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AV帝王第2季》逆轉疫情困境 搭景巧思反映時代細節

·6 分鐘 (閱讀時間)
《AV帝王 第2季》開鏡後遇上新冠肺炎疫情,多數拍攝場景都以搭景為主。(Netflix提供)
《AV帝王 第2季》開鏡後遇上新冠肺炎疫情,多數拍攝場景都以搭景為主。(Netflix提供)

Netflix原創劇集《AV帝王》描繪日本AV界傳奇導演村西透的一生,帶觀眾探索禁忌的情色產業,前年上線後轟動亞洲,立刻宣布籌拍第二季。

在第2季的劇情裡,村西透成了日本泡沫經濟的象徵,迎接人生高峰,也因自負而衰落。拍攝過程一度因新冠肺炎疫情受阻,靠搭景應變及團隊合作,成功重現90年代的日本。

總導演武正晴(右)讚山田孝之(左)比誰都懂如何詮釋村西透,他只需要專注捕捉山田的演出即可。(Netflix提供)
總導演武正晴(右)讚山田孝之(左)比誰都懂如何詮釋村西透,他只需要專注捕捉山田的演出即可。(Netflix提供)

 

《AV帝王》改編自本橋信宏小說《全裸導演 村西透伝》,前年第一季上線後獲熱烈迴響,8天後便宣布將製作第二季。總導演武正晴接受本刊視訊專訪曝:「他們告訴我,如果第一季受歡迎就會拍第二季,所以我們是以有第二季為前提,編寫劇本。」

第一季描繪AV導演村西透的崛起,故事隨昭和時代結束劃下句點。「第一季故事只說到昭和,不確定是否有第二季,就算有,我也不見得能執導,本來覺得有點遺憾。」

作家本橋信宏將30年來對於AV導演村西透的觀察,撰寫成小說《全裸導演 村西透伝》。(柳橋出版提供)
作家本橋信宏將30年來對於AV導演村西透的觀察,撰寫成小說《全裸導演 村西透伝》。(柳橋出版提供)

 

第二季原定2019年秋天開拍,但武正晴早已有其他行程,「正當我以為沒辦法拍的時候,因編劇進度趕不上預定的開鏡時程,決定延後到隔年3月再拍。」他因此得以繼續執導。

《AV帝王》第一季的編劇與導演都採團隊合作,第二季受到行程衝突影響,班底出現變化。編劇部分,僅山田能龍續留,另加入新血小寺和久;導演部分,第一季的河合勇人、內田英治退出,原本的副導演後藤孝太郎升格與武正晴共同導演。

第2季除山田孝之(右二起)、森田望智續攤演出外,加入新繆思女神恒松祐里。(Netflix提供)
第2季除山田孝之(右二起)、森田望智續攤演出外,加入新繆思女神恒松祐里。(Netflix提供)

 

後藤在第一季時負責管理片場,幾乎全程在場掌控流程,加上第二季劇本撰寫時他就加入團隊,可說是最了解《AV帝王》的人,所以作品大方向主要由他制定;武正晴則是針對細節進行提議調整。拍攝工作上,武正晴負責第一、八集以及第四集的打鬥戲,他解釋:「第二季每集劇情都環環相扣,就算不是我導演的集數,我也在現場,才能確保整體的流暢度。」

第二季以平成時代揭開序幕,描繪村西透的沒落。劇中看到許多反映日本90年代的巧思,如當時流行的麥當勞奶昔、黑金剛手機,還有台灣的黑道勢力等。54歲的武正晴親眼見證那個時代,許多設定均出自他的真實體驗。

國村隼飾演的黑幫老大在兩季的故事發展中扮演重要角色。(Netflix提供)
國村隼飾演的黑幫老大在兩季的故事發展中扮演重要角色。(Netflix提供)

 

「我跟團隊分享自己在那個時代的記憶,他們就去查閱相關資料,再以資料為基礎,安排劇情或台詞。像第2季裡一直出現的麥當勞優格口味奶昔,是我想到當時很紅的商品,才安插進去。作品中出現這些反映時代的細節,我覺得非常重要。」

澀谷無法大規模封街拍攝,劇組選擇租借開放式攝影棚呈現街景。

《AV帝王》劇集也追加許多原著沒有的角色,如中川雅也(Lily Franky)飾演的警視廳警部武井、國村隼的黑道老大古谷等。武正晴說明:「我聽說村西當時有賄賂警察,原著也稍微提到,所以我想設計一個警察的角色凸顯人物間的關聯,使這部分故事刻劃得更清楚。」

位於栃木縣足立市的開放式攝影棚「足利SCRAMBLE CITY STUDIO」以等比例重現澀谷十字路口街景。(足利SCRAMBLE CITY STUDIO提供)
位於栃木縣足立市的開放式攝影棚「足利SCRAMBLE CITY STUDIO」以等比例重現澀谷十字路口街景。(足利SCRAMBLE CITY STUDIO提供)

