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月老》獲金馬3項技術獎 台灣特效團隊助展奇幻視野

·7 分鐘 (閱讀時間)

九把刀暢銷愛情小說《月老》搬上大銀幕,由他擔綱編導,柯震東、宋芸樺、王淨和馬志翔主演,獲本屆金馬獎最佳視效、造型和音效獎。

該片最大金主為麻吉砥加電影公司,創辦人黃立成掛名監製。他透露,因卡司和主創團隊亮眼,帶動各方投資意願,最後有台灣、韓國9家公司共同出品。由於故事帶奇幻色彩,視覺特效亦是亮點,逾800個特效鏡頭全在台灣製作,為劇情推展收畫龍點睛之效。

 領軍摘金 九把刀本名柯景騰,1978年8月25日生於台灣彰化縣,東海大學社會學系碩士。監製、導演、編劇、作家,作品多次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劇和舞台劇。編導作品:2021年 《月老》獲第58屆金馬獎最佳視覺效果、最佳造型設計、最佳音效獎
2017年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獲韓國富川奇幻影展觀眾票選獎
2011年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獲2012年香港金像獎兩岸最佳華語影片獎

 放眼國際 黃立成1972年12月7日生於台灣雲林,曾為歌手、演員。2018年成立麻吉砥加電影公司。投製作品:2021年 《月老》獲第58屆金馬獎最佳視覺效果、最佳造型設計、最佳音效獎;《哭悲》獲美國德州奇幻影展恐怖類型最佳影片、導演;《複身犯》入圍第58屆金馬獎最佳視覺效果獎
2020年 《馗降:粽邪2》入圍第57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等3項獎

《月老》由麻吉砥加電影公司執行長盧維君一手促成,九把刀對她主動提議把同名小說翻拍成電影,感到驚喜。因常有人問他,作品中哪些適合改編成電影?通常他不會推薦《月老》,主要是製作規模龐大,且涉及神鬼題材,進不了中國大陸,怕投資人血本無歸。

盧維君任職美商二十世紀福斯(已併入迪士尼公司)業務總監時,便尋求與九把刀合作,擔任麻吉砥加執行長後,《月老》為她眾多企劃案的首選。雖題材無法在中國大陸上映,但監製黃立成評估風險後仍拍板定案。

九把刀(右)編導《月老》,最大投資方為麻吉砥加電影公司,由創辦人黃立成(左)擔任監製。
九把刀(右)編導《月老》,最大投資方為麻吉砥加電影公司,由創辦人黃立成(左)擔任監製。

 

黃立成解釋:「一部影片在中國大陸上映與否,牽涉到太多原因,題材只是其中之一。為某個市場拍電影反而適得其反,《月老》是台灣的故事,我們把它拍好,還是有國際機會。這部片已在國外幾個影展放映,反應都很好。」

黃立成看準盧維君在業界多年,有一定的人脈。加上幕前幕後陣容堅強,有意願的投資者不少,「大家都想投資,評估之後,有多達9家公司。」對此九把刀滿懷感激,認為人多可以分散風險,「我很怕大家賠錢。」

《月老》是九把刀2002年推出的暢銷愛情小說。(翻攝自博客來)
《月老》是九把刀2002年推出的暢銷愛情小說。(翻攝自博客來)

 

《月老》原著描述柯震東飾演的主角阿綸遭雷擊,在陰間遇到王淨飾演、個性爆衝的Pinky,兩人搭檔組成月老,一起到人間執行任務時碰上阿綸的摯愛小咪(宋芸樺飾)。九把刀耗時半年多改編,寫了逾12個版本才定稿,自認是他最好的作品,更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

他透露,編劇最大的難處是「人人都對故事有意見」。開劇本會議時,他盡可能回應各方建議,但相關意見太多難免心煩,某次編劇會議後,黃立成對他說:「你可以跟大家說,你已經寫了80幾本書,『你們相信我就對了』,那我就會相信你。」九把刀很感動,因為編劇很需要大家的信任。

為了增加戲劇衝突,Pinky一角從阿綸的陰間學姐改成「同期」,兩人都不熟悉陰間規則,也互看不順眼。最大的挑戰是以馬志翔飾演的「鬼頭成」、取代書中的地震情節。九把刀說明:「小咪會遇到一場災難,所以阿綸要用紅線救她。我希望主角對抗的是有個性的角色,加強善惡對決的張力,而非不帶正邪色彩的自然災害。」

片中逾800個特效鏡頭都在台灣製作,九把刀對紅線的效果很滿意。(翻攝自九把刀臉書)
片中逾800個特效鏡頭都在台灣製作,九把刀對紅線的效果很滿意。(翻攝自九把刀臉書)
特效團隊花很多時間設計紅線的概念、模擬動態。(罡風創意提供)
特效團隊花很多時間設計紅線的概念、模擬動態。(罡風創意提供)

鬼頭成的功能原本很單純,後來愈來愈立體、重要,因而引發團隊眾多質疑。理由是好好拍一部愛情片,為什麼要變得這麼恐怖?但九把刀認為,唯有如此故事才會更好看,他也藉這個復仇厲鬼傳達心念的重要:原本對現實世界不滿的人,只要遇到一件好事就會轉念,心境變得更開闊。

