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跨性別女選手爭議:競賽公平與體育人權,不可兼得?帶你看懂科學與正反論述

·6 分鐘 (閱讀時間)

公平是體育賽事的基礎,多元包容性是奧運會的願景,但在界定如何規範跨性別女性參與運動項目時,這兩項極為重要的價值觀卻相互衝突。

東京奧運舉重女子87公斤級比賽於8月2日舉行,將會是奧運賽史上第一位跨性別參賽者、紐西蘭選手哈伯德的初登場。此消息在中國社交媒體微博上掀起熱搜,原因是中國奪冠熱門人選李雯雯也報名了該項目,「#跨性別舉重運動員參加奧運會是否公平?」許多網友激情批評,認為答案是「形同作弊」,相關話題閱讀次數超過4億。

哈伯德(Laurel Hubbard)現年43歲,曾以男性身分創下抓舉和挺舉總和300公斤的紀錄。她在2013年完成性別重置手術,此後更以跨性別女性舉重選手身分,贏得世界舉重錦標賽等國際賽事的2金1銀。

根據國際奧委會(IOC)2015年公布的參賽指引(guidelines),跨性別男性可以不受限制地參加比賽,而跨性別女性只要經過跨性別荷爾蒙治療,在參賽前12個月都將睪固酮(testosterone,一種雄性激素)濃度維持在10 nmol/L以下,就能參賽,不需經過性別重置手術。

雖然哈伯德任何一場參賽都符合規範,但與她同台競技的選手仍叫喊不公。比利時舉重運動員範貝林亨(Anna Vanbellinghen)就表示,這整件事像「惡劣的玩笑」,包容不應該「以犧牲他人為代價」,「任何接受過高水平舉重訓練的人都知道,他們的筋肉骨骼是實打實的男性:這特殊情況對舉重運動員來說是不公平的,有些選手將因此錯過奪得獎牌和奧運會資格的機會。」

紐西蘭奧委會回應爭議指出,他們了解「運動中的性別身分」是敏感複雜的議題,需要權衡人權和公平,然而紐國的文化擁抱尊重、友善,接納多元,所以「我們選擇支持所有符合資格的紐西蘭運動員。」

正方呼籲尊重人權,反方要求公平優先

從正方與反方的論述,或許能幫助我們理解這問題的複雜程度。跨性別自行車手艾薇(Veronica Ivy)在《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撰文指出,她相信跨性別人士擁有參加奧運的權利,因為《奧林匹克運動會憲章》明確提到「體育是一種人權」,應歡迎所有人參與,如今跨性別運動員的存在引發爭議,「是因為人們擔憂跨性別女性稱霸女性運動領域,然而這種擔憂本身就毫無根據。」

她強調,「跨性別女性就是女性」,據估計美國成年人約有0.6%是跨性別者,以這數字作為全球比例的話,即5萬4000名奧運選手當中,應有大約300名跨性別運動員。然而直到今年,奧運才出現公開出櫃的跨性別者,而且仍沒有什麼跨性別全球冠軍、跨性別世界紀錄保持者,「如果跨性別女運動員有什麼優勢,我們現在肯定已經看到了。」

跨性別者使用廁所、更衣室的權利都被質疑,而體育則是最新的戰場,艾薇認為「追根究底還是因為歧視」,因為認定跨性別女「不夠女性化」而產生的「滑坡謬誤」(slippery slope)。她認為真正關心女運動員權益的人,應去關注同工同酬、女性運動項目推展,並打擊各種形式的厭女(包括恐跨、反跨行為),「若你聲稱支持女運動員,做的卻是努力排除跨性別女性,那我認為你實際上並不關心。」

跨性別族群在使用洗手間時常遭到無禮歧視。(美聯社)
跨性別族群在使用洗手間時常遭到無禮歧視。(美聯社)

跨性別族群在使用洗手間時常遭到無禮歧視。(美聯社)

美國大學生運動員米契爾(Chelsea Mitchell)在《經濟學人》撰文指出,她認為跨性別女性在生理上是男性,她們天生具有男性生理,以增加多元包容的名義允許她們去參加女子賽事,實際上破壞了比賽的完整性,「女運動員不僅失去了個人比賽項目,還失去了競爭的機會。」

「我知道一名女運動員被迫與生理男性對抗是多麼令人沮喪和打擊士氣。」米契爾說,康乃狄克州允許跨性別女性參加高中體育比賽的女子組,「我高中時一直在與兩個生理男性正面對決,並屢次輸給他們……我四度痛失女子組的州冠軍,也失去2座全新英獎項(all-New England awards)……這兩名生理男性在3年內使80多名女運動員失去晉級比賽的資格。

米契爾說,參加奧運會是運動員一生最光榮的事,而獲勝是夢想,「現在你要以『包容多樣性』的名義,讓多年埋頭苦練、精益求精的女孩們,必須甘於被天生男性、擁有不公平體能優勢的運動員打敗,這是不公正的。為達成真正的包容多元、真正的公平競爭──我們需要找到另一種解決方案。」

奧運四金天后西蒙·拜爾斯(Simone Biles)。(美聯社)
奧運四金天后西蒙·拜爾斯(Simone Biles)。(美聯社)

奧運四金天后西蒙·拜爾斯(Simone Biles)。(美聯社)

科學角度看跨性別選手參賽的公平性

正反方論述當中最大的癥結點便是,跨性別者是女性還是生理男?比賽規定的睪固酮濃度限制是否構成公平?

根據《經濟學人》報導,男性的運動優勢在於生理上,從男性青春期開始,被稱為男性荷爾蒙的睪固酮濃度急劇上升,刺激身高飆長、肌肉生長、第二性徵發育。考慮到賀爾蒙對人體的重要性,國際奧委會裁定跨性別女性須在比賽前至少一年服用藥物來抑制睪固酮水平,希望這足以「消除男性優勢」,保持對生理女性運動員的公平。

但根據科學研究數據,國際奧委會的限制可能行不通,因為男性青春期賦予的許多優勢是永久性的。一篇論文發現,生理男經過一年多的抑制睪固酮治療,雖然確實能將血紅蛋白(影響肌肉運動能力)水平降低到一般女性的標準,但對其肌肉力量和大小的影響仍不夠多,肌肉量(skeletal muscle mass)僅減少5%。

2021日本東京奧運:喬治亞舉重選手米希維利澤(Shota Mishvelidze)手臂上有大片刺青(AP)
2021日本東京奧運:喬治亞舉重選手米希維利澤(Shota Mishvelidze)手臂上有大片刺青(AP)

2021日本東京奧運:喬治亞舉重選手米希維利澤(Shota Mishvelidze)手臂上有大片刺青(AP)

這項新研究還表明,即使讓體內睪固酮減少到1 nmol/L(正好在女性平均範圍內),仍幾乎無法彌平青春期養成的肌肉量和力量優勢。換句話說,抑制睪固酮並無法縮小一個跨性別女運動員的體型。跨性別運動員哈珀(Joanna Harper)指出,她認為或許不同種類的運動,可以根據其特殊情況制定不同的睪固酮濃度限制。

發表此論文的瑞典卡羅林斯卡醫學院(Karolinska Institute)研究員倫德柏格(Tommy Lundberg)也贊同這個想法。「正反雙方的論點都讓人感同身受與同情,」他補充說,但是現階段「讓每個人都滿意是不可能的」。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又有疫苗要來了!立陶宛送2萬劑AZ疫苗 預計7月31日運抵台灣
相關報導》 「併吞台灣是習近平的連任資本!」日本學者提醒台灣處境危急:共軍攻台與那國島勢必同遭封鎖,自衛隊將有所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