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寒冬,地方記者只能為五斗米折腰?

端傳媒記者 呂苡榕 發自台灣
傳統上台灣的全國性媒體在地方的分社都要同時負責新聞與業務,近年從特派員到記者,業務的比重已明顯地超過新聞,地方記者往往一人身兼多職。
傳統上台灣的全國性媒體在地方的分社都要同時負責新聞與業務,近年從特派員到記者,業務的比重已明顯地超過新聞,地方記者往往一人身兼多職。

「一個地方版最多只能放六、七條新聞。我曾經看過裏面三條都是置入性行銷。」阿旺(化名)是台灣某家紙本媒體的駐地方記者,這幾年他的 KPI(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關鍵績效指標)裏多添了一個項目——「多元營收」,記者要幫助報社媒合業務。廣告買得多的單位,主管還會送新聞給對方,「像有些單位一年在全國版下十則置入性行銷,主管就會跟對方說,他們平日的活動我們會多報導。新聞版面上也會讓有下廣告的(單位)優先見報。」對這些習以為常的阿旺語氣飛快。

在平面媒體流通率與廣告持績下滑的趨勢下,置入性行銷已經成了台灣媒體飲鴆止渴的惡習。

一邊採訪,一邊賣廣告

長年以來,報社靠廣告和訂閱撐起營收,但這幾年,原本一口氣買下全版廣告的精品名牌,如今把錢投入在 Facebook 與新聞 App 的蓋版廣告。2008年紙本媒體廣告量還有新台幣110億(約27億港幣),2012年廣告總量只剩下95億元(約24億港幣),首度跌破百億。近期《2013-2014年廣告年鑑》更指出該年度報紙廣告總量僅87億元(約22億港幣),比起前一年度又下滑了8.85%。另凱絡媒體針對2015年廣告量的調查顯示,報紙廣告營收已下滑至64.7億(約16億港幣)左右。與此同時,報紙的閱讀率下跌到不足全盛時期的一半。廣告和訂閱雙雙慘跌,為了挽救營收,紙媒無不使出渾身解數。

傳統上台灣的全國性媒體在地方的分社都要同時負責新聞與業務,地方特派員既是新聞主管也是業務主管。近年來,從特派員到記者,業務的比重已明顯地超過新聞。地方記者往往一人身兼多職。在報社任職三十年的阿才(化名)說,過去地方記者多被要求推廣村里長訂閱自家報紙,承擔發行的工作。隨着閱報率下降,報社對於每一份訂閱都小心翼翼。前幾年選舉期間,一位縣市首長取消了村里長的報紙訂閱,直言村里長訂閱的報紙應該要有「政令宣導」功能,部分報紙的內容並不符這個要件,因此退訂。此舉嚇得主流紙媒主管親自登門拜訪,並承諾會在新聞上「多幫忙」,才挽回這些訂閱量。

「明明報社是有業務的,但高層都會說,因為你跑地方跟他們比較熟嘛,他們又不認識業務。」

一名紙媒駐地記者

另一方面是廣告,隨着紙媒的廣告量一路下滑,報社要求記者協助業務推廣的「編業不分」情況也越來越嚴重:「明明報社是有業務的,但高層都會說,因為你跑地方跟他們比較熟嘛,他們又不認識業務。」阿才有些無奈。

有些報紙過年期間發行的「新春特刊」,或是各式小專刊,教育類、旅遊類,就是記者要去一邊採訪,一邊「推銷」的產品。

「人家有跟報社簽約,不要罵太兇」

而讓記者身兼業務,首先衝擊到媒體監督的力道與能量。《2013-2014年廣告年鑑》指出報紙主要十大廣告主……

詳原文:媒體寒冬,地方記者只能為五斗米折腰?

其他推薦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