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鐵人搬運工 抗疫長征3萬里

資料來源:今晚報(陳慶璞)
旺報

2月22日上午,武漢青山區委黨校──天津支援湖北醫療隊一隊駐地,趙寶偉把一批物資搬到擺渡車上運往二隊後,他就撥打電話給遠在天津的閆濤,「閆領隊,這兩天可能還有一批貨,哥兒五個做好準備啊!」「沒問題,我們待命呢,隨時可以裝車走。」

趙寶偉是天津支援湖北第一批醫療隊的隊員,大年初二就到武漢。他來自天津市衛健委財務處,在前線擔任一隊的聯絡員。而閆濤是天津市急救中心保衛科科長,今年1月30日至2月18日,20天的時間,閆濤和四名同事先後6次駕駛救護車往返天津、武漢之間,把緊缺的防護服和藥品等物資運送到武漢前線,保障天津醫療隊物資裝備的不斷檔。

送往前線征途漫漫

津漢之間,單程1200多公里,6次往返,總行程近3萬里。他們晝夜兼程,風雨無阻,他們踏著夜色,迎著朝霞,以頑強的「鐵人」搬運工精神,譜寫一曲壯麗動人的「抗疫長征」讚歌。

抗疫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病毒是敵人,醫護人員是戰士,而防護服和藥品等物資裝備,就好比戰士的鋼盔和槍炮。沒有裝備,這仗是沒法打的!

但按照第一天的消耗量,醫療隊剩餘的物資裝備僅能支撐3到4天。前線所需物資,後方雖然也緊缺,但總是可以籌集到的,天津市衛健委果斷決策,用看似最原始,卻是最保險、最有效率的辦法──自駕送貨,把物資送到前線,由天津市急救中心負責具體實施。

天津市急救中心接到任務後,選定兩輛救護車及5人組成小分隊執行任務。運輸小分隊的人員搭配非常合理,閆濤是經驗豐富的老駕駛員,熟悉車輛,能應對路上各種複雜局面,3名駕駛員年輕有活力,體力精力俱佳,醫生郭勝利負責指導大家做好防護,處置隊友身體方面的突發狀況。閆濤今年50歲,2003年抗擊SARS、2008年汶川地震的救援,以及歷次重大突發事件的救援工作,他幾乎都沒有缺席過。

車隊啟程後,一路飛馳,人歇車不歇,3名駕駛員換著開,想著盡快到達武漢,讓前線的戰友們「手中有糧,心中不慌」。閆濤表示,第一趟出發時都晚上10點多了,路上最難受的就是犯睏,「睏了就在太陽穴和額頭抹點清涼油,還不管用就往嘴裡抹點。」

由於第一次去武漢,路況不熟,小分隊抵達醫療隊一隊駐地時,已是次日中午12時多,足足花了14個多小時。到達駐地後,閆濤他們不顧連夜奔波的勞累和醫療隊員一起卸貨。

由於擔心出城會遇到麻煩,剛卸完貨,他們就發動車輛開始返程。「就說了幾句話,連口水也沒喝,就回去了!」趙寶偉說。返回天津後,他們住進了事先準備好的隔離點。

然而,安靜的「隔離生活」僅僅過了十幾個小時,他們又接到了第二次任務。閆濤招呼隊員,沒有任何猶豫,開始了下一次征程。

按照大陸國家的統一部署,天津不斷派遣更多批次的醫療隊支援湖北和武漢,前線的物資需求越來越多。從1月30日出發赴漢到2月18日返津,20天的時間內,閆濤率領小分隊共6次往返於津漢之間,平均每3天多就執行一次任務,每次任務在路上行車的時間就達20多個小時。兩次任務之間的間隔,也就是留給他們的休整時間,最短的只有十幾個小時。

這6次螞蟻搬家式的物資運送,及時為前線提供了救命的醫療物資,也給隊員們帶去了必要的生活物資。

隨時備戰下一次征程

每一次回到天津,5位隊員都要住進隔離點。每隔幾天,14天的計數器就要清零一次,重新計數……身在天津,可他們已有近一個月的時間沒見過家人了。

5位勇士的付出,周圍人看在眼裡,感動在心裡。天津市衛健委給他們發來了表揚信,稱讚他們:「無畏疫情,日夜兼程,不辭辛苦,解決天津醫療救治隊在武漢開展醫療救治工作的燃眉之急!」

青山區委黨校的一名值班人員表示,他有一次上夜班,大約夜裡零時左右,正好趕上兩輛救護車到達,從進院卸貨到再出發,還不到20分鐘。

武清人民醫院綜合科護士長石莉,是醫療隊一隊的一名紅區護士,曾數次遇到天津的救護車運送物資抵達。「看見天津牌照的救護車,心裡特別激動,可算是見到家鄉來的親人了。在物資緊缺的背景下,天津大後方不顧一切連夜驅車,給我們送來醫療物資還有很多生活用品,可以讓我們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工作當中。」石莉表示。

6次往返,這還不是最終的數位。5位勇士,正枕戈待旦,隨時準備開始下一次的征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