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拉夫‧肖爾茨:被低估嘲笑的社民黨救星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9月26日,聯邦議院選舉之夜,柏林社民黨總部。該黨首席競選人肖爾茨健步登台,立時,掌聲雷動,歡呼聲四起,人們歡慶社民黨在大選中獲勝。人人心中有數,該感謝的是誰——是他取得了無人能及的成就:短短數月內便使社民黨走出多年民意低谷,表現好於 2017 年的上屆聯邦大選。今年春季,社民黨的民意支持率尚為 15%,此後卻一路走高,終至咸魚翻身,成為下屆議會第一大黨。

當然,只有在未來數周、數月的組閣談判結束後,方能確知誰將入主總理府、執掌德國政府大權。不僅是社民黨,基民盟/基社盟亦可與綠黨和自民黨結成執政聯盟。不過,社民黨同仁們信心滿滿,將以昂揚姿態參與談判。

社民黨得感謝肖爾茨

肖爾茨,肖爾茨,肖爾茨。—— 選戰中,社民黨主要依靠了這位總理候選人。他主宰了海報,他出現在台上,他參與政治辯論。社民黨的競選活動完全圍繞這位 63 歲政治家開展。 “他務實,他行。”——社民黨以這樣的信號打動選民。

社民黨向選民們傳達出一個肩負政府責任的政治家形象、現總理默克爾自然而然的接班人。任職16 年後,基民盟籍的默克爾不再參選。2018 年以來,肖爾茨一直在默克爾為首的大聯合政府中任財政部長,並是副總理。大選後,他將繼續任職,直到下屆政府就位。

黨不讓他當主席,倒讓他當總理候選人

肖爾茨身上到底有多少社民黨成分? 這個怪異問題,得了解了社民黨最近的歷史方有答案。 2019 年,肖爾茨競選黨主席。然而,在底層表決中,他輸給了承諾將黨進一步左移的埃斯肯 (Saskia Esken) 和瓦爾特-博爾揚斯 (Norbert Walter-Borjans)。

在黨內,肖爾茨一直被視為保守派。因此, 2020 年 8 月,埃斯肯和瓦爾特-博爾揚斯提名他為下屆大選本黨首席競選人,讓各方大跌眼鏡:社民黨竟決定讓一個它不希望擔任黨主席的人成為總理候選人。

短暫困惑 堅忍不拔

就這一決定,肖爾茨表示,大家是密切合作、非常和諧、情緒高昂。他稱, 實際上,黨主席選出後,彼此之間便有密切溝通,取得了信任,所以,過了一段時間,他確信,兩位黨主席會建議由他出任首席競選人,“兩位黨主席也很早就有此感覺,要提名我。”

肖爾茨的一句話頗能顯示他如何應對危機:起床,接著干,永不自疑。他天生頑強,矢志不移。數幾十年政治生涯中,他經歷過眾多動蕩,但從未能讓他長期困惑。

清醒務實 - 應對危機要素

即使是 Cum-Ex 稅務醜聞和 Wirecard 欺詐案也未能讓他受創。盡管肖爾茨在議會調查委員會面前的表現並不佳,卻對他毫無政治影響。他總是知道如何能使指責不攻自破。而就在大選前一周,聯邦議院財政委員會尚曾舉行特別會議,調查聯邦財政部下屬的反洗錢機構 FIU 的工作失誤。

在新冠大流行瘟疫期間,作為聯邦財政部長,肖爾茨支持出台巨額資助計劃。他知道如何利用它使自己一次次處於公眾視角的中心。2020 年春,在新冠大流行瘟疫也蔓延到德國時,他承諾,聯邦政府將不惜一切代價,任何措施只要有必要,便會采取。

“誰都無需害怕”

從那時起,他的一句流行語便是:德國有對付大流行瘟疫的財政能力。至 2022 年底,德國新債將達 4000 億歐元。競選活動中,肖爾茨稱,德國有能力承受這些債務。他表示,“誰都無須害怕。 2008/2009 年發生的上一次危機後我們已成功過一次;要不了10年,我們將再度成功。”

有關氣候保護,他也有類似說法。 他稱,綠黨有一些好想法,但只有通過社民黨才有望實現,使之融入經濟和社會。肖爾茨將自己的競選綱領簡括為這樣一句話: “務實,但面向未來”。

在外交領域,他強調連續性。他表示,在他領導下的德國將致力於建立一個“強大的、主權的歐洲”、“用一個聲音”說話,“否則,我們就不會發揮作用。” 他指出,世界人口很快將達百億,“未來會有很多強國,不只是中國、美國和俄羅斯”,而且還會有很多亞洲國家。他稱,與美國和在北約內的合作是他的基本原則之一。

實干家魅力

肖爾茨所言所行顯然在選民們那裡奏了效。動蕩時代,實用主義比個人魅力更管用。肖爾茨缺個人魅力。他不善感情外溢,即使在最快活時刻,表現出的也是英國管家般的克制。

肖爾茨後來才認識到,從政者也得注意如何使自己和自己的信息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並讓人們接受。此次競選期間,他顯得更能傾聽,尤其是顯得更友好、更親民,並改變了自己的手勢和面部表情。

無噪音卻高效

多少年裡,他被戲稱為“Scholzoma”(肖爾茨自動機),該文字游戲由“Scholz”(肖爾茨)和“Automat”(自動機)組成。 2003 年,《時代》周刊(Die Zeit)首創該詞。當時的解釋是,時任社民黨秘書長肖爾茨重復使用技術官僚語言為“第四階段哈爾茨”( Hartz IV )勞動力市場改革辯護,猶如一台機器。肖爾茨後來這樣替自己辯解: “我是相關信息的推銷員。我必須表現出某種無情。”

社民黨本身也從未覺得同這位來自漢堡的內向、實事求是的實用主義者相處融洽,他總是只說絕對必要的話。競選黨內職位時,肖爾茨多半得到最糟結果。盡管如此,他仍得以在政途上一路走高,無噪音且高效。

從資本主義批評者到財政部長

在此過程中,他在政治上大有轉變。上世紀八十年代,作為青年社民黨(Jusos)的副主席,他曾以激進的社會主義方式為“克服資本主義經濟”而奮鬥。不過,此後,經由自己在漢堡的律師事務所任勞動法專業律師的工作,他學到了很多關於商業和獨立創業如何運作的知識。這在他身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在 2018 年成為聯邦財政部長之前,肖爾茨曾歷任社民黨秘書長、聯邦勞動部長、漢堡內政部長、市長。他希望與綠黨和自民黨一起執政,他當聯邦總理。不過,綠黨和自民黨現在也將會成為聯盟黨的追逐對象。何黨能最終贏得競爭、肖爾茨是否會入主總理府,將在未來數周、甚或數月的摸底談判中才會清楚。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Sabine Kinkar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