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必修學分! 與網紅同框 互相拉抬吸聲量

張靖玲,李偉華 崔重群,李皇龍

這回總統大選,會發現比起傳統造勢模式之外,候選人越來越看重與網紅同框,最主要是2017年才出現的網紅,經過三年時間養成,已經累積一定程度的粉絲,學者說,藉由網紅,可以吸引大量年輕人,甚至有機會與傳統動員模式下,接觸不到的族群,展開對話,網紅與政治人物彼此都希望藉由強強聯手,來互相拉抬。


圖/TVBS
圖/TVBS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vs主持人博恩:「走路,來,開始走路,你有沒有辦法,完全沒辦法。」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vs.網紅波特王:「我沒有把妳當成偶像,我把妳當成,我的結婚對象。」


親民黨總統候選人宋楚瑜vs.網紅館長陳之漢:「葉問的基本功夫,就是不輕易出手。」


這回大選總統候選人想跟年輕人搭上線,有個新模式論起吸睛程度,完全不輸辦青年論壇或在凱道開唱,就是走進虛擬世界與網紅合體。


文化大學廣告系主任鈕則勳:「我如果沒有辦法,在網路裡面炒聲量的話,我連知名度可能都打不開,要人家喜歡我甚至投票給我,是一個難如登天的事情。」


四年前的總統大選,開始在臉書或Youtube放直播,但多半直播的是記者會,走的是照本宣科模式,網紅約在2017年才出現,當然無法成氣候直到2018九合一大選,才首度發揮影響力。


時任高雄市長參選人韓國瑜vs.館長陳之漢:「館長你放120個心,也沒有賣過兄弟茶,我也沒有加入任何幫派,韓某某今年60歲,加入任何幫派,立刻退出高雄市長選舉。」


圖/TVBS
圖/TVBS

2018年10月韓國瑜與館長合體在直播平台創下700萬的收視熱度,那次同框被認為是催生韓流的推手之一,更開啟網紅政治學的濫觴。


文化大學廣告系主任鈕則勳:「我跟網紅的互動過程中間,如果能夠讓網友跟年輕族群看到,我是我口說我心的,我很直白跟傳統型的政治人物是不一樣的話,跟民眾的親近性就會增加。」


反觀蔡英文是在九合一慘敗後才急起直追,Youtube頻道也重新開張,首播就是授旗給蔡阿嘎,頻頻與網紅合體,支持度也由谷底翻身。


總統蔡英文vs.網紅蔡阿嘎:「只許成功,不許失敗,那萬一就是不幸暴投,我回得了,那就不要回來了。」


搭網紅便車除了瞄準年輕選票外,更重要的是要抓住原本傳統政治動員模式下,觸不到的族群。


世新大學新聞系教授彭懷恩:「蔡總統其實是一個高學歷的,菁英式的政治人物,他要跟庶民對話是非常重要,像館長是非常好的,因為館長那邊是比較庶民的。」


不只政治人物想搭網紅便車,網紅也想蹭政治熱,希望形塑強強聯手,相互拉抬的格局。


TVBS記者張靖玲:「搭上選舉年,許多網紅也搶發政治財與政壇人物混搭,要是節目效果好的話,就能互相收割彼此的粉絲,形成魚幫水,水幫魚的共生模式。」


圖/TVBS
圖/TVBS

只是相對於傳統地方派系,有意識形態或對政黨忠誠的羈絆,網紅只對市場跟點擊量忠誠,嗅到風向轉變隨時都能跳船。


文化大學廣告系主任鈕則勳:「為什麼我去年挺韓,今年挺小英,我只要給我的粉,一定程度的交代來講,就oK,畢竟他也很清楚的了解,他的那些粉絲裡面年輕族群為主,對意識形態政黨的一個堅持,也是比較低。」


韓國瑜自從選總統後,落跑市長的負面標籤,始終甩不掉,出現一股「討厭韓國瑜」的風氣為了挽救人氣,昔日的網紅先驅故技重施,就從網路這塊,再出發。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vs.主持人博恩:「韓市長直接在後台說,你就直接講吧,今天現場有90%是討厭我的,我就想說,哇,OK,可以這麼直接喔,好,那不只90%。」


以同一個網路節目為例,截至大選前兩天韓國瑜那一集,在兩周創下607萬的觀看次數,比起四月份蔡英文那集,八個多月的時間累積412萬,確實大幅超越。


文化大學廣告系主任鈕則勳:「那可能也開始重新喜歡韓國瑜,但是呢只有認知的效果,跟喜歡的一種效果,要達到投票支持的一個效果,可能還要有相當程度的催化劑。」


世新大學新聞系教授彭懷恩:「年輕人不大投票,就網路上的活躍份子,不一定是投票的活躍份子。」


網路聲量雖然不見得能百分百,轉化成選票支持度,但隨著網路原住民,也就是生下來就熟悉網路的年輕人,在投票族群佔的比例,只會多不會少,網紅政治操作這門課,勢必會成為候選人的必修學分。


更多 TVBS 報導
「總統獲800萬票請全台吃雞排」 全民搜網友
蔡英文成功連任 挺綠網紅表態慶祝勝選
勝選請吃雞排!「祭品文」引關注 美媒:左右大選結果?
返鄉忘帶身分證!白癡公主深夜殺回台北「多耗錢都要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