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電動車從天堂折翼人間

丁學文╱上海金庫創投管理合夥人

旺報【丁學文╱上海金庫創投管理合夥人】

曾經,每個國家都想發展汽車工業,因為傳統上汽車工業是國家發展的火車頭。我曾經想過如果堵車程度和經濟發展相關聯,那過去幾十年經濟發展最好的大陸,它的汽車產業應該是最蓬勃發展的,可奇怪的是北上廣路上堵著的都是進口車。又有人說了:電動化及自動化將讓大陸找到彎道超車的機會,這是一個無法阻擋的浪潮,也會是下一波汽車工業優勝劣敗的分水嶺。是的,電動車是下十年最重要的產業革命,但目前看來大陸的電動車發展不但沒有獨領風騷,反而正在生死劫中苦苦掙扎,《經濟學人》在今年4月分發表的「It’s the system, stupid 這是一個系統工程,笨蛋。」說得好,電動車不是進階版的製車工藝,電動車發展最需要的是耐心。陷入資本運作的擊鼓傳花以及染上了華爾街的獨角獸劇毒才是讓大陸電動車從天堂折翼人間的主要原因。

台灣觀點

就在不久前的廣州國際車展上,大陸的北汽集團董事長徐和誼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中國汽車行業的好日子應該到頭了,28年的快速增長已是過去式。大陸汽車行業連續20多年的高速發展,確實讓車廠們度過了一段躺著賺錢的時光。可惜的是大陸汽車產業錯過了很多次提升自己的機會。首先,在市場上行期,自主品牌不願跳出自己的舒適區,一直在低端市場進行著低級別的競爭。更重要的是在電動車的風口下,原本是大陸汽車工業彎道超車的機會,可它們的心思卻只放在如何拿到政府補貼以及擊鼓傳花的募資,沒有好好沈下心來沈澱技術。當Tesla橫空出世時,這才發現,燃油車時代,大陸是追隨者,電動車時代,大陸依然是追隨者。特別是當新能源補貼政策取消之後,眾多裸泳的自主品牌與新勢力造車者盡皆被暴露在了沙灘上。

動力電池 拖累行業發展

隨著電動汽車的產銷下降,最直接受到影響的就是動力電池企業的生存。根據大陸中汽協最新發布的數據,2019年11月新能源汽車銷售量為9.5萬輛,按年下降43.7%,繼續保持了補貼退坡以來的市場下滑趨勢。與此同時,韓系動力電池企業LG化學及SK Innovation紛紛宣布擴張在華產能,以迎戰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坡後的大陸市場。動力電池大廠正尋求突破口,而許多中小企業則正在生死的邊緣掙扎。我一個杭州朋友開的電動車是第一批投入市場的動力電池,轉眼保固期即將過期。過期後如果想要更換電池只能自費,他當初買車的經銷商說換電池就要4萬人民幣左右,而當時他買這輛車的時候卻只花了不到7萬元。

殘值低 電動車雪上加霜

是的,營運類電動汽車動力電池報廢年限是3~5年,私人轎車動力電池報廢週期為5~8年,截至目前,最早推廣的電動車已經進入動力電池回收期。事實上,有關電動車電池更換費用貴的問題,一直以來就備受關注。央視315去年就曾報導,一位奇瑞EQ電動汽車的車主,補貼後買入新車價格為6.5萬人民幣。而由於車輛泡水,電池作廢,更換電池卻需要6.9萬元,竟然比新車還貴。我認識的一個比亞迪經銷商告訴我首批大陸電動車車主,是在瘋狂補貼時期買下的車,那時候電動車價格很低,可以說買車就等於買電池,成本最少佔了60%。

而電池不是電動車唯一的問題,在大陸,4萬元人民幣的電池價格與二手車市場上部分電動車的價格竟然差不多。事實上,電動車二手車的低價情況,也與動力電池相關。在中國汽車工業協會12月10日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中汽協秘書長助理許海東表示,電動車確實二手殘值不高,其主要原因就是電池衰減問題。電池衰退較少的Tesla,在二手電動車市場上殘值可以說是最高的。由此可見,未來電動車的殘值主要從電池的質量和衰退情況方面考慮,企業要從技術上提升電池質量,才能保證新能源汽車的二手殘值更高,它完全不像發動機過了3~5年還是很好用,電池非常容易面臨著容易老化的問題。

產業發展現實 果然骨感

也就是說,一輛入手時十多萬人民幣的電動汽車,在大陸開一年後就會只值幾萬元的價格。此外,由於開了幾年的新電動車電池衰減問題嚴重,換電池又貴,車商收了也很難賣出去,因此電動車非常不受二手車市場歡迎。買電動車拉風一把絕對可以,這是消費者的個人選擇,但動力電池的成本及二手車的價格折損對一心一意想發展電動車的新勢力造車者而言,日子就難過了。

要知道,電動汽車初創企業一直是資本市場中的香餑餑,但隨著行業泡沫退去、燒錢卻從未停止,有越來越多的公司開始逐步退出。10月10日,以製造吸塵器聞名的英國電器公司Dyson宣布取消電動車造車計畫。美國汽車行業分析師Anton Wahlman就表示:幾乎所有的造車新勢力企業的羽翼尚未豐滿,也沒有足夠的空氣可以支持其起飛。總的來說,造車新勢力會發現製造一輛汽車比他們想像的要複雜得多,即使電動車動力系統比燃油動力系統簡單得多。即使是造車新勢力領頭羊Tesla這家唯一在美國市場取得成功的電動車初創公司,也不得不不斷地籌集新的資金。

電動車獨角獸 深陷泥沼

同樣的,大陸最知名的造車新勢力蔚來汽車也一直在虧損。根據蔚來第二季財報數據顯示,其第二季度營收15.08億元人民幣,較第一季又下滑了7.5%,歸屬於股東淨虧損32.85億元。更可怕的是2016年至今3年半的時間,蔚來虧損金額已經達到403億元人民幣。我真的覺得全球電動車初創企業在很大程度上誤讀了潛在的電動汽車市場。

電動車市場的發展速度並沒有像大家所認為的那麼快,電動車普及所需花的時間還要長得多。對於那些想模仿Tesla的電動車廠商而言更要小心自己的畫虎不成反類犬。包括Max Warburto和 Robin Zhu在內的Bernstein分析師在最近一份報告中就說:Tesla的未來仍然不確定。幾乎所有試圖效仿特斯拉的電動車初創企業都在面臨挑戰,這些初創企業大部分都會倒閉。事實上,進入汽車工業的門檻仍然很高,轉向電動車更是一條昂貴的不歸路。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