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在德國也要合法化啦?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德國,大麻合法化的機會可能從未像現在這麼大。 9月26日聯邦大選後,社民黨、綠黨和自民黨目前正作探索性談判,以確定能否組成下屆聯合政府,即按各黨派顏色組成所謂的"紅綠黃聯合政府"。自民黨和綠黨明確支持大麻合法化及規範化銷售。社民黨則至少贊同先實施示範項目,向成年人"有序提供"大麻。

2015年和 2020年,綠黨曾兩次以在野黨身份試圖推動聯邦議院通過一項大麻有控銷售的法律。理由是,這將有助於消除黑市、保障未成年人的健康,同時,減輕警察和司法部門的負擔,並可征稅,用於預防和治療。不過,聯邦議院否決了該法案。

大眾毒品

眼下,綠黨和自民黨參與下屆政府的可能性越來越大,由此,在相關問題上會有進展。這也是因為,業已長達半世紀的"禁毒戰爭"未能以任何方式減少需求和供應。正如歐洲毒品和毒癮監測中心 EMCDDA 在 6 月中旬發表的一份報告中所強調的那樣,即使是新冠大流行瘟疫也未對火爆的黑市產生影響。

該機構的數據顯示,盡管有相關禁令,仍有近 30% 的歐洲成年人一生中至少有過一次吸毒經歷。基社盟籍的現任德國聯邦政府毒品事務專員路德維希 (Daniela Ludwig) 在一份最新報告中指出, 到目前為止,年輕人中最普遍的毒品是大麻,四分之一以上的 15 至 64 歲的德國人吸過大麻,該毒品不僅已進入社會,而且,似乎已牢牢扎根。

尋找新途經

這就是為什麼不再只是刑事律師、犯罪學家、警察和社會工作者質疑禁止政策。長期以來,政界中一直存在關於警察和檢察官是否是保護人民健康的適當工具的爭論。相關爭議受到國際趨勢的推動:超過四分之一的美國聯邦州,成年人現在已可合法購買這一俏貨。加拿大和烏拉圭,情況相同。在德國,迄今為止,大麻交易被禁,僅允許出於醫療目的試驗性種植。

根據本屆大選結果,進入新一屆德國聯邦議院的6個政黨中有4個贊同結束大麻禁令。盡管在細節上有各種差異,但綠黨和自民黨、左翼黨和社民黨均表示,目前基於禁令的毒品政策已然失敗。這4個黨都建議尋求新途徑,要點是合法化、去罪化和整治。

今年6 月,自民黨議會黨團毒品政策發言人申嫩博格( Wieland Schinnenburg )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談到,德國目前約有 400 萬普通大麻使用者。他批評說,一味禁止無效,因為,如此一來,等於是迫使當事人去黑市,而在那裡,當事人得到的是毫無質量保障的毒品。他還批評說,國家還因此失去一項收入。他指出,若能正式出售,國家還能征收稅款,用於疾病預防和治療。

普通消費者被刑事犯罪化

杜塞爾多夫經濟學家豪卡普(Justus Haucap) 在 2018 年的一項研究中計算出,如果大麻合法化,國家能有一份可觀收入。根據他的計算,若將警察和司法部門由此節省的錢和合法銷售大麻的稅款相加,將達 26 億歐元之數。

法蘭克福社會科學家施托費爾(Heino Stöver )表示,制定毒品新政策"刻不容緩"。今年,他多次以鑑定專家身份出席過聯邦衛生委員會會議。施托費爾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提到了大量警方記錄的案件。他告知,有關部門記錄到超過 35.8萬起所謂的毒品犯罪,創歷史新高,然而,若按技術行話,其中幾乎五分之四是與消費有關的"犯罪",換言之:被視為犯罪的常常不過是一個幾克大麻的吸食者,一個僅按日用量消費海洛因的吸毒者。作為其結果,原本無傷大雅的普通消費者被定罪,從而常常給工作、教育和身邊人帶來嚴重後果;而與此同時,警察和司法部門卻不得不抽出大量人力和資源來處理那些無關緊要的案件。

風險因素

還有,就是黑市和質量不經檢測的毒品帶來的危險。歐洲毒品報告提供了令人震驚的例子:毒梟將劣質大麻與高度危險的合成大麻素混合在一起。2020 年夏天,匈牙利有 20 多人因吸食這樣的大麻品喪命。天然大麻雖使用廣泛,但迄今未聽說發生過死亡案例。不過,有個別研究結果顯示,尤其是吸食高含量大麻可能會導致精神疾病風險增加。

施托費爾將毒品黑市與超市裡的酒精飲料貨架作比較,指出,兩者間有一重要區別:毒品黑市裡的所有瓶子都無標簽。他表示, "我們或可由瓶子的形狀或液體的顏色猜出裡面是什麼。但基本上,就如同抓摸'幸運袋',沒有比這更糟的了。"他強調,對社會科學家來說,一個無毒、禁欲的社會是虛構的。談及毒品帶來的愉悅和快感, 施托費爾指出,"社會上的大多數人也不希望有這樣的社會"。他還提醒說,人類歷史上很少有哪個文化是容不得毒品的。

警察工會批評

保守的基民盟/基社盟政黨和右翼民粹主義的德國選項黨則明確反對大麻合法化。聯盟黨在其本次大選的宣言中便強調:"鑑於對個人健康、以及對家庭、環境和社會的影響太大,我們拒絕將非法藥物合法化。"

個別警察工會組織最近也對可能的大麻合法化提出了批評。警察工會 (GdP) 主席馬爾肖(Oliver Malchow)在《新奧斯納布呂克報》上表示,沒有必要為酒精之外的另一種"危險且經常被輕視"的毒品打開大門,吸食大麻尤其在年輕人中會導致嚴重健康問題和社會沖突。

在德國境內能合法獲得大麻之前,下屆聯合政府可能的合作伙伴必須消除其在大麻問題上的分歧。不僅在政治意願方面,而且在個人吸毒經歷方面,這3個政黨中也存在差異:可能擔任下屆政府總理的社民黨人肖爾茨( Olaf Scholz)自稱未吸過大麻;但綠黨雙主席之一的貝爾博克(Annalena Baerbock )卻在今年 5 月份對《圖片報》的相關提問明確答曰:"我吸過,但真的,(那大麻)不是我的。"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Matthias von Hein, Peter Hi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