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救贖日本5G?報告:日本5G體驗亞太區墊底

·6 分鐘 (閱讀時間)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IT時報”(ID:vittimes),作者:錢立富 李明穎,36氪經授權發布。

30秒快讀

1.誰也沒想到日本的5G進程這麼慢!

2.通過Kirari!和5G技術,觀眾站在碼頭上,通過55米長的屏幕牆,就可以觀看分辨率達到12K實時比賽圖像。

3.根據最新報告,在5G游戲體驗、5G視頻體驗方面,日本處於最末位置,落後於中國台灣、中國香港、韓國、新加坡、菲律賓、澳大利亞。

體育場館內空空蕩蕩,沒有熱情似火的現場觀眾;獲獎運動員自己動手戴獎牌,擊掌鼓勵和互相擁抱的行為被禁止;乒乓球比賽中,運動員不能拿手擦球檯,也不能吹氣……全球疫情形勢嚴峻下的2020東京奧運會,也許是有史以來最冷清、最無趣的一屆奧運會。

在這樣的情形下,數字技術挑起了比以往更重要的責任,5G、機器人、AR、12K等各領域的前沿技術齊齊登場,提升觀眾觀看奧運比賽的刺激感和參與度。不過分析人士認為,在新冠疫情的影響下,日本5G規模商用進展緩慢,推遲舉行的東京奧運會未能發揮更大的推動作用,來加速日本5G的發展。

01. 5G、12K、AR、自動駕駛等上場

奧運會帆船比賽將於7月25日拉開帷幕,比賽地點位於日本神奈川縣藤澤市的江之島附近水域,所使用碼頭為1964年東京奧運會時建造。不過和以前不同的是,這一次,碼頭旁邊的水面上,建立了一座長達55米的巨幅大屏。

觀看帆船比賽其實不是件容易事,因為帆船航行在距離較遠的海面上,觀眾在碼頭很難用肉眼觀看清楚,所以通常是使用雙筒望遠鏡觀看,但體驗難以令人滿意。這一次,觀眾站在碼頭上,通過這55米長的屏幕牆,就可以觀看到分辨率達到12K實時比賽圖像。同時,在遠離比賽現場的東京奧運會主新聞中心,新聞記者通過高分辨率LED屏幕也能觀看比賽實時畫面。

這是日本最大通信運營商NTT聯手合作夥伴,基於5G技術和自身打造的超沉浸式通信技術Kirari!而實現的。具體來看實現方式,通過Kirari!技術,可以將船隻上或無人機上搭載的多台4K攝像機拍攝的實時畫面,實時組合成由3幅4K圖像組成的12K分辨率超寬圖像,從而達到單個攝像機無法捕獲到的高分辨率和廣視角,然後通過5G技術,將12K超寬合成圖像實時傳輸到漂浮在前方的55米海上寬屏上。

游泳館內,則是5G+AR發揮作用的地方。觀看游泳比賽,距離泳池較遠的觀眾會有很多不便,而在東京水上運動中心的幾個專用區域內,觀眾通過佩戴AR設備,可以用360視角觀看比賽,而且,比賽細節和運動員詳細信息,通過5G會快速傳輸到AR設備上。

Kirari!技術展示, 圖源:網絡

在高爾夫比賽中,也能見到5G的身影。高爾夫球迷在觀看比賽時有不同偏好,有人喜歡站在固定地點觀看比賽,有人則喜歡來回走動。這屆奧運會對高爾夫比賽採用多角度直播,比賽畫面通過5G快速傳輸,現場觀眾可以通過賽會組織方提供的Pad電腦,從不同的地點和角度播放。

自動駕駛也不會缺席,這次豐田推出了e-Palette自動駕駛出行服務車,在奧運會運動員村內行駛。每輛車上會有一名操作員監視自動駕駛的操作,而在後台,指揮中心則可以實時監控、瞭解每輛車的運行狀態。另外,搬運機器人也在奧林匹克體育場所謂的“最後一英裡”內運行,幫助運動員和工作人員運送器材、貨物等。

可穿戴設備在東京奧運會上也得到使用,工作人員佩戴的智能耳戴設備會實時測量人體的溫度和心率,並上傳至雲端,通過數據分析後對工作人員的中暑風險等級做出評估。高危人員將收到來自系統的警報信息,會提醒其補水、避暑,以防止發生中暑。

02 進程緩慢的日本5G

奧運會一直被稱為是“技術加速器”,會推動最新技術應用更加普及。東京奧運會是全球5G商用以來舉行的第一次奧運會,5G在這屆奧運會中也得到較為廣泛的應用,但受到新冠疫情的巨大影響,奧運會對推動5G在日本廣泛使用的作用力受到限制。

韓國、美國在2019年4月正式商用5G,中國在2019年10月底11月初正式商用5G,相比之下,日本5G商用則姍姍來遲。直到2020年3月下旬,日本三大移動運營商NTT DoCoMo、KDDI和軟銀才相繼推出5G服務。但連日本運營商自己,似乎對5G也沒太多興奮感,2020年一季度業績電話會議上,軟銀首席執行官 Ken Miyauchi淡淡地說:“這是一個馬馬虎虎的開始。”

日本的超燃5G宣傳片翻譯:開眼視頻

受疫情影響以及網絡覆蓋、套餐資費等因素影響,商用後日本5G發展並不快。到2021年3月底,日本5G商用了一年,用戶規模達到1419萬戶,在整體用戶中的佔比大概為8%。相比之下,商用一週年時,中國的5G終端連接數超1.6億,僅中國電信中國移動兩家,5G套餐用戶數就接近兩億。而在韓國,商用一週年時5G用戶的滲透率接近10%,步伐比日本要快。

圖源:《亞太地區5G體驗基準測試》

原本,奧運會將是一次非常好的契機,加快5G在日本的普及,滿足用戶更便捷觀看高清比賽視頻的需求。但是,長期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讓這一希望落空。疫情防控之下,人們更多時間呆在家中,對5G的需求減少,而且疫情也影響了人們的收入水平,同樣抑制了對5G的需求。總部位於東京的 MM Research Institute 2 月份的一項調查顯示,76% 的受訪者表示,如果每月賬單增加,他們將不會簽署5G 合同。

在日本留學的中國學生劉閔(化名)對《IT時報》記者表示,他用的NTT DoCoMo一檔4G套餐,月租費1700日元(約合100元人民幣),包含3GB流量,“我出門不怎麼看視頻,流量夠用了。”據其介紹,周圍的人用的基本上都是4G網絡。費用是主要影響因素,今年初NTT DoCoMo將5G套餐Gigaho的費用從7850日元降低至6650日元,但是相比4G套餐門檻還是高了很多。

圖源:《亞太地區5G體驗基準測試》

而且,在亞太地區范圍內,日本5G在網絡覆蓋、上網體驗等方面也處於相對落後的水平。根據市場分析機構Opensignal今年6月發布的《亞太地區5G體驗基準測試》報告,在5G游戲體驗、5G視頻體驗方面,日本處於最末位置,落後於中國台灣、中國香港、韓國、新加坡、菲律賓、澳大利亞。Opensignal認為,這顯示了日本在5G可用性和5G覆蓋率方面的相對不成熟。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