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青春,至死無悔:台日地下音樂圈的傳說樂團透明雜誌

鄭仲嵐
·11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的地下樂團透明雜誌,一度在2010年代風靡地下音樂圈。從2011年起到2016年間,每年都前往日本各大小場地表演,一度簽約日本大唱片公司。他們的音色被日本雜誌封為「懷念而純真」,有著90年代青春狂躁感,在日本也累積不少樂迷。曾經一度休團的他們,在2020年底復出表演,在台日都造成討論。

睽違多年經典回歸


透明雜誌的回歸演出,票券在一分鐘內就全數售完(攝影:陳藝堂)

日本知名編劇宮藤官九郎曾在書中寫道:「我對台灣唯一的印象,是有個樂團叫透明雜誌」。

「如果是因為年輕,讓我們唱歌。那就唱吧。或許明天,我們的心就死了,那就死吧」,2020年12月5日台灣台北市內的一座小型LIVE HOUSE內,擠滿500位樂迷彼此橫衝直撞,跟著台上的主唱與清脆悅耳的樂團聲浪節奏起舞,乍看之下只是一場平凡不過的樂團演出,不過對許多更年輕樂迷來說,他們已經盼望了10年。

這個名為透明雜誌的4人樂團,雖然表演時間不過40多分鐘,該場活動是一場名為「社會演說」的小型音樂祭,總共有六個樂團表演。門票在開賣時於一分鐘內售完,許多樂迷正是為了來看透明雜誌。當樂團最後一刻壓軸出場時,全場驚喜尖叫已經爆炸、現場聽眾焦躁不安早超過一般期待。

這場表演,樂團依舊拿出暢快淋漓的樂曲震撼全場,每首歌的歌詞或多或少讓人回想起自己的青春歲月與學生生涯,不過他們已經是平均超過36歲的樂團。

而且之前,他們已經有將近5年沒有正式活動,在慢慢步入壯年時刻的2020年,樂團決定再次出來表演,立刻在台灣地下音樂圈掀起討論,2020年2月首場復出就票券就全數賣光,12月的這場也再度被樂迷稱為「傳說中的復出表演」。

這場表演,樂團也睽違多年唱了三首新歌,主唱洪申豪(猴子)在表演後跟筆者表示:「能夠唱新歌真的是我最開心的事」。樂團也在12月迎接首張專輯「我們的靈魂樂」發售10週年,特別為此重製首張專輯黑膠唱片1000張,想不到才剛預定就全部售完,特別是其中有350張是來自日本的樂迷購買,現在日本的公司也來信要求再版。

究竟是為何?一個來自台北的四人地下樂團,會受到日本地下音樂圈關注?在首張專輯發售10年後,依舊在黑膠重版時受到日本地下樂迷歡迎?

日本90年代音源衝擊


透明雜誌部分樂風受到日本90年代音樂影響,圖為主唱洪申豪(猴子)(攝影:陳藝堂)

成立於2006年台北市的透明雜誌,團員包括主唱兼吉他手洪申豪(猴子)、吉他手張盛文、貝斯手薛名宏(現已離團)與鼓手唐世杰(Trix)等4位。洪申豪與唐世杰原本組了一個龐克樂團,該樂團在2005年解散後,兩人又在隔年組成透明雜誌。甩去了過去龐克的激烈印象,透明雜誌初期走向相當受到日本90年代音樂影響。

一提到90年代的日本樂團音樂,大部分都會聯想到彩虹、LUNASEA、GLAY或是B`z等連台灣都耳熟能詳的樂團。不過影響透明雜誌的,是來自福岡的樂團NUMBER GIRL。事實上,團名的透明雜誌部分正是取自該樂團的「透明少女」歌曲,透明雜誌的吉他音色溫潤卻尖亮,確實很有NUMBER GIRL吉他的特徵。

但不止日本,樂團本身也受到美國Pixies、Fugazi、Sonic Youth與Weezer等美國80年代硬蕊風格影響,進而在表演風格上呈現直率、青春、還帶有點熱血的風格。在2008年自己製作4首EP發售後,又於2010年錄製首張專輯,並開始在台北市地下音樂圈闖出名聲。

