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運動》從來不是順民的花蓮應該有一個飛行日一個船長節

黃榮墩
·4 分鐘 (閱讀時間)

花蓮有自己的看法、步調、獨特的勇氣和早熟,他本來就不是順民。(圖片來源/維基百科@WU PEI HSUAN)

花蓮在整個華人地區其實算是邊陲,國家力量的進入經常讓這個地方付出極大的代價。

這樣比雲南、貴州、海南更晚接觸國家體制的地方,其實從原古到近現、代都有著強烈的獨立的性格。

從來不是順民的花蓮

這樣的性格是花蓮人個性的重要內涵。

這樣的性格表現在歷史人物上。

例如反抗日本人太魯閣事件中的哈鹿那威、漢人通事李阿隆、清朝遠道從宜蘭沿著海岸與獵路帶領噶瑪蘭人抵達花蓮的頭目世族偕家、敢於反抗的北花蓮最大部族的撒奇萊亞部落、阿美族古老的奇美部落與強大的七腳川部落。

玉里甚至有一個布農族英雄,獨自在山上生活不承認日本的統治權。

到了日治時期花蓮的地位、人口經濟、產出都不算重要,因此並非日本人現代化的建設重要地區。但是廳長梅野清太經常結合花蓮人一起投入建設,或者像總督府請願。花蓮人甚至早於總督府自己出錢出力做了努力。

這樣的地方本來就不是順民。

有自己的看法、步調、獨特的勇氣和早熟。

外部資源進入反奪當地利益

這幾年花蓮有了看似萬能的帝王,這種夾著財富與權力的攏絡,和國家體制進入花蓮頗為類似。

都是夾著遠大於地方原本孤寡的奮鬥力量與相對強大的外部資源進入。進而輕易分化地方,拿走更大的資源與利益。

從而扭曲了獨立發展的機會、軌跡,馴化了花蓮人的性格。

因此,要樹立、傳承這樣獨特的性格必須有所警醒與講倡。

例如表彰我們自己的歷史人物,尊敬自己獨特資源的開創者,這樣才能建立敢於獨立行動與堅持獨特見解的性格。

這是濱海城市的珍貴之處。

花蓮人應該有白燈塔游泳節、射箭運動會、日花友好節、移民節,不應該有官辦的聯合豐年祭、一直以觀光為名的太平洋各種祭。

這些饋鬧、奢華與我們單獨面對困難條件的過往歷史不合,無助於建立不依賴他人奮鬥性格,也與親近大自然應該有的安靜與謙卑的族群文化不合。

花蓮不需要以觀光為名的大拜拜

我們怎麼失去防護這些前人留下精神資產的警覺呢!

這次又摔了一架飛機。其實花蓮的獨特地理位置頗有許多面對艱難的傳奇。

蘇花公路上的運轉手、山林的守護與嚮導。鐵路司機、飛行員、船長都與花蓮人生活關係密切。

好朋友美麗的海星校花妹妹正年輕死於遠東航空空難。另一個好朋友嫁給英挺帥氣的空軍飛官,小孩出生前父親失事犧牲。有一個對花蓮慈濟與環保工作有諸多貢獻的師姐,他的妹妹死於普悠瑪事件。有一個朋友同時擁有摔飛機與沈船的經驗。

更多的花蓮人一定能舉出更多親近、令人無法忘卻的事例。

我為了這些體認特別支持花蓮愛好飛行的輕航機的朋友爭取飛行權力,特別喜歡認識漁港裡的船長。就像我認為蘇花公路有特殊的駕駛倫理一樣,新手必須學習和尊重。

寫了這麼多,無法掛念還在海裡的人。

也希望現在的花蓮人學習深情的生活。

好人會館

榮墩0987362780 純敏0920463995 LINE手機搜尋

花蓮市華西路123號司令台

好人會館 豐川書院

藍天機電──台北好人會館水電基地(建國&慧如) 0982106799

新北市板橋區文聖街135巷21號1

更多信傳媒報導
股市攻略》大盤衝14000點 股價大漲放煙火 讓人歡喜讓人憂
讓政府聽見人民的怒吼!「反NCC、反萊豬」秋鬥集結30年規模最大
下一個飲食指南── vegan風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