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破浪男女》直面情欲關係 親密協調師搭起演導橋梁

飾演禮儀公司女總監的梁湘華企圖從外在綑綁得到內在釋放。(双喜電影提供)
飾演禮儀公司女總監的梁湘華企圖從外在綑綁得到內在釋放。(双喜電影提供)

繼《血觀音》之後,時隔7年,導演楊雅喆推出新片《破浪男女》,由金馬影帝吳慷仁與新生代演員劉主平、柯煒林、梁湘華共同演繹網路世代既隱又顯的情欲關係。

片中直面性愛從生理到心理的繁複變化,藉由親密協調師林微弋在導演與演員間搭起安全的橋梁,提供各類親密戲的專業執行方法,不僅保護演員,也更能創作揮灑。

「『性』 是我很早就想探討的主題,但以前不夠成熟,這幾年我知道『性』在荒蕪的人生裡,可以帶來多大的力量、讓人活下去。」談到《破浪男女》的緣起,楊雅喆覺得是時候到了,但劇本卻花2年多才完成,一度砍掉重來,對自己靈魂拷問:究竟想做什麼?才從約會、約砲的表象,聚焦在「性」。

片中準備許多綁縛需要的各種道具。(双喜電影提供)
片中準備許多綁縛需要的各種道具。(双喜電影提供)

「性可以帶你到上輩子的舊夢嗎?」「性可以帶你到未來嗎?」「性可以帶你去多遠的地方?」楊雅喆幾度尋索苦思,將原本初稿劇本中一男、一女的角色,分裂為四人:女警、禮儀公司女總監、海王單親爸爸與Uberdick性工作者,各自暗藏祕密,有的透過性愛回到過去、有的嚮往未來、 也有的深陷其中。

為讓角色更立體,楊雅喆展開多次田野調查,包括:約訪穿膠衣的Uberdick、縛繩綑綁專家等。「各種專業功課,我做得滿澈底。如果做得不深,很容易變成獵奇。」

柯煒林(右)扮演的Uberdick以熟練手法綑綁梁湘華(左)。(双喜電影提供)
柯煒林(右)扮演的Uberdick以熟練手法綑綁梁湘華(左)。(双喜電影提供)

為親身感受片中女總監被綁起懸吊的滋味,楊雅喆和縛繩師兩度碰面,第一次聽解釋說明,讓對方了解身體狀況,第2次才被綁。「我被綁的時間可能只有20分鐘,卻覺得像好幾個小時,但是腦袋竟變得非常自由。」更特別的是,當下楊雅喆幾乎把女總監內心戲的劇本都想好了。

吳慷仁(左起)、劉主平、梁湘華、柯煒林齊聚坎城為影片造勢。(双喜電影提供)
吳慷仁(左起)、劉主平、梁湘華、柯煒林齊聚坎城為影片造勢。(双喜電影提供)

楊雅喆坦言,編劇過程中最困難的有兩點:一是先要跨過約砲的道德感,二是同理女性的性高潮。「20幾年前、我30歲時,開始有第一代網路交友,當時還要寫幾句介紹,再看照片、約見面;但現在的人直接給照片、直接約,所以我必須先花一段時間拋開對『速食約砲』的道德感。」

針對女性的性高潮部分,身為生理男性的楊雅喆多方蒐集資料,也嘗試用社交App田調,但得不到真實回應。後來他在「音訊空間」線上聊天室,加入相關話題討論群組,由於匿名、互不認識,許多年輕女性分享性高潮經驗,還彼此爭辯觀點,讓他有更進一步的認識。「同理女性」的過程,楊雅喆不斷發現兩性差異,也對劇本產生很大幫助。

為讓角色更立體,楊雅喆展開多次田野調查,做好各種功課。(双喜電影提供)
為讓角色更立體,楊雅喆展開多次田野調查,做好各種功課。(双喜電影提供)

劇本基本人物架構出現後,劇組發出演員甄選消息,後來由吳慷仁、劉主平、梁湘華與柯煒林擔綱主演。楊雅喆表示:「我先認識、觀察他們,同時將他們的特質與劇本磨合,最後才有片中的角色。」

劉主平因有許多水中戲,開拍前就得練憋氣以潛入水下5公尺演出。(双喜電影提供)
劉主平因有許多水中戲,開拍前就得練憋氣以潛入水下5公尺演出。(双喜電影提供)

