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怨婦團的逆襲 葛倫克蘿絲、艾美亞當斯合唱《絕望者之歌》

娛樂組
·2 分鐘 (閱讀時間)
葛倫克蘿絲(左)以老妝演出傑德(右)記憶中童年的祖母。(Netflix提供)
葛倫克蘿絲(左)以老妝演出傑德(右)記憶中童年的祖母。(Netflix提供)

葛倫克蘿絲、艾美亞當斯這兩位演技派女星,近年被網友策封「奧斯卡怨婦團」的團長跟團員,因為她們各自入圍7次與6次,都始終沒能拿獎。從來沒合作過的兩人在導演朗霍華的新片《絕望者之歌》(Hillbilly Elegy)首次合體,不惜扮醜、扮老,有望繼續挑戰明年的小金人。

《絕望者之歌》改編2016年出版的同名回憶錄,作者傑德凡斯(J.D. Vance)揭露他悲慘的的身世與境遇,向社會大眾拆穿白人家庭總是甜美、溫暖的刻板印象。儘管傑德是所謂的人生勝利組,擁有耶魯大學法律系的學歷,還在知名的創投基金上班,但他認為自己的經歷不只是小鎮生活的縮影,也是美國底層社會,更是日前美國總統大選急於討好的「鐵鏽州」選民,因此出書公諸於世。

艾美亞當斯(左)的貝芙造型,散發出滄桑、喪志,與成年的傑德恰成對比。(Netflix提供)
艾美亞當斯(左)的貝芙造型,散發出滄桑、喪志,與成年的傑德恰成對比。(Netflix提供)

這本書的成功,被解釋恰好川普能在同一年得到共和黨提名的理由,因為美國社會還有許多白人家庭,活在所謂「下流世代」的環境中,無力自拔也無力翻身,他們都不自覺把希望投射到川普身上。

電影找來葛倫克蘿絲扮演劇中主角傑德的祖母,艾美亞當斯飾演傑德的母親貝芙。在成年的傑德眼中,貝芙是個只知道討錢、酗酒,永遠擔當不起母親責任的「壞女人」。這讓傑德不禁回想起,童年時的貝芙口口聲聲說會當個好母親,但總是不斷透過藥物、酒精逃避失業的現實,他只好轉向祖母求助。祖母深知無法改變女兒,但決心無論如何也要栽培傑德長大、出人頭地,不讓他步上貝芙的後塵。在過往的回憶與現在的情節中,交織出一家三代的悲喜。

葛倫克蘿絲雖然70多歲,但本人其實還是充滿活力。(攝影:Brigitte Lacombe,Netflix提供)
葛倫克蘿絲雖然70多歲,但本人其實還是充滿活力。(攝影:Brigitte Lacombe,Netflix提供)

兩位女星顯然都刻意在外貌、身材上醜化自己,符合書本中對於美國底層社會的描述。葛倫克蘿絲的老妝與誇張大眼鏡,跟她本人神采奕奕的形象相差十萬八千里,艾美亞當斯的造型不但變醜,更在年長時徹底走樣,讓人感受到貝芙走不出困境的絕望。儘管《絕望者之歌》刻畫底層人生的現實讓人忍不住感嘆,但兩位女星合體角逐明年奧斯卡的雄心壯志卻不能小覷。


更多鏡週刊報導
3月影后對決 《8美圖》心機更勝《血觀音》
【奧斯卡91】奧斯卡影后翻盤 奧莉薇亞逼葛倫7度槓龜
混血女模穿婚紗跟謝和弦拍MV 網友勸「慎選工作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