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魯閣事故倖存者:不知怎麼活下來的

三立新聞網
·3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陳宜加/台北報導

台鐵太魯閣出軌事故,釀50死、202傷慘劇,罹難者家屬哭斷腸,幸運逃過死劫的乘客也餘悸猶存,一名倖存者抒發心情,他搭乘死傷最慘重的第八節車廂,描述現場「沒有任何形容詞比地獄完美又貼切了」,當天說最多的一句話是「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活下來的。」

太魯閣事故倖存者傾訴心聲。(圖/資料照)
太魯閣事故倖存者傾訴心聲。(圖/資料照)

這名乘客搭乘408次太魯閣第八節車廂21號座位,最左側靠窗,第八節車廂也是列車損毀及死傷最嚴重的車廂,她說,椅子成了生命不可承受之輕,車廂則是殘破嗜血大牢。

她回憶,睡夢中尖銳煞車聲堆疊慣性重力,身體被無法抗衡的力道往前推,雙手立馬反射撐著前面椅背,把頭蜷在雙臂之間,試圖讓身體維持在自己位子上。在很難熬的時候,自己總是會憋著氣數到10,專注在呼吸上,再痛苦的時刻也都過了,但這次數到10,入侵鼻腔的是粉塵與煙硝味,而車子仍然伴隨惡夢般煞車聲前行一個世紀才停下,火車在隧道裡出意外了。

她說,寂靜與哀嚎各司其職組成交響樂,冷靜活動四肢和脖子,嗯都還能動,只是下肢被椅子和乘客卡住,掛在手上的手提包幸運還在,摸黑掏出手機開了手電筒,我在地獄嗎?這是地獄對吧?顫抖雙手哭著打給超人老爹,告訴他這裡是地獄,對,沒有任何形容詞比地獄完美又貼切了。老爹說沒關係他現在來接我。

她說,斷斷續續從車體外聽見有人需要我們計算車廂內部傷亡。OHCA 10人以上,以我自己的座位往前推一排,至少8個人是被壓在車底沒有反應或頭部重度變形的。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活下來的。」她說,這是她當天說最多的一句話,列車左傾出軌,事發當下在第八節車廂中段最左側的我,椅子行李和人圈出一個奇蹟空間,自己剛好就在那個小空間裡,但放眼望去同樣左側被椅子和行李交錯擠壓的乘客們,卻一個個OHCA,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能活下來?

「自己是踩著屍體爬出來的」,這是她說第二多的一句話,有個媽媽發現自己兩個孩子被壓在我前一排的位子下,也就是整節車廂最嚴重的地方,比較上層孩子已經沒有任何反應了,下層的孩子剛開始似乎還能對答,後來漸漸也沒了聲音,媽媽請我一起幫她把椅子、行李和車體殘破金屬搬開,思考片刻自己沒有答應,理性告訴對方被壓住的人受傷程度我們沒有辦法判斷,救援人員還沒到的情況下輕易搬動傷者身上的重物,如果有壓到動脈搬開後造成大出血,我們沒有辦法處理,她沒有聽進去,自己也沒有繼續阻止這位媽媽,有些儀式(試圖拯救自己孩子)是要留給活下來的人,日後不要這麼痛苦的,至少她當下很努力了,而自己也努力了。

爬出來過程中經過檢傷黑色的人,一個個道了歉,為自己身為醫護卻無能為力與渺小而道歉,一路被訊問怎麼從車體出來隧道的,只剩麻木機械式回答自己踩著屍體爬出來的。

更多三立新聞網報導
李義祥違法兼任工地主任!台鐵證實:台鐵等3單位放行釀禍
快訊/搶救!最後一名受困乘客發現!遭15噸轉向架重壓
「外套沾別人的血」4車工程師拚命救人 事後急找丟失硬碟
援助太魯閣號事故受災民眾 一圖看懂衛福部捐款帳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