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是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

放言Fount Media
·7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中國政府官網、示意圖製作—放言設計部 傅建文)
(圖片來源:中國政府官網、示意圖製作—放言設計部 傅建文)

文/鄒宜鈴(台北市民)

大學學測作文「如果我有一座新冰箱」,引發熱議。

那如果我是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呢?崔天凱出使美國已經7年多了,是目前任期最久的中國駐美大使,中美關係變成這樣,他心中肯定很有感觸,如果我是他我想這麼說 :

「什麼時候可以回家…」,午夜夢迴時,我忍不住自個兒在心裡呢喃著。

走路有風的曾經

從歐巴馬、川普,到現在剛上來的拜登,我已經在華府待超過7年了。剛來的時候是2013年,那時因為歐巴馬友中,中美關係還不賴,讓我在這兒如魚得水,不管去哪都是座上賓,受歡迎得很。

該怎麼形容那時的心情呢?應該就是走路有風吧! 而且這種有風的好心情,不是只在華府政界吹拂,就連在美國的整體社會也是徐徐的吹著,因為我們中國有廣大的市場,美國有很多東西都賣去我們那,很多美國家庭的生活都靠我們;我們受歡迎到很多美國小孩,在學校的第二語言,都修中文 …。總之,那時美國上上下下都喜歡中國,我和中國同胞們,在這都過得挺愜意的。

「那是段多麼美好的時光啊」,別笑我如此多愁善感,終究我已經68歲了,看著中美關係在我任內急凍,就算我過往身經百戰,也還是為這變局心驚膽跳。

變局,怎會來得如此之快?我不僅一次這麼問自己。

就算歐巴馬卸任,川普就任的前期,中美之間也還是如膠似漆;川普還不止一次說習近平是他的好朋友,兩個人是可以一起講電話的朋友。更何況我還跟川普的女婿庫許納搭上線,建立起私人的家庭情誼,2017年在中國駐美大使館舉辦的中華人民共和國68週年國慶,特別來賓就是庫許納和伊凡卡夫婦。

庫許納、伊凡卡的到來,讓我到現在都還覺得光榮至極,那時我駐美已經4年半,不管是人脈的經營,還是關係的拓建,都已經趨於成熟,基本上我說什麼,國內都會買單。

如果我那時就急流湧退,申請請調回國呢?

人家會怎麼說我?一個願意把人脈給繼任者的長官?

放下,永遠是最難的,這話適用在愛情、人生,同樣的也適用在官場上。

和中國保持距離的共識

如果我在2017年底時就放下,我就不會經歷中美貿易大戰;就不會已經快七十歲了,還要上美國媒體不斷被拷問,中國為什麼要用竊取美國的科技、學術、情報…,為什麼要透過政治、經濟,以及還要宣傳的伎倆,好干預美國的政治體系,創造出對中國的有力環境。我都說「沒有」,而且是用非常斬釘截鐵的語氣。不過,相信的人不多…,你們知道我有多揪心嗎 ?幾乎日日夜難眠!

是我們太過自信嗎?我這樣反省著,可是我們人那麼多、市場那麼大,大家不是都很想賣東西來嗎?理論上我們做什麼,大家應該都會睜隻眼閉隻眼才對,怎麼越來越不是這麼一回事了!?民主、自由、人權,真的可以當飯吃嗎?民主讓大家意見一堆,超級沒有效率;甚至人們很好煽動,矛盾也很好製造,不懂這麼堅持民主是要幹什麼!?

這些問號,一直困擾著我,也困擾著我的同事們。

只不過啊,困擾歸困擾,上頭還是繼續著原定計畫,認為該做的事,沒一件少做;然後就糟糕了…

因為和中國保持距離,好像變成美國社會的共識;更誇張的是其他國家也開始這麼認為。

2018年的時候,我去德國大使館參加德國統一日慶祝酒會;那晚,大家都有禮貌性的跟我寒暄,但是僅止於禮貌。之後,大家就轉身離開我,他們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聊天吃Buffet,氣氛很好,我只能自己吃自己的東西,然後抬頭看一下表演! 結果有人拍了張我自己在吃東西、看表演的背影照,我自己看了,都忍不住想幫自己掬一把同情淚,音樂如果下個風吹落葉的呼呼聲,蕭瑟感十足,那背影就真的像是個「孤單老人」。 那時,我像是處在一個由各國使節築起的的防護罩裡,好像我是新冠肺炎的確診者一樣,人人見了都想跑,因為只有我一人在那防護罩裡。

我想我應該這個時候,就很想回家了…

2017年十月,庫許納、伊凡卡來中國大使館參加這年的中國國慶晚會,到2018年十月的德國國慶酒會,不過一年的時間,我從使節生涯最高峰的眾人前呼後擁,跌落到大家只願意跟我維持打聲招呼的純外交寒暄就好。這樣的落差,讓我心裡清楚知道,想要有人來接我的位子,恐怕不容易。因為中美貿易大戰導致的兩國僵局,不知何時方休,誰願意來接砲灰呢?我只能繼續撐著了…。

好不容易撐到了川普落選,有人說這是「天祐中國」,我們要出運啊! 但是,我個人沒有這麼樂觀,因為美國朝野兩黨的反中共識已經凝聚,尤其是在國會;再加上美國社會裡,因為中國移民所帶來的文化衝突,也時有所聞,沒有人喜歡自己的文化被慢慢侵蝕甚至同化,這一點我們可能要注意。

史上待最久的中國駐美大使

整體來說,拜登不會像川普那麼的瘋狂,但是要說會回到歐巴馬時代,對中國那麼樣的友好,就真的太不切實際了。儘管拜登說要有「耐心」,但是沒多說要什麼樣的耐心,但是他的國務卿、情報總監、國防部長、財政部長…,近來的發言就都是把我們定調為「威脅」,還時不時提及香港、新疆的問題,偶爾也會講到台灣。而他們講到的這些內容,老實說對我們來講都不是很中聽。究其因,就是對於所謂的民主、自由、人權存在著根本上的歧異。你可以想像拜登就職那天,我和台灣的駐美代表蕭美琴,同在使節區一起參加活動欸;這種事在以前不會發生的,台灣以前都只能在民眾區,四年前,川普就職時,他們就在民眾區。

看來近幾年透過各種管道的大外宣,還要繼續努力…

但是我累了,有人可以快點來接我的位子嗎?七年了,我已經是史上待最久的中國駐美大使了!

有的時候,我就只是個想回家的老人,但是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鐘,只要國家還要我在這兒一天,我就堅決執行國家給我的任務!

原文連結:https://pse.is/3bk2yb

更多放言 Fount Media文章

互相秀肌肉!共機擾台加劇羅斯福號入南海 空軍前副司令張延廷「3個指標」分析:美國動作強硬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