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聯會內戰》潘維剛要求會員大會記名投票 雷倩拒絕:他們要我們趕快去死

林上祚
風傳媒

婦聯會周三(31日)會員代表大會山雨欲來,國民黨鷹派代表、前立委潘維剛,日前發給婦聯會存證信函,強調婦聯會社員代表大會,提出捐出9成資產予政府的「行政契約」討論案,可能侵害會員權益,若強行通過可能面臨刑法「背信罪」刑責,律師函中並且要求,會員代表大會若針對該案進行表決,應該以記名投票方式進行,婦聯會主委雷倩今(29)日表示,記名投票政治上是表達政治忠誠手段,既然婦聯會目前面臨生死關鍵,應該以普通無記名方式進行民主表決,對於上述要求,婦聯會絕對不會接受。

稱「禿鷹」介入會員大會 雷倩痛批:他們希望我們趕快去死

雷倩今天以禿鷹,形容政黨力量介入婦聯會會員代表大會。雷倩痛批,婦聯會在生死存亡之際,應該像正常公司一樣,由利害關係人共同決定未來,但婦聯會組織極為奇特,第一線推動會務人員沒有投票權,婦聯會過去因為歷史緣故,與政黨有長期綿密關係,在政黨介入運作後,過去認為可以透過行政契約簽署、保留婦聯會元氣的中常委,都表達周三不能參加會員代表大會,或者有會員直接將出席委託書交給他人,屆時可能造成現場一面倒聲勢,就像上市公司委託書徵求一樣,就像被另一群禿鷹狙擊的公司。

20180129-婦聯會主委雷倩記者會,由副秘副書長汲宇荷、律師徐履冰陪同,在會中沈痛呼籲,並數度哽咽淚水盈眶。(陳明仁攝)
20180129-婦聯會主委雷倩記者會,由副秘副書長汲宇荷、律師徐履冰陪同,在會中沈痛呼籲,並數度哽咽淚水盈眶。(陳明仁攝)

雷倩今天以禿鷹,形容政黨力量介入婦聯會會員代表大會。(陳明仁攝)

雷倩批評,這些人不但沒有看到婦聯會面對長期清算壓力,更對於婦聯會選擇毫不在意,不斷用似是而非理由,創造極大反對聲浪,「現任中常委如今已躺在沙灘上,他們卻希望我們趕快去死。」

「面對國家機器孤軍奮鬥2年」 雷倩3點聲明重申非隨附組織

針對即將召開的會員代表大會,目前傳出有國民黨鷹派人士透過委託書徵求方式介入運作,雷倩今天發表3點聲明,首先,婦聯會面對國家機器孤軍奮鬥2年,民進黨立院黨團前後通過高達8項決議,過程中從未有他黨委員出手或聲援,顯見婦聯會絕非政黨附隨組織。

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婦聯會)總部「美齡樓」,台北市中正區林森南路19號。(Solomon203@Wikipedia / CC BY-SA 3.0)
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婦聯會)總部「美齡樓」,台北市中正區林森南路19號。(Solomon203@Wikipedia / CC BY-SA 3.0)

雷倩強調,婦聯會面對國家機器孤軍奮鬥2年,過程中從未有他黨委員出手或聲援,顯見婦聯會絕非政黨附隨組織。圖為婦聯會總部。(資料照,Solomon203@Wikipedia / CC BY-SA 3.0)

第二,內政部以婦聯會未說明勞軍捐資產來源,存有妨礙公益情事,任免前婦聯會主委辜嚴倬雲與副主委葉金鳳,婦聯會方面雖已提行政訴願,懇請內政部審酌勞軍捐時代久遠,時空環境確有不同。第三,婦聯會絕非附隨組織,若政府遽爾行政處分,是將斷絕婦聯會所有生機,婦聯會勢必得為自身利益依法進行主張。

「協商文本不是最後一秒才出現」 律師更稱向潘維剛報告3小時

雷倩也指出,婦聯會與內政部、黨產會行政契約討論,過程長達10個月,絕非有心人士表示的5天簽約,她代表婦聯會簽署備忘錄後,也針對婦聯會、旗下基金會舉行3場說明會,過程之中,內政部對於婦聯會轉型後,必須擬具相關文件,例如,內政部對於婦聯會國內外分會停止運作的詳細附件,曾經有多次討論與修改,因此,婦聯會這段期間與內部溝通過程,雖然沒有提供行政契約的最終版本,但法律界很多都已看過協商文本,當時與內政部協商過程,並未禁止將行政契約的Powerpoint檔案轉拍,因此很多會員有照相文本,因此,「協商文本,不是最後一秒鐘才出現」。

