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因素從此決定台灣選舉

戴東清

這次大選民進黨獲得比原本預期好的成績,尤其是選前一般預估總統蔡英文即使勝選,得票數也會比上屆低,因為有執政包袱;民進黨立委要在立院取得過半數席次,亦有點難度。選舉結果蔡英文得到817萬選民的支持,比上屆的689萬還要多128萬票,得票率也增加1%左右;民進黨立委也取得61席在立院單獨過半的優勢。

究竟是那些因素是影響選民最終投下手中的那一票?為何過去台灣選舉史上地方包圍中央的效應,即縣市長選舉的結果會影響總統選舉結果,未在此次總統立委選舉中發生?很明顯這不是因為受到內部因素,而是外部因素的影響。外部因素無疑就是香港「反送中」的浪潮,使選民擔憂「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狀況發生,最終將選票投給「抗中」的民進黨,而非「和中」的國民黨。

2018年底縣市長選舉的全民最大黨是「討厭民進黨」,因而導致民進黨大敗。民進黨政府在過去14個月當中,空汙問題、缺水缺電等五缺問題未明顯改善,再加上在選前發生楊蕙如等網軍的爭議,以及利用立院多數優勢,在短時間內以逕付二讀方式通過具爭議性的《反滲透法》,說明民進黨的「討厭度」降低不完全是靠本身政績,而是受到其他因素的影響。

至於國民黨的敗選,固然有受到總統候選人韓國瑜本身特質之爭議,以及剛當選市長即「落跑」選總統的影響。不過,國民黨在不分區立委的席次與民進黨相同,說明選民並未那麼討厭國民黨,而是討厭「和中」政策背後的「共產黨」,尤其「反送中」之「中」的源頭就是共產黨。換言之,相較於2018年底選舉的最大黨是「討厭民進黨」,2020年選舉的最大黨是「害怕共產黨」。

雖然共產黨未直接參與台灣的選舉,但是因為台灣的兩岸政策與共產黨的印象息息相關,間接導致共產黨參與了這場選舉,尤其中央政府層級的選舉,參與的程度愈深,特別是在香港「反送中」浪潮之後。既然「害怕共產黨」已經成為台灣的最大黨,下次選舉能否降低台灣民眾對共產黨的排斥度,也將決定台灣的政黨如何採行面對共產黨的政策。

主權與經濟原本就不是彼此互斥的二擇一議題,但是一旦選戰主軸成為必須二擇一時,此次的選舉結果說明選民傾向選擇主權更勝於經濟,「害怕共產黨」就在此背景下成為最大黨。既然民進黨是靠「害怕共產黨」勝選,未來將難以採取不討厭共產黨的兩岸政策,未來4年兩岸要重啟對話互動並不容易。

同樣地,若是「害怕共產黨」的程度不能降低,除非國民黨不想重新取得中央執政權,否則要靠「和中」政策來勝選的可能性極低,無形中也限縮國民黨在兩岸關係中的揮灑空間。當然共產黨也可以繼續採取文攻武嚇的手段來逼台灣就範,不過北風與太陽的寓言故事告訴人們,陽光政策才能真正達到改變人心的效果。

兩岸關係已經因為香港「反送中」事件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除非共產黨要採取武統台灣的政策,否則降低台灣民眾害怕共產黨的程度,將是大陸對台政策達成兩岸融一目標的主軸。(作者為南華大學國際事務與企業學系副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