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射箭男團神準摘銀!專訪代表隊總教練

·9 分鐘 (閱讀時間)

作者:Crossing Campus

「2020東京奧運」進入第 4 天,代表台灣出征的中華隊在射箭項目傳出捷報,奪下銀牌好成績!

魏均珩、湯智鈞和鄧宇成 3 人,在男子團體賽中一路過關斬將,先後擊敗澳洲、荷蘭、中國隊,晉級到冠軍戰,雖在最終對決南韓時惜敗,不過也追平了 2004 年雅典奧運以來,射箭代表隊的最佳成績,值得欣喜。

赴日前夕,《換日線》抓緊時間,與射箭代表隊總教練林政賢在雲端上碰面。一身休閒 Polo 衫,似乎宣示著將以從容的心情,迎戰這一次賽事。

經過了多年的訓練,這回射箭代表隊的陣容精銳盡出,相當被看好,外界甚至喊出了「五金行」的口號──也就是代表男子個人、女子個人、男子團體、女子團體、混合團體 5 項比賽,都以金牌為目標的鬥志。

「能拿當然是最好啦,但我如果這樣子講也太狂妄了」,林政賢說得保守,心中卻充滿對選手的殷殷期盼,因為這一路走來,選手們真的吃足苦頭。

中華隊射箭男團。圖/國家運動訓練中心 提供
中華隊射箭男團。圖/國家運動訓練中心 提供

奧運延期──射箭隊的挑戰與應變

把時間倒轉回去(2020)年 3 月 24 日,距離東奧只剩 121 天。

全世界已經因為 COVID-19 疫情大亂,日本民眾要求奧運延期的聲浪四起。國際奧委會(IOC)主席湯瑪斯.巴赫(Thomas Bach)宣布,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討論後,決定讓奧運延後一年舉辦。

消息一出,選手們紛紛陷入恐慌,剩下 4 個多月,許多人已進入高強度訓練,甚至即將走向備戰狀態,為比賽做最後衝刺,射箭代表隊同樣也跨入了調整期,卻又戛然而止。林政賢告訴我們,其實已經有預期到會延期,但最重要的是「先穩定選手心態」,接著必須重整訓練模式,回到訓練期的體能狀態。

不過下一個考驗,就是面臨國際賽停辦,選手沒辦法和世界名將切磋、較勁,狀態又該如何維持?林政賢坦言,初期的確很擔心,跟教練團討論後,決定在這段時間增加國內的模擬賽、對抗賽,甚至安排外島的移地訓練以「增加新鮮感」。同時,透過國內的射箭企業聯賽,模擬出國際賽的氛圍,試圖維持選手的手感、注意力。

選手訓練照。圖/國家運動訓練中心 提供
選手訓練照。圖/國家運動訓練中心 提供

為了維持狀態,讓選手保持緊張感,教練團決定在國手名單上做出彈性調整:讓男女第三順位的譚雅婷、鄧宇成,跟之前選拔賽的選手擇優取其一。

在征戰奧運前面臨這樣的挑戰,鄧宇成非常樂觀,認為這是對自己的一種磨練,也讓自己在短時間內調整好狀態,甚至曾於受訪時說:「狀況好的選手參加奧運,是理所當然的事。」

林政賢也坦言,要選出人選相當不容易,但選拔的選手們也互相鼓勵,在不確定之中積極備戰,「是比較少見、團結的一個團隊。」

好不容易,一年過去了,但病毒的威脅依舊籠罩著整個東京。

熬了 4 年,終於盼到奧運卻因此延期;再等一年,疫情不但沒有結束,還得承受染疫的風險,林政賢直言,選手和教練團都承受了極大的壓力:「甚至連踏出房間都是一個挑戰。」雷千瑩也曾於受訪時坦承,確實還是有些擔心,不過他們只會在選手村、房間之間移動,把風險降到最低,「是一個比較難忘、深刻的比賽經驗。」

魏均珩、湯智鈞、鄧宇成,調整頻率形成默契

射箭男團則由魏均珩、湯智鈞、鄧宇成組成。魏均珩二度叩關奧運,並帶領初次征戰的湯智鈞、鄧宇成,3 人首次在奧運合體,誓言要奪下好成績。

至於該如何培養好默契?魏均珩接受聯訪時曾透露:「用心去感受隊友的每一個眼神、每一個舉動,互相調整頻率,默契自然而然就會形成。」

「我還是小老弟啦,沒有到大哥」,當時雖然戴著口罩,還是藏不住魏均珩靦腆的笑容,二度站上奧運舞台的他,是國家隊的固定班底。

2015 年魏均珩首度踏上國際舞台,就射下了兩面銀牌,選手之路也跟著開紅盤。即使碰到撞牆期,樂觀的他也毫不畏懼,堅持用笑容正面迎向各種困難。面對奧運,魏均珩笑說「要帶著一顆熱情的心」,先回歸到自己身上,再去想得獎。

