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食野味的代價何其高

趙興鵬
旺報

武漢疫情來勢洶洶,筆者在微信上與大陸親友聯繫,信件來往中,大陸親友表示病毒來自武漢的傳統市場野生動物,我即表示不對,應該是來自好吃者,他說「對,有見地,那些好吃者,該槍斃」;我說不對,不是源自好吃者,應該是取締者不作為,如有作為,沒有買賣,想吃也吃不到,而不作為的原因,有無弊端在內?值得執法者追究。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表示,此次瘟疫,「冤有頭、債有主」,意思是要找出這次新型冠狀病毒造成原因及失職人員,筆者認為當然,否則何以預防下次災難?其實,要找出原因,並不困難,從兩方面切入,一方面是法律面,即是既有禁止賣買野生動物法律,為何任市場賣買?應追究源頭的失職人員,沒有賣買當然就不會造成本次災難,17年前SARS如此,17年後的武漢肺炎亦如此。

另一方面從決策方面切入,1月23日,農曆年前封城,為何提前1天宣布?讓近500萬可能帶原者逃到全國各地,是否是幫助了病毒擴散速度?從圖表看,確實當天之後,疑似病例突然直線攀高,證明封城不但沒有遏止病毒擴散,反而助紂為虐擴散病毒,為何不當天宣布,立即執行,達到封城效果?這個決策有無錯誤?而討論封城時,有無討論到醫療物質及人員、食物、如何支援?封城後有無做好武漢市民心理建設?甚至全國市民心理建設等配套措施?

武漢疫情所造成的經濟損失,雖然政府相關部門還未做出統計,但以全大陸各大中小城市小區近乎封城狀況,商店關門,即使開業也是門可羅雀。工廠因年假延長,以避開疫情高峰期,但會不會因此影響國外訂單,進而影響外貿,沒人敢打包票,不受波及,起碼外國人跑光光,是事實。

總而言之,這次災難離上次SARS才短短17年,如果歸類自然災害是說不過去,上次病毒來自廣州傳統市場野生動物,這次病毒又來自武漢傳統市場野生動物,兩次均如出一轍,當然無可諱言是人禍無疑了。

為了少數人口腹之慾,犧牲多少人生命,威脅多少人的健康安全,讓國家社會付出多少代價?值得嗎?而那些對買賣野生動物取締不作為的官員,對得起納稅市民嗎?如果口腹之慾不滅,取締仍不作為,我們真不看好就只有這兩次疫情,而不會發生第3次?(作者為自由作家)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