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權時期「監控檔案出土」 促轉會:有助體制運作的認識與反省

·3 分鐘 (閱讀時間)
促轉會。(圖/TVBS資料畫面)
促轉會。(圖/TVBS資料畫面)

民進黨立委黃國書坦言,學生時期曾當過國民黨政府的線民,監控黨外人士言行。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今(17)日透過新聞稿指出,線民只是監控系統的末端,透過了解線民監控運作的過程,逐步推進對體制運作的認識與反省,才可能進一步開展對責任的討論,這是嚴肅的民主工程,稍一不慎,便可能落入獵巫或洗白等情境。​

促轉會表示,監控檔案的出土與後續開放應用,是台灣轉型正義工程將面對的新挑戰,必須在「保障被監控者個人隱私」與「還原真相」間如何取得平衡,過去國民黨黨務系統,各情治機關乃至部分行政機關,以高度協力方式滲透社會,這意味著社會中有相當的成員,曾經在過去因為不同理由,以不同參與程度,被吸納進入這樣的體制運作,該如何看待這段歷史與這些成員?如何看待壓迫體制帶來的長遠傷害,對人性的扭曲,對人際信任的影響?這是社會需要持續思考討論的議題。

黃國書承認,大學時期曾當過線民。(圖/翻攝自黃國書臉書)
黃國書承認,大學時期曾當過線民。(圖/翻攝自黃國書臉書)

促轉會認為,仍應從設法了解檔案脈絡,掌握監控系統的運作方式,即使是線民本身也有多樣的參與動機與合作方式,甚至自身也會經歷變化,然而這些當事人的主觀詮釋,如何與檔案資訊,或其他相關人等的主觀陳述參照,都是複雜且漫長的過程。

促轉會表示,必須提醒社會,監控檔案與其他政治檔案一樣,是國安情治機關的工作紀錄,是經情治人員篩選,轉傳,層層通報被過濾的資訊,反應特定觀點與脈絡,盡信或全然推翻都可能失之武斷,以前者言,資訊有真有假,若全然相信,可能淪為讓「舊日情治人員的筆記主導轉型正義」之怪象,以後者言,目前調查也曾發現當事人發現檔案留有相關紀錄後,才改變說詞坦承過去的案例,建議各界在使用相關檔案時,仍應保持審慎,多方查證比對,方有助還原歷史。

​​

促轉會指出,對於處理加害者問題的四個層次思考:釐清壓迫體制圖像、釐清加害行為圖像、辨識加害者與參與者,最後才是究責。以威權統治的兩大支柱軍事審判與情治機關來說,前者由於檔案出土時間早,累積相關研究多,外界理解也相對完整;但情治機關嚴密部署的監控檔案,被徵集的時間相對晚近,調查研究仍有許多空白待補,但國民黨的黨史檔案卻從未公開,也未依法通報,且黨務系統主事者及參與者,更是從未面對歷史,這部分促轉會將持續積極調查,也呼籲國民黨積極配合。​

黃國書承認,大學時期曾當過線民。(圖/翻攝自黃國書臉書)
黃國書承認,大學時期曾當過線民。(圖/翻攝自黃國書臉書)

​促轉會重申,此案是當時威權統治的運作模式,高度體制化長期運作的必然,國民黨與情治系統以高度協力方式滲透控制,萬千線民無論主動被動,皆成為體制參與者,其參與程度與作為,皆須釐清,促轉會也期待檔案開放與持續的真相調查,可以讓大眾對過去有更了解,並記取過去教訓,這也是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共同要面對的課題。

更多 TVBS 報導
黨國「抓耙子」行情曝光 每月最高領1萬
柯建銘:黃國書已是政治更生人 留下來、不須「三退」
認當線民退黨!黃國書爆曾「監控新系大老」回應了
不只黃國書 這位民進黨大老也曾被指控當線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