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封院是對的 為何馬英九邱淑媞又推說是當年中央的決策

張宇韶
·3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防疫成功的原因很多,走過SARS的慘痛教訓並從中累積經驗甚為重要。多數人並不會過於苛責台北市府與衛生局當時的處置作為,因為畢竟這是一場全新的疾病傳染模式,在尚未建立各項防疫標準作業流程前,所有人面臨的都是未知的恐懼與風險。然而邱淑媞近日失控的發言,甚至拿當年完全錯誤的封院模式作為批判政府防疫「邏輯錯誤」的依據,自然引發輿論群起撻伐。

諷刺的是,真正邏輯有問題的恐怕是邱淑媞本人。她如果真心認為彼時封院模式足以作為當下桃園醫院的學習典範,那為何馬英九與邱本人當下又要拼命推卸責任,宣稱「封院是中央的決策,台北市只是奉命執行」?明眼人都知道這兩個命題完全矛盾互斥,也恰恰說明這些人爭功諉過的心態。

更何況許多公文與官方檢討報告都證明了,馬英九就是和平封院的始作俑者,這個決策就是在當年4月24日市府的早餐會報時拍板定案,這種搶時的作法就是為了和中央互別苗頭,顯示自己洞燭先機且聰明過人;現在面臨各界的嚴厲檢討,馬在把所有責任歸咎到別人頭上,外界不難理解這位前總統對政治責任的獨特見解。

另一方面,邱淑媞當年全副武裝穿太空裝進行視察的動作,更嚇壞了院內所有醫護人員,因為他們才知道自己將要面臨的風險有多險峻,那種被遺棄的相對剝奪感油然而生,更遑論邱把這個視察搞成一副與醫療人員一條心的調性,才讓人批評她是在作秀而非作戰。

前衛生署長涂醒哲的提供公文也是還原真相的有力證據,明明中央給了台北市衛生局專業醫療與行政人員接管、全面管制人員進出與院內分區使用管理的建議指示,試問這位前衛生局長當年執行了什麼?讓院內成了交互感染的養蠱場才是當年造成人民損失的重大缺失,結果邱淑媞竟然還拿這個徹底失敗的經驗說嘴,批評部桃「只出不進」的作法,並宣稱「方艙醫院」管理才是上策,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心態才是引發眾怒的原因。

邱淑媞用了馬屁精、大內宣之類的形容詞宣洩了她個人的情緒,面對排山倒海的輿論圍剿,她索性關閉自己臉書留言功能,然後反批這是打擊吹哨者的獵巫與1450的出征,並分享某色彩鮮明媒體對自己的偏頗報導,這種只想在同溫層大放厥詞,拒絕與社會不同意見者進行對話的作為,大抵看得出來這位女士對於政策辯論的膚淺認識。

在公民社會中,只要不違背公共利益與社會秩序,任何言論必然享有被法律保障的權利,然而在言論市場中,相互競爭的是論述的內容與品質、比較的邏輯歸納與資料舉證,從楊志良到邱淑媞,他們的言行顯然只為創造存在感與聲量而來,否則何以解釋這些主張竟然與防疫政策的客觀格格不入,又如何說明內容彷彿活在平行時空呢?我只能說,楊邱兩人不僅自我感覺良好,所謂政策辯論與社會對話的意義對他們來說毫不重要!

※作者為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