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星清理死亡現場 聞屍臭「如一千片用過的衛生棉」

·4 分鐘 (閱讀時間)
《人生清理員》演員潘親御、林意箴、陳婉婷、黃河。(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人生清理員》演員潘親御、林意箴、陳婉婷、黃河。(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記者許瑞麟/綜合報導

高雄電影節25日舉辦《人生清理員》世界首映,主要演員黃河、潘親御、陳婉婷、林意箴等人均出席首映活動,與滿場觀眾面對面交流。電影以死亡現場清理員為題材,為寫實呈現死亡現場場景,劇組特別打造多個擬真現場,但因大體組織液和皮脂使用了咖啡進行製作,拍攝現場瀰漫著濃厚咖啡香,眾人直呼聞到害怕。

《人生清理員》為台北電影獎最佳攝影陳大璞導演繼《老師,你會不會回來?》後與「果陀娛樂」首度合作的長片作品,黃河在片中飾演死亡現場清理員,穿梭於各式不同命案現場,與死者遺族接觸的同時,也逐漸學會面對內心過不去的關卡。他在片中為尋找墜樓死者斷掌,親自上陣從6層樓高公寓來回垂降,且因裝備穿脫麻煩,他整個下午都被掛在樓頂,讓其他演員看了直呼崇拜又讚嘆。

黃河飾演死亡現場清理員。(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黃河飾演死亡現場清理員。(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而今年22歲的潘親御在片中首度升格當爸爸,有個5歲女兒,他笑說自己太年輕,實在難以揣摩有個女兒的心境,在和導演討論多次後,決定以兄妹的方式和小演員相處。

黃河與林意箴為能更加真實詮釋清理員角色,在大年初三拍攝前到死亡現場實際體驗清潔過程,因為過年時前往現場對大多數人來說是觸霉頭的事情,林意箴說自己是等到過完年後才跟家人告知這件事,更形容現場的味道像是「有一千片用過的衛生棉」的感覺,黃河則說:「儘管清潔人員已經事前經過處理,但在現場還是覺得很難受。」他們在現場清理物品時,常要翻閱死者的私人物品,確認完沒有要留給家人的重要東西才會丟掉,「看到他們半年前甚至兩個禮拜前留下的文字,會感覺屋主好像只是出門一趟,但我們卻又把他的東西清空。」回憶整個觀摩過程的心得,黃河表示感覺太難言傳,必須要實際站在現場才能夠體會。

林意箴到死亡現場實際體驗清潔過程。(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林意箴到死亡現場實際體驗清潔過程。(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談及拍攝過程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眾人皆異口同聲說,拍攝命案現場的清潔工作是最困難的事情,雖然《人生清理員》的拍攝期僅花了10天,但是為呈現清潔工作的複雜與仔細,常常同一場戲必須要切換不同鏡位和畫面,所以不斷重複清潔的過程成了演員們最害怕的大魔王,因拍攝期間必須要身穿防護衣、護目鏡和防毒面罩,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風,導演要求必須認真地進行打掃,現場又在沒開空調的打燈環境下拍攝,一整天拍下來防護衣裡早已全身溼透。

潘親御在片中有個女兒。(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潘親御在片中有個女兒。(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陳婉婷在片中飾演清潔公司老闆,同時也身兼禮儀師的工作,她說自己並不是擔任現場清潔職務,而是比較像在幫其他人梳理人生狀態,而她為揣摩禮儀師職務,在開拍前實際前往禮儀公司,詢問禮儀師在現場如何和家屬應對進退,也學到如何在安撫家屬的情緒時,同時消化自己接收到的情緒。陳婉婷在片中有很多和黃河邊吃火鍋邊討論的戲,讓她笑說:「看到劇本的時候想說怎麼一直在吃東西!」不過導演表示:「因為生命中常常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都是在吃吃喝喝中討論的時候就過了,所以才想說用這樣的方式讓觀眾理解這段生命的必經過程。」

陳婉婷飾演清潔公司老闆,身兼禮儀師的工作。(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陳婉婷飾演清潔公司老闆,身兼禮儀師的工作。(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黃河表示,本片並不是一部美化死亡的作品,希望大家看完這部片之後,能透過這部片更加認識死亡這件事,藉由呈現這段人生必經旅程的電影,讓大家不再畏懼談論死亡。林意箴則說,為拍攝這部片去觀摩死亡現場之後,自己也已經開始規劃身後事,因為家人教導自己不要害怕討論生死議題,所以自己也學會用開放態度去面對。《人生清理員》於高雄電影節世界首映後,將於11月1日晚間10點在公視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