 

至於加入黑道角色的原因,他說:「那時新宿歌舞伎町是成人錄影帶的大本營,如果要開成人錄影帶店,一定要和黑道扯上關係。我就思考若在村西、警察、黑道三者間再加上錢這個元素,故事能怎麼發展?向團隊提出新增角色的建議,拉大故事規模。」

前一季的主要舞台在東京的新宿歌舞伎町,劇組以搭建布景的方式重現80年代的歌舞伎町街道;第二季的重點背景則移至澀谷。武正晴說明:「我們討論後,認為澀谷最能凸顯90年代的日本文化,所以將村西透的公司『藍寶石影業』設在澀谷中心。」

《AV帝王》第1季的主要場景新宿歌舞伎町,全靠工作人員搭景完成。(翻攝自Cinema Art Online)
《AV帝王》第1季的主要場景新宿歌舞伎町,全靠工作人員搭景完成。(翻攝自Cinema Art Online)

 

由於澀谷無法大規模封街拍攝,劇組選擇租借開放式攝影棚「足利SCRAMBLE CITY STUDIO」呈現澀谷街景。該攝影棚位於栃木縣足立市,占地6585平方公尺,以等比例重現澀谷知名的十字路口和附近街道,更完美複製澀谷車站,Netflix劇集《今際之國的闖關者》、中國電影《唐人街探案3》都在此取景。

疫情讓團隊不敢鬆懈,如果拍太久,擔心演員有感染風險。

足利SCRAMBLE CITY STUDIO現有場景較接近時下的澀谷,然而《AV帝王 第2季》需要的是90年代澀谷街景,「我們把自動剪票口改成手動,調整許多細節,配合故事改成符合當時的模樣。」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主要故事舞台在澀谷,當時也租借足利SCRAMBLE CITY STUDIO進行拍攝。(Netflix提供)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主要故事舞台在澀谷,當時也租借足利SCRAMBLE CITY STUDIO進行拍攝。(Netflix提供)

 

第二季去年3月開鏡兩週後,就因疫情停工。為確保品質,Netflix允諾拉長準備和拍攝時間,團隊也將原定在外景地實拍的戲,大幅修改,重新規劃以片場搭景取代。

「因緊急事態宣言休息的2、3個月間,團隊把心力放到布景製作上。6月復工後,也都以攝影棚拍攝為主,直到8月疫情稍微趨緩,才首次出外景。在炎熱天氣下,大家都依規定戴口罩,拍完都曬出口罩的印子。」

《AV帝王 第2季》受疫情影響去年8月才出外景,導演武正晴(左)全程戴口罩,山田孝之(右)在拍攝前也以面罩阻飛沫。(Netflix提供)
《AV帝王 第2季》受疫情影響去年8月才出外景,導演武正晴(左)全程戴口罩,山田孝之(右)在拍攝前也以面罩阻飛沫。(Netflix提供)

 

Netflix在疫情爆發後發布全球防疫指南,《AV帝王》劇組以其為基礎,制定更適合團隊的規範。武正晴指出,重新開工後多了監控防疫的「衛生組」,拍攝現場有醫師與護理師隨行;主角山田孝之則透露,除了每天測量體溫、開拍前進行手腳消毒外,現場每1小時就會暫停拍攝,通風消毒。 

劇中森田望智(中)與化妝師伊藤沙莉(左)建立起更深厚的情誼,也非常照顧新人恒松祐里(右)。(Netflix提供)
劇中森田望智(中)與化妝師伊藤沙莉(左)建立起更深厚的情誼,也非常照顧新人恒松祐里(右)。(Netflix提供)

 

武正晴坦言疫情讓團隊一刻也不敢鬆懈,「如果拍太久,擔心演員有感染風險,我也必須時刻注意團隊健康狀況。只要有人發燒就得停工,全劇組都相當緊繃。」

原定夏天殺青的第二季,花了兩倍時間拍攝,到去年12月底才結束。除了Netflix的全力支援外,團隊合作也是一大關鍵,武正晴對此相當感謝。他說:「疫情導致拍攝時間拉長,團隊裡的每個人都想盡辦法調整行程配合。還有衛生組,可說是第二季的一大功臣。」

更多鏡週刊報導
【娛樂透視】《青春未知數》獲Netflix注資 伍思薇多元題材倡族群共生
【娛樂透視】CATCHPLAY首部自製《塵沙惑》 懸疑口味創造台美港三贏
【娛樂透視】《勇者動畫系列》明星出聲 高預算推升台產動漫能量

更多影劇新聞
蕭亞軒曬破相照 坦承要動「多次手術」
小甜甜生了 巨蟹座女兒「米苔目」報到
3歲就出道 天才童星17歲正面照曝光
具荷拉前男友敗訴 網:最渣前男友
星野源甜喊結衣醬 爆料婚後生活「能每天一起吃飯說話十分感動」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