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投票日 展現民主自救吧

王崑義
韓國瑜去年12月回防高雄遊行,吸引數十萬支持者參與,而在民進黨強行通過《反滲透法》後,更激起民眾對戒嚴的恐怖記憶。(本報資料照)
韓國瑜去年12月回防高雄遊行,吸引數十萬支持者參與,而在民進黨強行通過《反滲透法》後,更激起民眾對戒嚴的恐怖記憶。(本報資料照)

去年最後一天,民進黨送給台灣人民一個超級恐怖的大禮物《反滲透法》,隔沒兩天,蔡英文競選辦公室發言人林靜儀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後,被以「支持統一就是叛國」下標題,雖然林已經在第一時間請辭,但卻已經達到恐嚇人民的效果。

台灣不平靜,但美國總統川普也不消停,1月3日清晨他下令空襲伊拉克首都巴格達機場,炸死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指揮官蘇雷曼尼,讓國際社會擔心第三次世界大戰就要來臨了。這不禁讓人要問「民主為何好戰」?

民主體制淪極端化

從一、二次大戰的經驗,大家普遍相信極權國家才會好戰,民主國家只會愛好和平,所以美國國際關係學界就有「民主和平論」的主張。但是在美國的華人學者裴敏欣卻指出,民主最重大的缺陷在於這類政治制度並不能解決平等和「問責」問題 (即政治菁精英對選民負責)。民主體制中普遍存在著「搭便車」現象,讓少數利益集團擁有極大的政治影響力進行經濟尋租,導致民主體制也不能徹底消滅腐敗現象。尤其是,美國的民主體制已經出現政治「極端化」現象,共和黨和民主黨之間的政治競爭已墮落成一種「零和遊戲。」

台灣也好不到哪裡去,民進黨在蔡英文執政以後,由於完全執政,他們所想到的不是利用手中掌握多數的權力為民謀福利,而是先斬斷反對黨的金脈、人脈。《不當黨產條例》就是要斬斷國民黨的金脈,「國安五法」和《反滲透法》更絕,明擺著就是要斬斷國民黨,甚至整個藍營最後的人脈與金脈,讓大部分支持藍營的台商,無法跟藍營的政治人物搭上線,也無法再提供政治獻金,讓藍營自然而然的達到窒息而死的目的,民進黨的執政就可以高枕無憂。

所以民主政治競爭極端化的結果,就造成一個相當弔詭的現象,那就是幾乎沒有人會提出通過專制來解決民主體制中的問題。但是,絕大部分人都會支持通過民主來解決專制體制中的問題。例如,蘇聯內部出現問題,民主化導致「蘇東波」的自然解體;大陸內部政治出現問題,民主國家也會期待大陸以民主化的方式,達到解決專制所產生的政治、經濟問題。

民進黨多職業政客

從冷戰結束以後,第三波民主化已經讓專制走向民主成為一種規律,但是民主並不是沒有逆反的現象,過去第三世界國家從民主走回專制的例子也不少。2016年以後,國際政治學界發現連富裕的國家也有從民主逆反走向專制的現象,美國川普的國際民粹主義影響所及,許多民主國家越來越專制,其中尤以川普最力挺的台灣蔡英文政府,更是其中的「模範生」。

但是,蔡政府內部有許多也是追求民主的有識之士,為何還會跟著蔡英文把台灣推向跟他們理念相反的方向?這不僅是一種「搭便車」現象,更多的是民進黨的菁英,許多都是職業政客,他們已經沒有其他的專長,為了永保自己所占有的政治、經濟利益,「革」民主的命,才是保障他們職業生命的唯一辦法,這也是讓台灣民主正逆向走回專制的現象。

如此現象,台灣能否以民主治專制,1月11日的大選投票,將是全世界見證台灣展現民主自救的時刻,如果台灣民主不能自救,那麼其他民主國家恐怕也只能趨向於沉淪,「民主終結論」必然會成為一種悲觀的宿命。(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