「奧運一直以來都是我的最高目標」,難掩興奮神情,湯智鈞年僅 20 歲,是射箭隊中年紀最小的選手。

從國中開始練習射箭,雖然一度遭遇瓶頸,不過伴著同學的鼓勵走了過來。這幾年,湯智鈞靠著不斷練習,在動作、技術上也有不錯的成長。湯智鈞在學生時期曾被雷千瑩指導,除了把她當成老師,更視為偶像:「希望跟老師一起,在奧運上獲得不錯的成績。」

「好好比賽,等疫情好一點,再去買一波」,身為動漫迷的鄧宇成,這次不能到動漫之都秋葉原,他笑著說很失望。

2017 年,鄧宇成以高中畢業生之姿脫穎而出,成為世大運國手,小小年紀就展現大將之風,這次代表台灣出征奧運,他坦言:「蠻興奮的,又扛了一點壓力。」不過他也開始學習從失敗中找缺點,鄧宇成提到,在奧運模擬賽中,他曾輸給荷蘭選手,他希望能在東奧再次和他相遇,一雪前恥。

雷千瑩、譚雅婷、林佳恩,睽違 9 年合體東奧

射箭女團雷千瑩、譚雅婷、林佳恩,初次在 2012 年的倫敦奧運聚首,當時還是新手的她們,無緣站上頒獎台。這段時間,3 人遭遇了不少困難,卻也不斷地突破自我、持續成長,經過 9 年的淬鍊,原班人馬終於在東京奧運再次合體。

曾經躍升世界第一的譚雅婷,在 2016 里約奧運結束後,決心再戰一屆。不料,譚雅婷在 2018 年受傷,持弓的左手掌骨意外骨折,「醫生也沒辦法確切告訴我,會影響到什麼肌肉」,這讓她萌生退休念頭,復健過程也一再遭遇挫折。

後來,靠著教練的扶持跟鼓勵,她重新自信地站上東京奧運舞台:「我很確定這一屆結束後,我就要退役」,堅定之語發出,擲地有聲,也讓眾人更加珍惜譚雅婷本次的發揮。

「重新出發,也當作是再一次挑戰自己」,林佳恩從倫敦奧運結束後,好幾次都跟選手資格擦身而過,只能在機場目送隊友出國比賽。

面對長達數年的低潮,林佳恩依舊相當樂觀,「現在回頭看,我會覺得這是磨練我自己的機會」。屢敗屢戰、努力不懈的她,經過不斷地練習,9 年磨一「箭」,終於成功回到奧運場上,從「送機女孩」化身成第一線的「女箭客」。

「專注當下,專心地完成每一支箭」,人稱「雷母」的雷千瑩,愛箭成痴的她,擁有逾 10 年的國手經歷,在世大運、亞運都有好成績,甚至率隊在 2019 年世錦賽奪下雙金,同時搶下了前進東奧的入場券。

不過,雷千瑩其實在高中時期,因為貪玩差點被退隊,教練甚至不讓她參加選拔。後來她痛定思痛,決心振作,靠著努力不斷地練習,勇闖各大國際賽。以自律、沈穩著稱的她,更讓林政賢形容:「是一個很好的領導者。」

突破自我:最大的敵人是自己?

過去,台灣靠著射箭項目,在兩屆奧運中射下了 3 面獎牌。面對今年的強大陣容,林政賢又有什麼期許?

「期待什麼獎牌其實比較抽象」,林政賢解釋,即使得面對強國(例如韓國)的傑出實力,但只要把自己的心態、表現穩定好,成績自然就不會差。

總教練進一步說明:「射箭是自己跟自己的比賽,和其他運動相比,成績也顯得比較客觀。」假設某位選手在國際賽的成績落在 336 分上下,如果在奧運提升到了 340 分,「那我覺得就不錯。」

林政賢認為在射箭比賽中,得能到多少獎牌並不是重點,最大的敵人「不是韓國、也不是其他國家,而是自己。」他在帶領選手的過程中,一再強調自我突破的重要性,「實力出來不一定能得獎;但如果沒出來,肯定得不了獎。」

從進入代表隊、捱過疫情、撐過名單調整,對選手來說,能夠站在東奧射箭場上實屬不易。他們全力以赴,拉滿弓、瞄準靶心、鎖定好成績。

當然,教練也希望選手們都能拿出最好的表現,而這個「最好的」表現是什麼?「只要他們突破自己的成績,對我來講,就是最好的獎牌。」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射箭男團神準摘銀!「突破自己的成績,就是最好的獎牌」──專訪奧運射箭代表隊總教練》,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8 屆奧運畫下句點!她淚別賽場——回顧最動人的傳奇
另類「模範少數」:奧運代表隊,打破他們只能靠學業出頭的刻板印象

作者簡介:

Crossing Campus 前身為「校園天下」,延續「為校園而生」的理念,期待透過全新策展與規劃,把世界帶入校園、讓校園走進世界。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今日推薦奧運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