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應扶持數位經濟

林士清
旺報

自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出現以來,大陸政府有關部門的數字化(數位化)工作方式業已興起,數字經濟對防疫管理的貢獻甚大,例如:大陸各級政府皆應用互聯網和行動通訊等召開會議、提供服務、從事工作。此外,今年春節大陸有1800萬家企業試行網上辦公,應用互聯網和行動通訊開會、交流、業務洽談,參與員工數量超過3億人,彌補了疫情造成人員減少和交往阻隔帶來的損失,更能減少因群聚接觸降低感染風險。

此外,防疫之下的數字經濟更延伸出電子購物、網上娛樂、在線教育等擴大應用,部分緩解了日常生活和代際延續不可或缺的剛需。從防疫的公共管理視角來看,狹義的數字經濟的涵蓋對象是企業組織,本質上是依託智能終端、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5G等軟硬體的資訊技術,應用線上聯繫的信息化方式,完成經濟交流、社會交往和公共服務活動。然而,廣義的數字經濟卻可涵蓋大範圍的公共管理範疇。

疫情爆發之前,大陸數字經濟發展雖有一定基礎,尤其集中在政府組織、國營企業管理層面。在編制「十四五」和科技中長期發展規畫中,為了有效掌握大陸疫情之各項數據,並建立各種後勤支援服務,數字經濟在疫情管理和控管措施上需有更多的政策創新,力爭成為數字經濟管理經驗之大國,並將此數字經濟下的防疫經驗輸出給國際社會參照。至於實際作法為何?筆者建議採取政府引導和市場化推進數字經濟之政策規畫方案如下:

首先,拓展數字經濟需求,擴大需求是抑制疫情爆發和穩定經濟成長的前提。加快發展數字經濟也必須擴大需求。雖然大陸疫情期間狀況表明數字經濟需求較大,但同時反映農村和偏遠地區應用較差,老齡段人員使用電子商務程度偏低。職此,大陸現階段擴大數字經濟需求,重點是擴大政府部門、公共服務、現代服務業企業的資訊化軟硬體應用。

其次,推動公共服務領域的數字化應用,疫情復原必然涉及大量的金融、律師、咨詢等現代服務業應用互聯網開展業務,包括業務洽商、文件傳遞、以及在線辦公等,規範在家辦公的自律性,提高工作效率和服務效率。繼續推動製造業與資訊化的融合,教育系統推動線上教育,且應在醫療體系服務之掛號、查詢、診療等公共服務領域大力推廣,避免疫情因群聚效應而擴散。

第三,政府要加大扶持力度,大陸數字經濟發展前期,政府作用不宜減弱,但須規避產業政策提法。例如:出台扶持政策,包括加大對研發階段的扶持,引進和培育數字經濟人才特別是國際一流人才;又例如,數字經濟強化對醫療和公共衛生、教育、公安、環衛等公共部門應用數字技術的經費投入。防疫期間,上海、浙江等城市擴大在線課程教育的效果良好,逐步擴大在線教育的使用面。

一般來說,數字經濟應用上的外延途徑大約有二:一是智慧型手機、電腦、AI人工智慧、集成電路、5G設備等硬體資訊產業;其次,乃大數據、雲端計算、操作系統、區塊鏈,尤其是為各行業和各領域服務的專用軟體服務業。軟硬體融合應用,促成各行業數字化運行。從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看,數字經濟既可促成大規模數字產業經濟,進而提高政務和公共服務效率,對防疫措施和經濟成長之間,善用數字經濟管理可平衡目前雙方所呈現的互斥性。(作者為中華民國公共政策學會監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