樂團也熱愛自己舉辦活動,並邀請自己喜歡的樂團一起表演、甚至偶爾還會有市集跟義賣,變成多元化活動。在2009年舉辦首次「社會演說」小音樂祭後,他們也將觸角伸到日本,邀請他們喜歡的日本地下樂團來台北表演。

地下音樂不同於主流唱片經營,必須自己錄音、自己找通路販賣,成本也需要控管。透明雜誌熱衷於這樣 DIY 的模式,玩音樂、辦表演、成立廠牌外,也結交不少台日地下音樂朋友。

鼓手唐世杰回憶:「我們和邀請來演出的樂團意外地合拍,後來彼此也成為了很好的朋友,一切都很自然。」邀請不少日本地下樂團來後,終於在2011年,換成是日本地下樂團辦表演邀請他們去東京、名古屋、大阪等三地辦單場表演。

日台地下音樂交流


2011年起,透明雜誌開始赴日本表演,受到不少日本歌迷支持。(攝影:羅宜凡)

剛開始來到日本,台日樂團經費很少,因此透明雜誌巡迴時都住在日本樂團團員的家中。不過日本地下音樂產業發達,讓團員們也都感到驚奇。

唐世杰回憶:「去表演時,日本音樂各式分工、規模大小都很細,讓他感受到地下音樂的也有其專業素質」、洪申豪則說:「連後台休息室都很棒、特別是我很喜歡在小的場所表演,所以日本的小LIVE HOUSE我都很喜歡」。

特別是日本樂迷們的專業,讓團員印象深刻,洪申豪說:「日本對於聽比較小眾音樂的樂迷還是相對多,台灣樂迷比較害羞,日本樂迷則樂於分享,他們會興奮地說某段音樂有Pixies的影子」。


洪申豪說:「日本對於聽比較小眾音樂的樂迷還是相對多,台灣樂迷比較害羞,日本樂迷則樂於分享。

唐世杰回憶:「日本樂迷音樂廣度更大,其實第一張專輯有很多對我們愛團音樂上的致敬 ,有些樂迷都會抓到」,日本樂迷在台下更樂於互動,特別是表演場館的工作人員還有其他表演樂團,彼此聊天才知道對方音樂了解都很深,大家在後台用簡單的英文分享、又延伸更多東西,讓他們感覺很大的共鳴。原來地下音樂也可以跨越語言。

就在2011年那次巡迴後,他們正式收到日本EMI唱片的合約,希望能夠簽約發片。在經過討論後,他們決定跟EMI只簽發行合約,並在2012年於EMI發售EP「透明雜誌FOREVER出道」。

簽約發片後遇碰撞


樂團後來跟日本EMI簽約,並請影響他們樂風的樂團NUMBER GIRL經紀人來帶領他們。(攝影:陳藝堂)

當時能跟日本大唱片廠牌簽約,對於台灣地下樂團來說是根本無法想像的事。EMI特別請NUMBER GIRL的經紀人齊藤匡崇來帶領他們,2012年可以說是透明雜誌在日本輝煌的一年,巡迴排滿之外,在日本的名氣也逐漸升高。

不過在當時,樂團也遇到理念上面的衝擊。張盛文說,原先跟EMI簽約時,日本的地下樂團朋友就建議,簽給日本商業廠牌不是不好,但怕他們只是衝著一個新鮮感,會不會兩年後就放棄,或許自己玩樂團跟自行發行作品自由度比較大,要他們多考量。

確實,當時日本在2010年代初期時,搖滾音樂也面臨「下個世代音樂在哪」的不安感。洪申豪說:「日本的搖滾樂在70、80、90年代,每個世代的搖滾圖騰都很鮮明,00年代時還能靠賣DVD跟演唱會一直賺錢,但到2010年代初確實有點停滯」。

洪申豪自己分析,日本應該就在當時聽到透明雜誌的音樂,認為它有新鮮的外國文化衝擊、卻又有以前日本樂團風格的純粹,這個音樂是可以被商品化的,「可能那時透明雜誌是某種音樂文化壓縮包,會讓日本樂迷想一探究竟吧 」。

