至與他的前妹婿、因紅火案同遭通緝的關鍵要角陳俊哲跨海對質,親人變成對薄公堂。一心想在台灣金融界大展鴻圖的辜仲諒,卻為了10億元的紅火案,人生付出極大的代價! 圖/中央社

為了這樁涉及中信金插旗兆豐金的紅火案,一舉打翻百年辜家接班大計和企業佈局。在此之前,陽光、多金的辜家大少辜仲諒,一直是已故中信集團掌門人辜濂松苦心栽培的銀行家。他曾經是台灣最年輕的銀行總經理,挖角花旗台灣區總裁陳聖德團隊、併購萬通銀行,取得全台7-11的ATM通路,將中信銀打造成全台信用卡龍頭,前景一片光明,萬萬沒料到,卻因為紅火紋身,從此官司纏身。


從辭去中信銀董事長,辜仲諒至今一直回不了原本屬於他的金控董座大位。這12年間,他不僅遭通緝且高階主管們官司不斷、父親辜松濂辭世、與原配離婚再娶秘書錢靖雯,甚至與他的前妹婿、也是他華頓商學院學弟,因紅火案同遭通緝的關鍵要角陳俊哲跨海對質,親人變成對薄公堂。身家百億以上、一心想在台灣金融界大展鴻圖的辜仲諒,為這區區10億的紅火案,人生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了!


2006年10月,中信集團爆發轟轟烈烈的紅火案。檢方兵分六路,以近乎「抄家」方式,大肆搜索原在信義區的中信金控總部、天母辜家豪宅,甚至約談收押中信金幾位高層主管。


根據金管會掌握資料,發現中信金為插旗兆豐金,透過購買近4億美元(約10億台幣)的海外結構債,鎖住3﹒97%的兆豐金股票,總數約44萬張,而這些都未經過董事會。這一年年初,辜仲諒就曾宣示,要購買兆豐金10%股權,成為官股以外最大股東。


當時,辜仲諒與時任兆豐金董事長鄭深池交情極好,又是當時總統陳水扁子弟兵馬永成球友,更重要的是,高大英挺的辜仲諒還是扁嫂吳淑珍座上嘉賓。然而,當辜仲諒為配合陳水扁推動「二次金改」政策,提出收購兆豐金的計劃時,第一個跳出來表態不支持的,竟是馬永成。


與綠營關係生變,起因於辜家與元大馬家爭奪復華金。國內金融界向來以「吳、辜、蔡、花(花旗)」馬首是瞻,在二次金改下,國泰金併世華,台新金標彰銀,辜家也拿下了開發金;然而,企業的競爭永無止境,當辜家企圖透過國民黨中央投資公司再下一城,併購復華金,卻讓扁家懷疑,辜家背地可能與國民黨仍暗通款曲,從此心生介蒂。


更微妙的是當時的社會政治氛圍。當時剛經歷倒扁風暴,扁家與任何一個企業集團的互動,都被放大檢視;加上蘇貞昌內閣剛上台不久,正需要立威,中信金「私下」透過香港分行買海外結構債鎖兆豐金股票,甚至轉賣給資本額僅1元的紙上公司紅火,透過第三人獲利10億的蛛絲馬跡一露饀,正好就成了當權者握在手中最好的把柄。


緊接著,檢調排山倒海搜索偵查的行動,讓中信集團形象重創,涉案的辜仲諒和安排紅火向中信銀購買結構債,負責調度資金、獲利匯回的妹婿陳俊哲,紛紛避走海外並遭到通緝。當時已順利接班的辜仲諒,人正在美國參加艾森豪獎「金融公司治理」課程,面臨國內情勢險惡,也只好辭去中信銀董座暫不回國,堂堂百年辜家大少,竟有一天成了流亡海外的通緝犯!


「政治人物是最危險的動物,政治風險是企業最難預料的風險!」一位了解內情的金融界人士感嘆。要使用政商關係這隻槓桿,必須得深思熟慮,因為日後要付出的代價,可能遠遠超過想像。


歷經兩年多流落日本異鄉的生涯,辜仲諒從一位前程似錦的金控接班人,變成每天接送兩個孩子上下課的奶爸,舞台光環盡失;加上坐鎮台北的老爸辜濂松思子心切且日益年邁,2008年,趁著扁政府下台,政治情勢改變,在特偵組策反下,辜仲諒以「汙點證人」身份終於回到了台灣。


然而,這並非結束,而是一連串官司的開始。當初滯留海外不歸,是因為「知道太多太深了」、不論說什麼都可能影響到朋友;但即使換國民黨上台,無論面對檢調單位的提問再如何小心翼翼,都無法不影響任何一位朋友、不影響到自己和身邊的人。


舊案情永遠會勾出新線索,一個紅火案又可以衍生出三大、甚至六大弊案,更重要的是,只要有政黨輪替,因應不同政治需求的司法行動,就會無所不在。以辜仲諒居國內三大金控家族之一、不論是幕前幕後,他都是一家總資產逾四兆的金控最大股東,對每一個政權而言,都是吸引人的閃亮「魔戒」。

目前最高法院認定辜仲諒違反證交法、銀行法,判決9年8個月徒刑,併科1億5千萬罰金;由紅火案不斷衍生的弊案有增無減。百年辜家苦心栽培的青年銀行家日益消沈,辜仲諒目前一心投入做慈善。 圖/中信金控官網
目前最高法院認定辜仲諒違反證交法、銀行法,判決9年8個月徒刑,併科1億5千萬罰金;由紅火案不斷衍生的弊案有增無減。百年辜家苦心栽培的青年銀行家日益消沈,辜仲諒目前一心投入做慈善。 圖/中信金控官網

可以想見,即使目前最高法院認定辜仲諒違反證交法、銀行法,判決9年8個月徒刑,併科1億5千萬罰金,結果都還會在不斷上訴、發回更審中來回纏訟;各種由紅火案不斷衍生的弊案,只會增加不會減少。當初由辜濂松一手栽培的青年銀行家,赤子之心和金融創新的企圖日益消沈,反倒只常看見辜仲諒跑法院、全心投入做慈善。


究竟是台灣民主政治誤了一位銀行家的一生?還是和政治博弈的商人打錯了算盤?當年如果把握住「公司治理」這條底線,這位頗獲期許的明星銀行家,人生的命運會不會從此不同?只有辜仲諒心中,才有真正的答案。


(資深撰述 張甄薇)


更多 TVBS 報導
越洋夜審紅火案 辜仲諒前妹婿拒作證
辜仲諒接掌棒協 盼台灣棒球拿下第一名
決心!辜仲諒接棒協理事長 盼與中職溝通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