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島國分歧 中國恐趁虛而入

Julian Ryall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太平洋地區最具影響力的組織“太平洋島國論壇”(PIF)共有18個成員國,長期以來獲得日本、美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支持。在5個成員國因對遴選論壇領導人的意見分歧宣布退出後,該論壇正瀕臨分崩離析的邊緣。

密克羅尼西亞聯邦、帕勞、馬紹爾群島、瑙魯和基裡巴斯集體退出論壇引起盟國的關注,因為這或將導致一些國家更容易受到北京的干預,並加深該地區現有的地緣和經濟競爭。

華盛頓、東京、惠靈頓和堪培拉指出,中國的資金雄厚,已經在地區內提供許多貸款及發展援助,以換取獲得資源、市場或基礎設施的機會。

太平洋島國論壇的危機始於二月初。庫克群島前總理普納(Henry Puna)在一次視頻會議中被遴選為秘書長。帕勞政府提出異議稱,普納的任命違反了由三個主要島群—波利尼西亞、美拉尼西亞和密克羅尼西亞代表輪流擔任領導人的協議。

普納在秘書長選舉中,以一票之差擊敗了馬紹爾群島代表札基歐斯(Gerald Zackios)。帕勞旋即於2月4日以“論壇不再由團結、區域主義和太平洋風格主引”為理由,正式退出論壇。

接二連三“退群”

雖然澳大利亞盡力周旋調解,但五日後其它島國也宣布退出論壇。密克羅尼西亞島群政府發布聲明,對秘書長的任命程序表示“極度失望”。

成立於1971年的太平洋島國論壇原名“南太平洋論壇”,旨在促進太平洋國家之間的合作,總部設於斐濟。論壇涵蓋區域內850萬平方公裡的範圍,跨越11個時區,人口近3900萬人。

東京國際基督教大學(ICU)副教授納吉(Stephen Nagy)指出,成員國間的地緣及文化差異多次引發摩擦,而隨著如今太平洋地區的權力競爭加劇,地區內的凝聚力顯得越發重要。

他對德國之聲表示:“日本與該地區存在歷史淵源,而美國顯然密切關注著地區局勢,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早已將這一地區視為自己的勢力範圍,通過發展及教育援助與該地區建立了長期關系。”

“遺憾的是,這樣的模式無法與中國揮金如土的方式抗衡。實際上,這些島國的經濟模式都非常單一,高度依賴旅游業,而旅游產業在新冠疫情中受到了嚴重沖擊。”

經濟問題多

“這些國家的收入來源驟減,遭遇嚴重經濟問題。當中國提出要投資大筆資金時,會是一個非常誘人的提案。”

納吉表示,在太平洋地區擁有利益關系的華盛頓及其它政府需要拿出額外的資金,承諾提供長期支持,如此這些島國的政府才不會將目光投向別處,尋找能快速解決問題的方案。日本明治大學國際總合研究所的政治學者奧村純(Jun Okumura)指出,日本長期以來是太平洋島國論壇的最強力支持者,自1997年來每三年主辦一次太平洋島國論壇領導人會議。

他對德國之聲表示:“上世紀的前數十年間,這其中有許多島嶼都是日本帝國的一部分。戰爭過後的數年裡,日本致力於重建與這些政府的緊密合作關系。許多日本的發展援助金被投入到太平洋各地項目中。我知道如今這些島國的人民對日本有良好的印象。”

作為援助的回報,東京得以進行漁業談判以及協商其它貿易協定,而日本仍然對這些相對年輕的發展中國家負有責任感。

“東京將會密切關注論壇的事態發展,我確信它會在幕後采取行動,鼓勵這場糾紛中的各方達成某種和解,因為很簡單,論壇的修復對日本而言也很重要。”

美國會不會干預?

但目前的跡象令人失望。

太平洋島國論壇已經宣布維持對普納的秘書長任命,並在聲明中表示,“我們將秉持‘太平洋之路’(the Pacific Way)維護我們的原則及價值觀。”

聲明還指出:“我們的太平洋之路是集體利益、維系關系、‘talanoa’(薩摩亞語中的“對話”)和相互尊重的價值觀。”

政治學者納吉希望美國和日本迅速提出彌合裂痕的具體提案。“必須做出妥協才能向前邁進,但也需要提供額外的援助和參與。這是必須付出的代價,——如果不希望這個區域聯盟走上別條道路—例如像東南亞國家聯盟那樣,像柬埔寨這樣的國家實際上已成為中國的附庸國。”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Julian Ry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