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夠大,但中美能「和平共存」嗎?

·6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7月底,美國政府主管外交及國防事務的重要官員,同一時間在中國大陸周邊地區活動,包括常務副國務卿雪蔓(Wendy Sherman)7月18日至25日訪問日本、南韓、蒙古及阿曼;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7月23日起訪問新加坡、越南及菲律賓;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7月26日至29日訪問印度及科威特。《美國廣播公司》(ABC)形容,這三位美國高官的「環中國出訪」,是施展籃球比賽中「全場緊迫盯人」(full-court press)戰術,目的當然是為了圍堵中國。

我認為,奧斯汀的行程安排最具實質意義。第一,奧斯汀是拜登上任以來,首位出訪東南亞的內閣主要成員,展現美國對該區域戰略地位之重視;第二,中共視南海為核心利益,是除臺海之外,中美最有可能爆發軍事衝突的地區;第三,菲律賓和越南最近與中共的關係發生微妙變化,是美國可以乘虛而入、積極拉攏的對象。

奧斯汀在出訪首站新加坡,出席英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舉辦的演講中指出,「我來到東南亞,是為了加深美國與盟友和夥伴的關係,我們的共同安全依賴於他們」,盼恢復東南亞國家對美國的信心。

東南亞國家一直抱怨美國對該地區的重視程度不夠。川普任內否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並自外於《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拜登上任後,國務卿布林肯先後訪問日本、印度及南韓,卻對東南亞過門不入。相反地,過去十年,北京卻大力經營其與東南亞國家之政治及經濟關係。中國現在是該地區最重要的貿易夥伴,且自去(2020)年1月以來,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中共高層,至少有五次前往東南亞國家訪問。

大多數地區國家試圖在中美之間尋求平衡,即追求在中國大陸的經濟利益,又希望獲得美國的安全保障。因此,他們不願加入拜登的反中陣營,但希望在自身與北京發生爭端時,得到美國的支持。因此,奧斯汀在新加坡強調,美國與東南亞國家的持久關係超越地緣政治,美國不會要求區域國家在中美之間選邊站。同時,奧斯汀也表態,美國不會與中國對抗,只是希望確保在任何情況及機會下,都能阻止衝突。

奧斯汀此行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國防部長黃永宏,討論了兩國雙邊關係及防務問題。近年來,兩國在軍事訓練和國防科技方面合作密切,新加坡提供美國戰艦和軍機停靠之後勤支援,星國武裝部隊也到美國接受訓練,雙方並定期舉行軍演。兩國希望軍事合作能逐步升級,包括星國空軍到美國接受F-35B型戰機訓練。

奧斯汀的第二站越南,其最大貿易夥伴雖是中國,但越中曾在戰場上交手,且越南還是南海領土爭議的主要聲索國,故一向反對中國甚力,此提供華府進行分進合擊的機會。

奧斯汀此行可能討論到軍售或軍備轉移問題。美國雖於2016年解除了銷售致命性武器給越南的禁令,但越軍仍是以俄製武器為主力。2017年川普訪越,鼓勵河內多買美國飛彈和軍備。越南總理范明正(Pham Minh Chinh)7月29日指出,越南將為兩國國防部門和軍隊擴大交流、增進了解、加強互信等創造條件;奧斯汀則建議把兩國關係提升為戰略夥伴關係。

此外,越南也希望在貿易、投資、氣候變遷、科技、教育等領域與美國加強合作。奧斯汀此行亦對越南展開疫苗外交,指出美國迄今共計贈予越南約500萬劑莫德納(Moderna)疫苗,未來美方將繼續與越南合作研發COVID-19疫苗,為越南防疫工作提供設備,盡其所能幫助越南。

奧斯汀的第三站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一向持親中立場,過去對中國在南海的活動少見批評,並曾在國情咨文中,稱自己是「習主席的好朋友」。儘管杜特蒂不斷向北京示好,卻未獲北京認同;加上中菲對南海島礁的主權爭議升高,一般認為,杜特蒂將重新向美國靠攏。

美菲有軍事同盟關係,1998年簽署的《訪問部隊協議》(VFA),規定美方軍人、軍事相關人員以及軍事裝備進入菲律賓的條件、活動範圍及可獲得之便利,其中包括雙方舉行軍事演習的相關內容。杜特蒂去年曾2月宣布要終止VFA,一旦終止協議,將使美軍無法進入菲律賓,難以在南海對中國做出迅速回應;但隨後杜特蒂又改變態度,聲稱將維持該協議。部分分析指出,杜特蒂的轉變或許是源自菲律賓對中國日益增強的軍事擴張感到憂慮。

奧斯汀訪菲期間,與菲國防部長羅倫沙納(Delfin Lorenzana)舉行會談,羅氏當面宣布杜特蒂決定「全面恢復」VFA。這對拜登政府的抗中聯盟戰略,形同打了一劑強心針,也代表中共的「反遏制」努力遭挫。此外,美國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本(8)月亦將出訪新加坡及越南,這是她首次訪問印太地區,也是首位訪問越南的美國副總統,賀錦麗屆時將與兩國領導人討論雙方共同利益的議題。

美國白宮印太事務協調官康貝爾(Kurt Campbell)7個月在美國智庫「亞洲協會」(Asia Society)舉辦的一場活動中指出,中美有可能和平共存,但挑戰是巨大的,因為中國變得越來越強勢,「華盛頓希望中國能夠有某種認識,知道印太地區足以容下兩大強國。」這段話聽起來耳熟,因為習近平2013年6月訪問美國時,就曾在加州陽光莊園對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說:「此處離太平洋很近,大洋彼岸就是中國,寬廣的太平洋有足夠空間容納中美兩個大國。」

印太地區和太平洋的範圍都很大,但像是一個「修昔底德陷阱」,中美兩強要和平共存,還真是不太容易!

【作者 趙春山/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