然而,樂團在當時也陷入創作的低迷期,身為創作主力的洪申豪,認為當時樂團的創作能量和時間不夠。而唐世杰表示當時正在經歷一個對作品耐心的磨練期,每個人都浮浮躁躁,歌寫了很多,丟掉的歌更多,讓EMI一直要求他們來日本錄音,都拖延下去不了了之。

最後從2013年的巡迴開始,洪申豪自己單飛發行專輯,透明雜誌則斷斷續續巡迴到2016年後暫時停止活動。期間洪申豪一度離開樂團,組成其他樂團外、也以個人身份來日本表演,甚至曾在雜誌BRUTUS跟POPEYE有訪談露出,持續受到日本地下音樂關注。


透明雜誌在2015的日本巡迴表演,圖為鼓手唐世杰。(攝影:羅宜凡)

十週年整裝再出發


樂團在2020年的首張專輯10周年時發售限量1000張紀念黑膠,在日本跟台灣都立刻售完。(樂團提供)

直到2018年底,洪申豪集合團員,表達希望在2020年的首張專輯10週年舉辦紀念巡演,不論內容是好是壞,都希望有個好的結束。一年多以來不斷練習舊歌外,大家也想說寫新歌,目前已經寫了首新歌,歌詞中一句「最近又開始連載」了也引發樂迷討論,或許未來樂團將有更多動態。

先前樂團先發售1000張紀念黑膠,結果消息一出,馬上又在台日兩國掀起討論,洪申豪說:「還是有人在期待透明雜誌的音樂這件事,我還是了解的。但對於這些期待我們要不要回應、要怎樣回應?則是樂團所有人的意志。十年來我體會到了朋友始終是大於『透明雜誌』這四個字吧」。

黑膠發售在日本也掀起許多討論,張盛文說:「其實蠻開心的,真的所謂有海外爆紅的話,日本一直是很直接給我們反應的國家」。本來預計給日本的350張黑膠銷售一空,如今還要再多追加一倍數量,推特上甚至有樂迷希望他們回日本演出。

這幾年來,團員們陸陸續續都會聽到希望他們復出的聲音。2020年2月份,透明雜誌應朋友要求復出了一次,受到極大迴響。後來樂團的專場復出因為新型冠狀病毒延期,但他們還是在12月自己辦了「社會演說」,並讓樂團在自己辦的活動上歌唱,「能在自己辦的活動上唱,真的很棒!」洪申豪說。

依舊Forever Young


洪申豪表示,樂團睽違許久能唱新歌,真的很棒。(攝影:陳藝堂)

這次復出表演,樂團也創作三首新歌。唐世杰對創作要求度很高,「音樂依然是我們能讓彼此感到興奮的東西,經營或發展什麼事我一直在意的不多,能在創作裡找到反映自己誠實的方式就好。」

張盛文則認為,復出不是要賣弄什麼情懷,也沒有要大張旗鼓,只是慢慢回到既有步調:「剛開始當然會覺得可惜,聲勢很好時沒有在日本持續下去,但也不會後悔,四個人的成敗都在自己身上」。

洪申豪則笑說:「以前透明雜誌歌詞包含很多青春期的內分泌、腎上腺素。現在課題則是要保持能量、並把能量用在更精準的目的上」。他並形容,他們歌詞中有句「We are forever young」 ,希望就算肉體老去,也能一直保持年輕的心。

樂團成立15年,雖然一度有機會在日本闖出一番事業,但後來因路線選擇走上別的路。四個當初充滿衝勁的年輕人,如今邁入30歲後半段,依舊有其血性與堅持,希望用更多後青春期的衝勁持續創作,並期盼下一次再踏上日本土地表演。

標題圖片:2020年12月,在社會演說中擔任壓軸表演的透明雜誌。

鄭仲嵐 [作者簡介]

nippon.com多語種部門記者、編輯。1985年生。畢業於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曾留學日本,喜歡搖滾樂與棒球。過去任職台灣的電視臺,現定期供稿給BBC中文、德國之聲中文與鳴人堂、關鍵評論網等台灣媒體。著書《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2020年,文藝春秋,台灣由親子天下發行),同時擔任樂團《The Seven Joy》吉他手,負責作詞作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