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需要我抱抱你嗎?」16歲烏克蘭少女被迫一夜長大,每天自願到火車站安撫避難者

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戰爭已超過2個月,各處城市持續遭俄軍狂轟濫炸,許多烏克蘭青少年被迫一夜長大。他們不再與父母爭論家事分工,不再吵著和朋友出門逛街,轉而加入志願服務隊,替國軍編織迷彩掩護網,在車站為逃難者指引方向。《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近日採訪了一名從首都基輔逃至西部城市利沃夫的青少年,分享戰爭如何改變了她。

如何抵達波蘭?防空洞在哪?接下來該怎麼辦?這些都是16歲的安娜(Anna Melnyk)每天得重複回答數次的問題,而向她提問的人多半是流離失所、焦躁不安的大人們。穿上亮綠色志工背心、站在烏克蘭西部大城利沃夫(Lviv)車站內安撫旅客、協助指引方向,是安娜最近熱衷的課後活動。

「許多旅客聽到我今年16歲,都非常驚訝。我並不覺得我和他人有何不同,我只是在完成我的使命:提供幫助。」隨母親和祖母從首都基輔(Kyiv)逃往利沃夫避難的安娜,眼見俄軍肆意摧毀家園、迫使親友離散,決心效仿蜘蛛人的精神:用一個青少年的身分,為世界做些改變。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16歲少女被迫長大

數個月前,安娜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一學生,整天沉迷於和朋友玩樂及房間內的變色燈球。考試成績不如預期時,她總悶悶不樂地想著:「生活糟透了。」如今她才發現,2個多月前的煩惱是如此微不足道,「我現在看待生活的方式與以往不同了,每天醒來我都在想,我可以做些什麼。」

安娜從小由母親和祖母扶養長大,在基輔過著舒適無憂的中產階級生活。2月24日俄羅斯大軍揮兵入侵烏克蘭後,一切都變了調。俄軍入侵前夕,安娜才和同學共同集資,買了一個巧克力口味的生日蛋糕,準備送給他們最喜歡的老師。豈料,生日蠟燭還來不及點燃,卻先迎來了戰火。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開車、開車、開車,15個小時內都不准停」

2月24日清晨,安娜一家人被巨大的爆炸聲驚醒,母親庫茲緬科(Olga Kuzmenko)立刻要求安娜收拾行李,並以最快的速度驅車前往位於烏克蘭北部的祖母家。逃難過程中,安娜用手機錄下窗外轟轟作響的直升機,以為那是烏克蘭政府派來保護人民的軍機,直到直升機開始朝他們射擊,她才發現事情並非如此。

那一刻,庫茲緬科也才驚覺驅車北上是個錯誤。她們準備前往的地方,距離後來的布查(Bucha)大屠殺所在地,僅有10英里之遠。

隨著俄軍步步逼近、窗外砲火不斷,安娜開始把自己鎖在衣櫥內哭泣,並且拒絕進食。在一位牧師的建議下,她們決定向西遷移,抵達較為安全的西部大城利沃夫。回想當時情況,庫茲緬科說她那時心裡只想著:「開車、開車、開車,15個小時內都不准停。」

2022年3月24日,抵達利沃夫火車站的烏克蘭難民。(美聯社)
2022年3月24日,抵達利沃夫火車站的烏克蘭難民。(美聯社)

2022年3月24日,抵達利沃夫火車站的烏克蘭難民。(美聯社)

「媽媽,需要我抱抱你嗎?」

抵達利沃夫後,安娜、母親和祖母3人搬入一間兩房的公寓內,一切終於得以安頓。但由於屋內狹小,3人總是爭吵不斷,庫茲緬科更經常因為無助不安而哭泣。看到母親傷心落淚,安娜總是會走到她身旁輕聲地說:「媽媽,需要我抱抱你嗎?」

適應新環境幾天後,安娜立即投入當地的志願服務隊,在火車站幫助人們避難。在服務隊裡,安娜結識了與她年紀相仿的莉亞布哈 (Masha Riabuha)和奧莉斯克維琪(Solomiya Oliskevych)。她們做完志工服務後,總會一起吃薯條和冰淇淋,一起在路邊嬉鬧,偶爾朝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的圖像丟紙屑。

儘管有新的朋友陪伴,安娜心裡始終想著回到基輔的那天趕快到來。她向記者說道:「我已經可以想像我會如何朝朋友奔去,並他們相擁。我相信再過不久,烏克蘭就會勝利。」

致各位讀者,

在對抗暴政與無端侵略的戰爭中,每一個堅持自由民主信念的人們都很重要。關於協助烏克蘭,我們能做的事包含:

─ 加入世界各地的支持烏克蘭集會或組織團結活動。

─ 分享有關烏克蘭的真實資訊,拒絕接受錯假訊息。

─ 為烏克蘭與所有受影響的人們祈願。

─ 透過小額捐款支持烏克蘭:協助烏克蘭軍人與其家人的NGO國際人道救援組織募資網頁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俄羅斯嗆以色列支持「新納粹」 《華郵》查核「希特勒是猶太人」謠言根源
相關報導》 大西洋理事會》北約將更新「戰略概念」 美國防部助理部長:應納入步步進逼的中國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