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聽帽說】昨晚跑婚禮,今晨守靈堂 娛樂記者需要被撫慰的辛酸

·5 分鐘 (閱讀時間)
李行導演(中)去年8月過世,跟他交情不錯的巴戈(左)也在日前走完人生旅途,圖為兩人一起出席謝玲玲(右)的油畫義賣。
李行導演(中)去年8月過世,跟他交情不錯的巴戈(左)也在日前走完人生旅途,圖為兩人一起出席謝玲玲(右)的油畫義賣。

納豆1月24日腦出血倒下,吳姍儒1月29日舉辦婚禮;明金成導演1月20日喜迎雙胞胎,老婆還在坐月子,他卻在2月8日撒手。接著瑞莎誕下二寶、「補教人生」高國華與陳子璇簽字離婚、資深藝人巴戈16日因胰臟癌過世⋯⋯,這些別人的婚喪喜慶、悲歡離合,都是娛樂記者的日常。面對新聞,他們總是冷靜,但有沒有人想過,他們跟新聞當事人之間也有各自的情感連結,面對傷痛,其實他們的內心也需要被撫慰。

這2、3年,猝逝的藝人特別多:高以翔、劉真、羅霈穎、小鬼黃鴻升、龍劭華、明金成⋯⋯,他們的驟然離開,都令人措手不及。我在一位新聞同業的臉書看到這句話「昨晚跑婚禮,今晨守靈堂」,內心不由得一陣酸。許多觀眾、讀者會邊看邊罵:「這個新聞有什麼好報?每天報,無聊死了。」但為了這些無聊死了的新聞,為了讓大家有話題可罵,這些記者必須忍著淒風苦雨,在靈堂外排班守候、拍照錄影寫稿。

吳姍儒年前完成終身大事,與交往多年的男友結婚。
吳姍儒年前完成終身大事,與交往多年的男友結婚。

 

你常常可以在靈堂新聞看到這樣的畫面:弔唁的藝人前來,攝影機蜂擁而上,戴著墨鏡的藝人不發一語,慈悲一點的離開時願意勉為其難說幾句話。大家心裡都明白,在這沉痛的環境與氣氛下,說什麼都尷尬,但工作就是如此,必須交差。誰不想在飯店裡坐下來好好訪問、在攝影棚幫藝人拍美美的照片?誰想在採訪者與受訪者都哀戚著一張臉的情況下交談?每一份工作,都有它的不容易。

很多年前,我剛入行不久,一位女星的家人在台北市政府附近的加油站發生嚴重車禍往生,事發當天是大年初六,家家戶戶還在歡慶過年,我卻要打電話給這位藝人,問她的心情、以及後續處理方式⋯⋯。至今我仍記得當時面對電話,按鍵壓不下去、電話撥通後必須先深吸一口氣才有辦法展開對話的緊張與窘迫。

隨著時間久了,經歷多了,遇到死傷新聞自然會練就先把自身情緒放在一邊的能力。那讓我們看起來有點冷血,不僅旁人看我們提問時覺得無情,甚至我自己在訪問關係人時,都會懷疑自己的問候是否出自真心?還是假意關懷以遂新聞之目的?

近年不少藝人突然過世,龍劭華也是其中之一,告別式上他的女兒陳璇泣不成聲。
近年不少藝人突然過世,龍劭華也是其中之一,告別式上他的女兒陳璇泣不成聲。

 

2010年Selina在上海拍電視劇《我和春天有個約會》時被火燒傷,那晚得知消息時我驚訝得直發抖,第二天接到任務帶著簡單行李直飛上海,明明知道她人已住進加護病房拍不到,就算拍到受傷照片也不一定能登、登了會被譴責⋯⋯,我和攝影記者還是守在瑞金醫院。第三天中午任爸出現,所有媒體將他團團包圍,「任爸,還好嗎」「Selina還好嗎」⋯⋯,不用想都知道,這一切怎麼會好?

那一年的元旦,蕭亞軒(ELVA)在小巨蛋辦完跨年演唱會不久,她生病的母親去了天堂。幾個小時前,她還是舞台上勁歌熱舞的天后,幾個小時後她成為正在經歷失恃之痛的普通人,雖然我們只是跑新聞的旁觀者,但多年採訪所建立的交情,很難不跟著難過,卻也只能抹去眼淚,開電腦、打電話、跑新聞、寫新聞。

明金成(右)與老婆(左)費盡心力生下龍鳳胎,明金成卻因心因性休克驟逝。(翻攝明金成臉書)
明金成(右)與老婆(左)費盡心力生下龍鳳胎,明金成卻因心因性休克驟逝。(翻攝明金成臉書)

 

明金成過世後幾天,我看到幾位戲劇線記者朋友的發文,不約而同提到他是「對記者最沒有防備心」的藝人。的確,我們都知道藝人與記者之間,縱然交情再好,還是會有一道隱形的牆,保護自己,也保護彼此情誼,而明導在一些記者的眼中,似乎沒有這道牆。看到昔日同業形容自己接到噩耗,不可置信卻哭不出來,第一反應是先冷凍自己的情緒把新聞搞定,即便我不當記者了,依然能夠感同身受。

明金成在圈內人緣極佳,不少名人如六月(左)和林依晨(右)都前往他的靈堂悼念。
明金成在圈內人緣極佳,不少名人如六月(左)和林依晨(右)都前往他的靈堂悼念。

 

網路世代,即時新聞比的是快。王力宏婚變被李靚蕾屌打的前幾天,李靚蕾都在深夜發文,搞得全台娛樂小編、唱片線記者沒人敢睡覺,凌晨時分繼續加班;就算在白天,只要有新進度,騎車到一半看到新聞推播,把車停在路邊拿起手機電腦寫稿大有人在。幾天前,炎亞綸代言的面膜記者會,遇到「蕾神」又發功,炎亞綸只好先休息等待,等記者們把婚變新聞進度補完,再回頭訪問他。

納豆年前因腦中風住院,如今已轉普通病房開始復健。(翻攝納豆臉書)
納豆年前因腦中風住院,如今已轉普通病房開始復健。(翻攝納豆臉書)

 

很希望納豆能早日康復,重返螢光幕前帶歡笑給大家;很心疼明導的遺孀,無法想像她在身體復原的過程中,要先送走摯愛有多痛,以及未來要獨力撫養兩個孩子有多難。但我也好能理解媒體記者們,面對新聞、處理新聞的百感交集與辛苦。

寫了很多明星,這篇文獻給我的記者朋友們,很想抱抱你們,祝願一切安好。

吳小帽,媒體人、播客、部落客。
吳小帽,媒體人、播客、部落客。

 

作者簡介吳小帽,媒體人、播客、部落客。
曾任《蘋果日報》《中國時報》等平面媒體記者,《娛樂@亞洲》執行製作人,出書《你不知道的娛樂新聞》《我的工作是爆料》等。
現為Podcast與YouTube節目《Wow靠!有事嗎?》主持人。
FB粉絲頁:我是吳小帽 / IG:吳小帽 / Youtube頻道:Wow靠!有事嗎

【點擊下方「查看原始文章」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娛樂聽帽說】披著雙魚外衣的鋼鐵V 徐若瑄當了30年女神依然不敗
【娛樂聽帽說】從張惠妹到艾怡良 天后的陰暗面
【娛樂聽帽說】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ØZI從才子變緋聞巨星!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