首次在銀幕挑大梁的劉主平與梁湘華都是科班出身,2人確定演出後,開始接受訓練。片中劉主平懷抱「人魚公主」的童話想像,有許多水中戲,為要展現無重力狀態的漂浮感,得練憋氣潛入水下5公尺。2個月練習下來,她能憋氣潛水1分多鐘,但基於安全,水底教練只准拍攝30秒就喊停。梁湘華則跟著綁縛師練習被綑綁懸吊,並鍛鍊核心與大腿肌力,以完成高難度動作。

香港演員柯煒林飾演的Uberdick,得穿膠衣為女客戶綑綁,劇組先在香港請縛繩師教他基本繩結,到台灣之後再學整套。勤練之下,楊雅喆還以長鏡頭表現他縛繩技術的熟練與真實感。

導演楊雅喆(右)認為親密協調師林微弋(左)的參與讓拍攝過程如虎添翼。
導演楊雅喆(右)認為親密協調師林微弋(左)的參與讓拍攝過程如虎添翼。

親密協調師林微弋有戲劇、舞蹈背景,能掌握身體美感、肢體動作設計,同時照顧演員身心反應。

探索情欲是全片重心,性愛戲則由親密協調師林微弋指導。她在開拍前1個半月加入,從了解劇本內容、與導演和演員開動作會議、排練、勘景到現場演出,全程參與。楊雅喆說:「有微弋真的是如虎添翼。她有戲劇、舞蹈背景,能掌握身體美感、肢體動作設計,同時照顧演員的身心反應,甚至連拍攝時可能發生的狀況都考慮進去,我只要注意這場戲的本質與表演是否正確。」

以片中的溫泉浴池做愛戲為例:因溫泉池周圍與階梯都很堅硬,不小心就會受傷,林微弋會提醒要先在演員身體的支撐部位加上各種防護、建議攝影師如何配合避免穿幫。此外,顧及畫面美感,池水要有一定高度,但水一高、人的動作就不能太大,否則水會晃動很大,因此動作設計要細微一點,可是看來卻很激烈。

飾演「海王」的吳慷仁(左)與劉主平(右)有不少親密對手戲。(双喜電影提供)
飾演「海王」的吳慷仁(左)與劉主平(右)有不少親密對手戲。(双喜電影提供)

林微弋指出:「拍片時導演、攝影、燈光等人在意的是整體大格局,難免遺漏些細節,但有時小細節會造成演員不舒服,影響表演,嚴重的還留下後遺症。親密協調師的職位,就是專注在演員執行過程中所需的心理與生理安全防護。」

野外的深夜激情戲出動雨效製造人造雨,增添氣氛。(双喜電影提供)
野外的深夜激情戲出動雨效製造人造雨,增添氣氛。(双喜電影提供)

楊雅喆拍攝《血觀音》的親密戲時,是以真人大小的人偶做出分解動作給演員參考,但他認為效果不太好,因為偏向動作排演,缺乏心理狀態的演練。此次有親密協調師林微弋,不僅循序漸進讓演員培養默契、完成親密動作,她也代表演員與導演溝通。

楊雅喆的《血觀音》中也有親密戲,但尺度與排練方式與此次不同。(双喜電影提供)
楊雅喆的《血觀音》中也有親密戲,但尺度與排練方式與此次不同。(双喜電影提供)

有演員身分的林微弋表示:「我也拍過性愛戲,了解導演與演員間的權力不對等。演員最怕被導演認為不專業,通常被要求後,就算不舒服,大部分還是強忍接受。」因此她想出一些讓演員表達意見,又不必直接拒絕導演的方法:像在桌面下輕捏她的大腿;或以說好的暗語、動作表示不舒服。接到訊息後,林微弋會私下與演員討論,再和導演協調,給演員最大的安全感。

《破浪男女》從性的角度看到不同人的需求,以及需求背後的遺憾與心靈黑洞。楊雅喆提出:「在亞洲,只有台灣能做這樣的電影。因這幾年台灣逐漸改變,可以理解性別的開放多元,有這樣的認知,我才能創作這部電影。」

更多鏡週刊報導
【網路世代情欲寫真1】楊雅喆《破浪男女》自我靈魂拷問 直面性愛繁複變化
【網路世代情欲寫真2】情欲田調功課做澈底避免獵奇 編劇過程兩大關卡最困難
【網路世代情欲寫真3】吳慷仁當海王自闖「地獄」 「人魚公主」劉主平苦練潛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