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怕地不怕的菲律賓人 最怕台北冬天常見的「這個」

南漂作家
·5 分鐘 (閱讀時間)

要是末日降臨,世界回歸原始,我們這些腦滿腸肥的都市人一定會被菲律賓人徹底擊潰。

艱難的環境會激發強大的生存技能,這一點在菲律賓人身上展露無遺;他們常常怡然自得地做些相當危險的事情。

舉個例,我見過不少菲律賓工人在毫無安全防護措施的狀態下爬到三、四層樓高的地方,腳上還踩著破爛的夾腳拖鞋,光用看的就雙腳發抖。

我也看過菲律賓人在水超淺的泳池裡表演啦啦隊特技,踩在朋友肩膀上後空翻入水,還有一大堆人站著滑、趴著滑、疊著滑,用盡各種花式玩滑水道,重點來了,那滑水道還是水泥做的呢……

這些都算小兒科,菲律賓最危險的地方就在大馬路上。

俗話說馬路如虎口,菲律賓的馬路應該是恐龍口,而且是混了南非樹蛙基因改造過後的特猛暴龍;儘管馬路上一群不守規矩的飛車縱橫,仍然有數不盡的菲律賓人超級悠哉地過馬路。

另一種更可怕的情況是一群菲律賓人本來群聚在安全島上聊天,突然間就像走進家中後院般毫無預警地走到馬路上,白天也就算了,晚上整條路黑抹抹的時候他們還是這麼做,彷彿隨時都做好重新投胎的準備。

總之,菲律賓人經常若無其事做些細思極為恐怖的事情,也或許是我們太受保護了,才會對「危險」的門檻這麼低。

但我眼中無比大膽的菲律賓人,卻對一件事怕到不行,那就是下雨。

我以前下班後常和他們一起打籃球,每當碰到菲律賓雨季,下午五、六點剛好就是下陣雨的時間,每次剛開始有幾滴雨降下來──真的是很零星的幾滴而已喔──他們就會抱頭鼠竄地跑去躲雨,有時候甚至配上微微尖叫,彷彿即將落下的是槍林彈雨,讓我一個人傻在球場裡看著他們逃難。

我知道沒人喜歡被雨淋溼的感覺,但他們的反應宛如一被雨滴到就會突變成活屍。

我問了好幾個菲律賓同事,才發現他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躲雨行為,而且全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我說:「躲雨不就是這樣嗎?」

還是有幾個人分析了一些原因。

某一個菲律賓人說:「因為我們從小就被長輩告知,若讓頭淋到雨,就會得到嚴重的風寒。」(臺灣好像也常聽到這種說法)他還說:「成年之後,若是外頭下雨,老媽還是會說一樣的話。」

另一個說法很特別,但只有一個人提到。「在菲律賓的社交禮儀裡,淋溼是一件不被接受的事情;若你溼溼地出現在社交場合,會讓人覺得你正在發出渴求同情的社交訊息。」這說法我覺得唬爛成分居多,明明超多菲律賓女生都頭髮溼溼來上班。

最後一個最特別,但好像沒什麼相關。「下雨會讓人聯想到不好的事情,小時候我們都聽說,若是大太陽天卻下雨,就代表惡魔正在結婚。」

「那和很怕淋到雨有什麼關係?」

「反正雨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從上述這些無厘頭對話就知道,菲律賓人怕雨是真實存在的,至於到底怕什麼碗糕,我實在搞不懂。

我自己的猜想是,由於菲律賓的大雨往往又急又猛,他們才會在雨還小時就準備躲起來,不然等到真正下大雨時,手刀衝刺也來不及了。

在菲律賓遇到下雨時,你會發現路上的計程車幾乎全滿,連Grab都叫不到,因為菲律賓人寧可不吃晚餐,也要把錢省下來搭計程車躲雨。

如果遇到了討厭的菲律賓人,先別急著罵人,可以先跳一段祈雨舞,再把晴天娃娃的頭狠狠扭斷,他肯定就會嚇得屁滾尿流了。

*本文摘自《菲律賓,不意外!?南漂作家的文化臥底筆記,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南漂作家

我是南漂作家,三點水的漂。

我曾經連任過兩屆國小的風紀股長、大學二年級榮獲大胃王比賽第二名、投稿文學獎差點拿到佳作,若要說特別驕傲的事,就是我吃完三媽臭臭鍋後,總是會把鍋子擦得很乾淨,讓店員以為那是新的鍋子。

我因為在菲律賓待了快五年,累積了很多跟菲律賓相關的文字,所以就在一本書都還沒出的情況,自封為南漂作家。

雖然我拿不出什麼厲害的經歷,但我寫的東西很好看,真的好看,不信你把這本書看完就知道了。

FB粉絲頁:南漂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引擎發動就要人車一體!為什麼德國的高速公路沒有限速?

就是堅持要用現金!為什麼德國人這麼討厭信用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