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宏偉的妻子公開談論丈夫、自己和中國政府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去年1月,前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以受賄罪被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3年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200萬元。從那時起,他已經消失在中國龐大的刑罰制度中。孟宏偉的妻子高歌在法國獨自照料二人所生的一對雙胞胎男孩。她申請了政治庇護,由於她懷疑中國特工企圖綁架他們、讓他們面對無人所知的命運,法國警方開始為高歌和兩個孩子提供24小時全天候保護。

從"局內人"變成"局外人"的高歌說,她對自己看到的一切感到恐懼。

高歌現在決定放棄隱匿身份,公開反對獨裁的中國政府,這有可能讓她自己和家人面臨更大風險。

在接受美聯社獨家專訪的時候,高歌首次同意出鏡。以前她在接受采訪的時候都堅持要求鏡頭從背後拍攝,不要公開她的面容。現在她可以公開、細致地談論她的丈夫、她自己以及分離給他們造成的巨大變動。

她對美聯社說:"我有責任公開地告訴世界究竟發生了什麼。……我知道如何同一個獨裁魔鬼共存。"

她說,她早就不再使用高歌這個名字。現在她使用自己給自己起的名字:Grace Meng。她覺得這個名字更像她自己。她為這個改變感到無比自豪。

"我死了,但是又獲得了重生。"Grace說。

對於孟宏偉的下落和健康狀況,Grace Meng一無所知。他們的最後一次聯絡還是2018年9月25日。當時孟宏偉在北京出差。他給Grace連續發了兩條短信。一條上面寫著:"等我的電話。"4分鐘之後孟的手機又發出一條短信,短信裡只有一把廚房菜刀的表情符號,顯然是在暗示危險。Grace Meng猜測,孟宏偉是從公安部的辦公室發出的這兩條短信。

從那時候起,他們就失去了聯系。Grace Meng委托律師寄給中國官方的幾封信也都石沉大海。她甚至不知道,孟宏偉現在是否還活著。

"我感受到的悲傷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Grace Meng說,"當然,對我的孩子們來說也同樣殘酷。"

"我不想我的孩子們沒有爸爸,"說到這裡Grace Meng哭了起來,"每次孩子們聽到敲門聲,他們都跑過去看。我知道,他們希望進來的那個人就是他們的父親。但是每次當他們意識到,並不是爸爸回來了,他們就會默不作聲地垂下頭。他們真的特別勇敢。"

中國官方對於孟宏偉的命運只有零零星星的報道。2018年10月,Grace Meng在法國報警稱自己的丈夫前往中國後失蹤後,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消息,"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涉嫌違法,目前正接受國家監委監察調查"。這標志著孟宏偉成為又一個在黨內被清洗的高官。

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消息的同一天,國際刑警組織發表聲明,稱國際刑警組織位於法國裡昂的總秘書處收到孟宏偉辭呈,孟辭去主席職務並即刻生效。

國際刑警組織發表的這份聲明讓Grace Meng至今都仍深感憤怒。她說國際刑警組織沒有向她提供任何幫助。她認為,這個致力於共同執法問題的全球組織沒有采取更堅定的立場,只會鼓勵北京的專制行為。

"一個被強行失蹤的人會自願寫一封辭職信嗎?"她問道, "一個警察組織可以對這樣的典型刑事犯罪案件視而不見嗎?"

2019年3月,孟宏偉被開除出黨。中紀委通報稱,孟宏偉"特權思想極其嚴重,公權私用,濫權妄為,肆意揮霍國家資財滿足家庭奢靡生活";"家風敗壞,利用職務影響為其妻謀取職務,縱容其妻利用其職權搞特殊、謀私利";"權力觀扭曲,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或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在職務晉升、崗位調整、企業經營等方面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

Grace Meng一直堅稱,對她丈夫的這些指控都是憑空捏造的,她的丈夫被清洗是因為他一直利用他的高官職位推動改革。

她說:"這是一樁假案。這就是政治分歧被變為刑事案件的一個例子。今天中國的腐敗程度極其嚴重,無處不在。但是對於如何解決腐敗問題,有兩種不同的意見。一種是現在使用的方法。另一種是走向憲政民主,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

Grace Meng本人的家庭也擁有政治關系。她說她的母親曾經在立法機關的一個咨詢機構任職。她說1949年共產黨建國後,她祖父的商業資產被剝奪,人被關起來勞動改造。

她說,歷史總是在重復上演。

"這當然是我們家庭的一個巨大悲劇,是巨大痛苦的來源,"Grace Meng對美聯社說,"但我也知道,今天中國很多家庭都面臨著與我相似的命運。"

(美聯社)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