婦聯會委任律師徐履冰表示,行政契約正式文本文字在正式定案以前,可能有變動,所以婦聯會在內部召開說明會時,雖然沒辦法馬上提供,但有在會場展示文字,對於反對最烈的潘維剛,婦聯會也向她個人,提出3個小時的報告。

20171229-婦聯會委任律師徐履冰29日於簽訂備忘錄後,出席說明記者會。(顏麟宇攝)
20171229-婦聯會委任律師徐履冰29日於簽訂備忘錄後,出席說明記者會。(顏麟宇攝)

徐履冰表示,對於反對最烈的潘維剛,婦聯會也向她個人,提出3個小時的報告。(資料照,顏麟宇攝)

證實有收到存證信函 雷倩:的確有人在收委託書、要求會員不來開會

雷倩表示,對於潘維剛在臉書上,批評她個人簽署行政契約備忘錄,她對潘的評論不予置評,但的確有3位婦聯會會員寄發存證信函給婦聯會,對於周三會員代表大會程序提出相關要求,雷倩表示,「婦聯會過去是很有姐妹情誼的組織,對於部分會員寧可把婦聯會砸爛,也不透過民主程序討論行政契約,我個人非常遺憾。」

雷倩表示,上周末開始各媒體開始報導,有政黨介入婦聯會會員代表大會運作,「我在此鄭重聲明,相關媒體從未我口中,說出政黨的名字,但的確有人在收委託書,或者要求會員代表不來開會,我在此鄭重聲明保證,婦聯會工作人員將以專業態度,推動會員代表大會進行,他們接到毫無道理的律師警告函,讓我極為遺憾,婦聯會當天不會玩小動作,在當天意圖製造各種紛擾。」

潘維剛發律師函要求記名投票 「婦聯會決不會接受」

對於媒體追問,潘維剛所寄發存證信函,確切內容為何?雷倩表示,存證信函內容,係針對當天會員大會的議案處理程序,有「超越婦聯會社團章程與《人團法》要求」,同時也提到婦聯會當天若通過行政契約備忘錄,將9成資產捐給政府,可能會涉及《刑法》背信罪。

20170224-前國民黨立委潘維剛24日召開記者會宣布,參選國民黨主席選舉。(顏麟宇攝)
20170224-前國民黨立委潘維剛24日召開記者會宣布,參選國民黨主席選舉。(顏麟宇攝)

雷倩表示,潘維剛的存證信函中提到,婦聯會當天若通過行政契約備忘錄,可能會涉及《刑法》背信罪。圖為潘維剛。(資料照,顏麟宇攝)

另外,存證信函中也要求,婦聯會會員代表大會,當天針對行政契約備忘錄進行投票表決時,必須採取記名投票行使表決權,對於上述要求,雷倩表示,記名投票是政治團體表達政治忠誠手段,既然婦聯會處於生死關鍵時刻,應該以普通無記名手段,因此對於上述要求,婦聯會絕對不會接受。

若行政契約不過將辭主委? 雷倩憂遭內政部撤換

萬一行政契約備忘錄,無法在周三會員代表大會通過,個人是否將辭去婦聯會主委?雷倩表示,黨產會方面已揚言,在最短時間內討論婦聯會是否為附隨組織,內政部方面也有可能對於婦聯會現任中常委,祭出停止職務處分,「如果婦聯會被認定為附隨組織,現任常委辭掉後,將沒有改選機制,屆時常委將任由內政部指定」。她表示,內政部若撤銷她主委職務,其他常委職務可能也會一併解除,屆時婦聯會可能變成群龍無首組織,這在台灣並非無前例可循。

雷倩悲壯地說,「我們可以被殺頭,但是我們不會棄城投降,負責任的常委會,不可以容忍政府不當打壓,我們必須站在前頭,成為婦聯會工作人員的保護,,婦聯會同仁不習慣腥風血雨,但是會堅守崗位到最後一刻。」

相關報導
國民黨鷹派介入 婦聯會行政契約風雨飄搖 雷倩記者會上聲淚俱下
婦聯會內戰》會員大會召開前夕 潘維剛呼籲拒簽「喪權辱會」的行政契約

相關新聞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