小說出版於2002年,九把刀改編時考慮老讀者感受和想法,保留原著特定元素。

《月老》小說出版於2002年,九把刀改編時考慮老讀者的感受和想法,保留原著裡特定元素:一是主角的死因,二是在排氣管綁紅線的橋段,後者讓主創團隊不解、「感覺滿下流」,但他相信忠實讀者會以排氣管事件檢視他,「看我是否有膽在拍成電影時忠於原著。」

馬志翔(左)的角色曾引發團隊質疑,但九把刀認為唯有如此故事才會好看。右為宋芸樺。(麻吉砥加提供)
馬志翔(左)的角色曾引發團隊質疑,但九把刀認為唯有如此故事才會好看。右為宋芸樺。(麻吉砥加提供)

 

選角方面,九把刀在劇本階段就設定柯震東飾演阿綸;小咪和Pinky經試鏡由宋芸樺和王淨勝出,為了更精準選角,她倆都針對上述角色各拍了試拍帶,戴上粉紅色假髮試效果。決策團隊甚至在試片室的大銀幕播放帶子,以判定誰更符合角色的感覺。

九把刀表示,試拍帶是他拍片的一貫做法,目的是以科學方式決定角色歸屬,還可當做決策團隊取得共識的依據。他說:「我認為宋芸樺和王淨的角色互換也成立,但看試拍帶時覺得,好像角色照大家看到的樣子分配很好。選角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是大家一起做的最好決定。」

導演九把刀(左三)在拍攝現場指揮若定,監製黃立成(左一)有空時會前往探班。(翻攝自九把刀臉書)
導演九把刀(左三)在拍攝現場指揮若定,監製黃立成(左一)有空時會前往探班。(翻攝自九把刀臉書)

 

陰間場景的陳設概念由九把刀發想,他認為陰間要與時俱進,所以為傳統地府形象添加現代元素,包括電梯、電腦等設備都跳脫刻板印象。陰間地面要鋪滿沙子,但現場濕氣重,沙子會變黑。為此工作人員準備多台煤油爐,「把沙子當糖炒栗子來烤」,後來索性順便烤地瓜和栗子。

陰間場景(左圖)地面上的沙子會因沾染濕氣變色,工作人員為維持場景美感大費周章,是拍攝最大挑戰。柯震東(右圖)在拍戲空檔也會協助炒沙。(麻吉砥加提供)
陰間場景(左圖)地面上的沙子會因沾染濕氣變色,工作人員為維持場景美感大費周章,是拍攝最大挑戰。柯震東(右圖)在拍戲空檔也會協助炒沙。(麻吉砥加提供)

 

由於烤乾的沙子5、6分鐘後又會變色,為維持場景美感,劇組得一直補沙,補完不能踏平,要做出高低起伏的效果,是拍攝過程最大的挑戰。

《月老》有逾800個特效鏡頭,最難的是鬼頭成魔化時引發風飛沙的戲。

視覺特效方面,九把刀找來以《怪胎》入圍金馬獎、《江湖無難事》入圍台北電影獎的嚴振欽操刀,《月老》有逾800個特效鏡頭,最難的是鬼頭成魔化時引發風飛沙的戲。

為了讓演員展現氣勢,九把刀堅持在實景而非綠幕前拍攝。右起為柯震東、洪都拉斯、馬志翔和陸明君。(麻吉砥加提供)
為了讓演員展現氣勢,九把刀堅持在實景而非綠幕前拍攝。右起為柯震東、洪都拉斯、馬志翔和陸明君。(麻吉砥加提供)

 

那場戲的地點在籃球場,嚴振欽原本建議讓演員在綠幕前拍,販賣機和籃球架後製上去即可。但九把刀認為演員在全綠環境沒辦法展現氣勢,仍採實景拍攝,「結果讓特效團隊挖key(指去背)挖到死」,這場也是耗時拍最久的鏡頭。

九把刀最滿意的特效鏡頭,是月老手中的紅線特效。原本他標準很低,不懂嚴振欽為什麼花那麼多時間模擬紅線的動態。第一支特效預告片出來時,九把刀還笑他:「阿欽,你精心設計的紅線看起來像鼻涕。」自我要求高的嚴振欽重新調整,最後成果讓重視特效的監製黃立成也讚賞有加,嚴振欽亦勇奪本屆金馬獎最佳視覺特效。

九把刀認為,《月老》的特效增加電影可看性,不僅有助敘事節奏,觀眾也覺得驚豔。很多人看過後都詢問特效是否由韓國包辦,「但我們每顆鏡頭都是台灣做的,希望外界能肯定他們的表現。」

【點擊下方「查看原始文章」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娛樂透視】《電影之神》反映社會變遷 名導山田洋次致敬影人初心
【娛樂透視】《茶金》刻劃巨賈商戰 精裝時代感烘托茶葉輝煌史
【娛樂透視】金獎作曲家回鄉擘畫 高流磁吸人才造音樂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