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將軍的天花板

呂昭隆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本報資料照片)

美國總統拜登在3月8日國際婦女節當天,打破美軍「玻璃天花板」,提名兩位女性將領當作戰區司令,1位是現役四星上將,1位經國會同意後就晉升為四星上將。如此,美軍將有兩位女性四星上將。反觀國軍,女性官士兵占全軍比例達15.6%,史上最高,卻只有兩位女性少將。

美軍這兩位被任命為作戰區司令的女將軍,1位是空軍,飛行時數超過4000小時,飛的是慢速機,也管過類似我空軍編制的總統專機隊,去年升四星上將,專管空軍的空中運輸,其前任也是位女性四星上將。

另位將晉升的女性上將是陸軍的,飛過黑鷹直升機,有參戰經驗,做過美國前副總統高爾的武官,這次調升南方戰區司令官,管加勒比海等地區的用兵部署,是名副其實的作戰指揮官。

國軍建軍史上,還不曾出過1位女中將,上將更是遙不可及的事。以空軍而言,女性官士兵占比為18.4%,比例非常高,卻沒有1位女將軍。當然,女性軍官的官科以政戰為主,而政戰的將官缺有其限制。我現役兩位女性少將政戰學院院長陳育琳、陸軍後指部政戰主任辜麗都,都是政戰官科。陳育琳像打前鋒,每個新職都是女性軍官的首例。這兩位女將領循序發展,都有機會升政戰中將的職位。

國軍女性將領若要增加,以符軍中用人多元化政策,必須大量啟用陸海空軍官科畢業的女性軍官,若只有政戰官科,最多也只能升到中將就到頂了。當然,女性官兵大量從軍僅10多年,且多是士官或士兵,官校正期生畢業的女性軍官升少將至少也要24年,因此,女性在作戰部隊歷練再升到將軍,恐怕還要段時間才看得到。

正因如此,軍中有人認為要突破女性晉升的天花板,必須打破常規,例如拔擢陳育琳接中將職缺的總統府待衛長,或讓優秀的女性軍官到總統府當武官等。

不過,不只台灣,對岸大陸解放軍也很保守,到現在也沒有女性上將,中將升過兩位,徐莉莉和聶力,但都退了。大陸女性少將共有40餘位,但以解放軍的兵力規模,這麼少的女將軍,只能算是芝麻點綴。徐莉莉是海軍,多半在海軍政治部與後勤等單位,聶力是中共老帥聶榮臻女兒,是中共首位女性中將。

美國還沒出過女性國防部長,這是文官職,不需要軍人出身。其實,有些國家早已有過女防長,印度出過2位;在歐洲,很多國家,包括德、法、義、西班牙及荷蘭,挪威和瑞典,都曾出過女性國防部長。除了瑞典是職業軍人外,其他都不是軍人出身。

台灣有女總統了,女性國防部長未來也不是不可能,但想要出個女性上將,卻是難如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