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有點害羞的說,我叫翁嘉薇…

王 蘭芬
民生頭條

圖文:王蘭芬

〈好看的人〉

那天芭蕾舞名師Eve Yu從香港回來過年,傳訊息說她在仁愛路一間舞衣店,要不要快速聚一下。正好才從山上看我爸回來,趕緊騎著小車車衝進午後的陽光裡。

舞衣店開在令人瞠目結舌昂貴的地段,店裡每件衣服都輕薄短小精巧得像蝴蝶翅膀或是天使羽毛。但最讓我嚇一跳的是幫暫時出門不在的老板娘顧店的女生——戴貝雷帽、穿長大衣,中性裝扮襯得身材格外纖細、面容極度清秀的她,給我「啊啊某個角度好像竹內結子」的感覺,忍不住一再偷看。

年前午後客人不算多,三個女生隨便聊起來,沒多久我跟Eve就不斷蛤蛤驚呼。

雖然感覺很年輕,但竹內結子(誤)說自己也三十出頭了,會來幫忙舞衣店是因為以前也是舞者。很小開始每天練舞不斷比賽到大學也是舞蹈系,有一天突然覺得欸好像夠了不想再這樣下去,期待看看外面的世界,所以你們看我身上的刺青,是不是很像大姐頭才會刺的?說著把大衣脫到手臂,露出肩頭龍鳳紋身。我想用這個宣示叛逆決心。

從大學休學,當平面模特兒開了古著店,認識新朋友,開始有人找她拍廣告、拍MV,去年甚至當上了一部電影的女主角。

我們急問:天鵝啊,妳叫什麼名字?她有點害羞說,叫翁嘉薇。看我跟Eve忙著拿手機起來查,笑道:可是現在蒐尋可能只會看到我跟我前男友的事情。

她的前男友是個演員,然後我們讀到他跟某個女演員在一起,媒體就來問翁嘉薇是不是她被劈腿。感覺挺聳動的報導,但說真的我跟Eve都一頭霧水,裡面提到的人名除了剛剛才新認識的這一位,其他完全沒印象。

幸好她並沒有什麼難過低落的樣子,只是笑笑說哎呀這個也在一起四年耶,我每段感情都是認真的,上一段還七年,只是都沒有結果也沒辦法,因為這樣還讀了不少心靈探討的書。

那,那妳接下來有什麼規畫嗎?我們畢竟是姐姐跟阿姨等級的年紀,還是忍不住問了老套的問題。

翁嘉薇覺得自己還是非常喜歡演戲:我不太會形容,就是很愛那種感覺,自己的人生沒辦法重來或是不斷改變,演戲時進入角色後我會完全融入裡面,過起完全不同的生活,很過癮。

所以就還是只能等嘍,幸好目前工作也還是會不斷出現,不會到過不下去的程度。

黃昏前最後的陽光燦爛中我們走出了那家店,姐姐跟阿姨因為稍稍脫出繁瑣家庭生活而有小確幸輕鬆感。

Eve說,我有跟妳提過大學時曾經在誠品前面擺攤賣東西嗎?那時我跟朋友兩個可能算是年輕漂亮又超級有活力吧,生意真的很容易做,一天可以收進來一萬多塊,扣掉成本兩個人分好賺得要命,我甚至想過如果一直這樣下去也沒什麼不行。

但是後來發現,冬天頂著寒風好痛苦,一個不小心也會有收入掛蛋的時候,時間一點都不寬容分分秒秒在過去,很快就不年輕也沒辦法一直那麼嗨了。

覺醒得早,我們分頭繼續為紮實的專業能力而拚命,朋友後來當了演員目前還在線上,我就像妳看到的,教舞編舞經營舞社。她說。

從小我不羨慕家境好的,也不羨慕頭腦好的,唯一只好奇俊男美女的世界。他們在想什麼過著怎樣的人生呢。

就在太陽逐漸西沉,華燈初上的瞬間,走在Eve身邊聽著她好像望著遠方說話的聲音,似乎突然懂得些什麼。

我啊,雖然永遠無法成為好看的人的那一國,但在平行世界這一邊張望著聆聽著,也隱約感受到,再俊也是人,必須面對的人生課題一項也不會跳過。

一想到美女也是要努力才會幸福,不禁心理好平衡啊。(是說我又不美又不努力到底在跟人家平衡個什麼勁兒)

翁嘉薇 vv

翁家薇。(王蘭芬)
翁家薇。(王蘭芬)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