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權者建貞節牌坊 普亭與習近平修憲秀

世界新聞網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俄羅斯總統普亭日前宣布將修改憲法,把總統掌握的任命總理權力轉移到國會,隨後總理麥維德夫宣布辭職。普亭表示,修憲目的在確保俄國進一步成為法治國家,提高國家機構運作效率,加強民間團體和政黨的作用。表面看,普亭修憲是要給俄國留下更民主的好制度,如放權國會、將憲法修正案最終交由民眾公投決定等。但外界普遍認為,普亭實際上企圖在2024年總統任期結束後,依然大權在握,修憲是為自己前程做準備,令人聯想習近平主席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的舉動。作為當代威權者,兩人都迷戀權力,沉迷控制,均以修憲為名,為掌控權力尋求正當性,立貞潔牌坊。

修憲後,普亭總統任期屆滿後將繼續掌權,仍是影響俄羅斯大局的強人。總理麥維德夫內閣總辭後,普亭提名聯邦稅務局米舒斯京(Mikhail Mishustin)擔任總理。他曾與普亭一起打冰球,從普亭上任後一直扮演左右手。普亭的修憲建議削弱總統權力,強化總理職權。這意味三年後普亭卸任時,繼承的總統權力將被總理分享,不再擁有普亭現在掌握的大權。顯然,國家權力隨著普亭個人而轉移,這是在糟蹋憲法的定位和威信。

外界對普亭未來的角色有許多猜測:一、新任國務委員會主席;二、具有新權力的總理;三、權限增大的國會領袖;四、占統治地位的執政黨負責人。另外,也可留任修憲後強化權力的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主席,作為國家最高仲裁者,如同哈薩克把權力交給兒子繼承的納札爾巴耶夫一樣。

總之,修憲後普亭雖不再連任總統,但他完全有可能繼續掌握俄羅斯最高權力的運行。表面上,普亭想通過更強大的國會來加強民主,事實上卻可能相反。因為在沒有真正反對派的國家,受益的只能是占統治地位的執政黨。而公民投票無法公平選出體現民意的國會議員,這就決定未來的國會仍將是原來的那些人,不會有太多改變。

普亭急於要修憲,根本原因在他明白自己占大位已太久,權力正在消蝕。正如他承認,「要求變革的聲浪明顯地在社會中浮現」。2019年,莫斯科爆發普亭2012年重返克里姆林宮以來的最大抗議運動。同年,他的俄羅斯統一黨名聲,壞到許多該黨候選人競選市長時,不敢打出該黨的招牌。

2021年將是俄羅斯的選舉年,俄羅斯統一黨目前支持率只有33%,不及2016年的一半。由於經濟衰竭,麥維德夫的支持度很差,更令普亭為執政黨前景擔憂。所以他要未雨綢繆,為俄羅斯統一黨和自己未來早做安排,不能等到2024年。

而普廷想繼續掌權,就要解決如何表面看來「名正言順」。亦即,他在考慮如何告別占據24年的高位,但實質上又換湯不換藥繼續掌權。普亭修憲就是為了變更名義,繼續更好地留在最高權力位置上。俄羅斯憲法規定,總統任期不得超過兩屆,國際和國內眾目睽睽下,讓普亭難以成為終身總統。但普亭很難放棄已統治20年的俄羅斯。普亭掌權已20年,是斯大林以來首見,集權程度也超過已消亡的蘇聯;蘇共中央總書記做決策時,至少還不能擺脫政治局,只是普亭治下名義上還有選舉。

同樣,習近平2018年3月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他和官方冠冕堂皇的解釋,是為了讓「黨的總書記、黨的中央軍委主席、國家中央軍委主席、國家主席任職規定保持一致」。儘管北京極力辯解,修改國家主席任期制,並不意味改變黨和國家領導幹部退休制,也不意味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但修憲廢除領導人任期制,為習連任甚或終身任職提供了憲法保障。如有意願,習可成爲「永久」的國家主席。

專制國家少有領導人會自願放棄權力。普亭修憲的真正意圖,是穩固和保留自己最高權力。但國家領導人長期留任的做法已過時,不再被社會接受,更違悖世界潮流,因此通過修憲,打出革新旗號,為保權奠定合法基礎。「假改革、真保權」,成為永遠當權者才是目的。

習近平、普亭相繼修憲,是向蘇聯式和毛式政治回歸,修憲、投票通過不過是虛假的粉飾。中俄對内成功的管控和壓制,在國際事務中影響力倍增,加重普、習對權力的依戀,認為現在是繼續掌權並使用權力的好時機。兩國領導人競演修憲秀,既要權力,也想給自己立貞潔牌坊。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戰勝鯨魚」!華女在麥當勞購餐被戲弄 打官司贏了
女兒帶父親畢生積蓄8.2萬搭機 竟遭緝毒署全數沒收
香港「賊王」季炳雄出獄 遞解回美抵紐約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