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獲釋抵達中國 律師稱「沒認罪」 美議員批「屈服」

·8 分鐘 (閱讀時間)
孟晚舟乘坐中國政府的包機於9月25日晚間抵達深圳。
孟晚舟曾被美國檢方指控「欺詐」。但中國外交部稱,對孟晚舟女士所謂「欺詐」的指控純屬捏造。圖為孟晚舟乘坐中國政府的包機於9月25日晚間抵達深圳。

9月25日晚間,中國通信巨頭華為高管孟晚舟乘坐中國政府的包機,降落在深圳。此時,距離她被加拿大警方逮捕過去將近三年。

走下飛機後,孟晚舟發表簡短講話,「經過1000多天的煎熬,我終於回到了祖國的懷抱。當我走下懸梯,雙腳落地的那一刻,家鄉的溫度讓我心潮澎湃,難以言表。 」

孟晚舟宣讀聲明稱感謝各方支持,感謝中國駐加拿大使館一直以來的關注,以及中國及中國人民的支持及幫助。

美國多位共和黨議員對拜登政府的處理表達質疑,認為這是向中國「屈服」。

據多家中國媒體報道,孟晚舟抵達後,將遵守中國現行的隔離政策,集中隔離14天,再居家隔離7天。她已赴深圳阪田社區隔離點的酒店,該區也是華為阪田總部所在地。

在孟晚舟抵達中國前幾小時,加拿大公民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邁克爾·斯帕弗(Michael Spavor)所乘的加拿大政府包機抵達該國西部城市卡爾加裏,加拿大總理特魯多親自前往機場接機,但總理辦公室未發佈即時回應。

2018年12月,溫哥華警方應美國要求逮捕了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後不久,兩人即被中國警方拘留。中國指控邁克爾·斯帕弗和康明凱從事間諜活動,否認拘留他們是為了報復孟晚舟被捕。

這兩個人自始至終都堅持自己是無辜的。西方國家批評中國拘捕兩名加拿大人是「人質外交」。

加拿大公民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邁克爾·斯帕弗(Michael Spavor)所乘的加拿大政府包機抵達該國西部城市卡爾加裏,加拿大總理特魯多親自前往機場接機。
加拿大公民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邁克爾·斯帕弗(Michael Spavor)所乘的加拿大政府包機抵達該國西部城市卡爾加裏。

中方反應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回應媒體查詢時表示:中方在孟晚舟事件上立場是一貫的、明確的。事實早已充分證明,這是一起針對中國公民的政治迫害事件,目的是打壓中國的高技術企業。對孟晚舟女士所謂「欺詐」的指控純屬捏造。就連被美方指為「受害者」的匯豐銀行也出具了足以證明孟女士清白的文件。美國、加拿大所作所為是典型的任意拘押。

中國官媒《人民日報》發表評論稱,孟晚舟事件充分表明,中國不惹事,但也不怕事。中國絶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政治脅迫和濫用司法行為,絶不允許中國公民成為別國政治迫害的犧牲品。

評論還稱,孟晚舟事件的實質,是美國試圖阻撓甚至打斷中國發展進程」,而中國要「實現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

9月24日,孟晚舟離開溫哥華住宅
9月24日,孟晚舟離開溫哥華住宅時面帶笑容

美方反應

在美國方面,美國共和黨籍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9月25日稱,「孟晚舟的獲釋讓人嚴重質疑拜登總統應對華為和中國共產黨構成的威脅的能力和意願。」

路透社援引魯比奧稱,「我們已經看到,政府一心一意關注氣候問題導致他們淡化種族滅絶問題。這只是拜登政府對北京採取危險的溫和態度的又一個例子。」

此外,另一位共和黨籍參議員哈格蒂也宣稱:「這是向中國的進一步屈服。」

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則表示,她此前告訴過共和黨議員,「我不會手軟,現在要用行動加以驗證......他們不必擔心。」

雷蒙多稱,拜登政府將在必要時對中國華為採取進一步行動。

華為於2019年5月被列入美國實體名單。雷蒙多說,該名單 「是我們工具箱中一個真正強大的工具,我們將盡可能充分地利用它來保護美國的國家安全」。

認罪與否?

2013年,法國阿爾斯通公司高管皮耶魯齊(Frédéric Pierucci)在紐約被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指控他涉嫌商業賄賂。此後多位阿爾斯通高管與美國達成認罪協議,他們的供述成為證據,法庭判罰阿爾斯通7.72億美元。同時,阿爾斯通的電力業務也被美國競爭對手通用電氣收購。

因此,外界有聲音質疑,孟晚舟與美國司法部達成協議,是否會對訴訟依然在進行的華為產生影響?

2004年開始美國司法部門開始採用延遲檢控協議(DPA)和不起訴協議(NPA),美國司法部與孟晚舟達成的是DPA,即延遲檢控協議。

孟晚舟律師泰勒(William W. Taylor, III)發表聲明稱,「我很高興孟晚舟女士與美國司法部達成了暫緩起訴協議,且該協議已獲得紐約東區法院法官安·M·唐納利(Ann M. Donnelly)的批准。根據該協議條款,她不會被美國進一步起訴,加拿大的引渡程序將會終止。」

「孟女士沒有認罪,我們十分期待14個月後對她的指控將被完全撤銷。現在,她即將重獲自由,回家與家人團聚。」泰勒稱。

美國司法部網站上的聲明稱,根據暫緩起訴協議條款,孟已經同意一份四頁的事實陳述的凖確性,其中詳細說明了她向金融機構做出的故意虛假陳述。孟還同意不犯下其他聯邦、州或地方罪行。如果孟違反協議,她將被起訴在本案中提出的第三份替代起訴書中對她提出的所有指控。政府還同意撤回向加拿大司法部提出的將孟引渡到美國的請求。

「主要看協議的條件。」香港城市大學法學院教授王江雨此前向BBC中文表示,如果只是承認當初向匯豐銀行提供信息有不周全之處,那可能不會影響華為;但如果要求孟晚舟提供新的證據,可以限制華為在全球的行動,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從目前發展來看,孟晚舟達成協議的條件僅限於前者。

中加關係

中國加拿大研究會會長錢皓向中國媒體表示,由於受到孟晚舟事件的影響,中加關係過去三年經歷了嚴重的困難。雖然貿易量仍較為平穩,不過就兩國民間情感來看,的確受到了相關事件以及新冠疫情的負面影響。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去年在中加建交50年時曾表示,由於加方無端拘押中國公民,兩國關係遭遇嚴重困難。解鈴還須繋鈴人,加方對此要有正確認識。希望加方拿出獨立自主國家的姿態,盡快作出決斷,消除當前影響中加關係發展的主要障礙。

加拿大在事件中的角色比較尷尬。孟晚舟在加拿大機場被皇家騎警逮捕,並在加拿大法庭出庭受審,面對的也是加拿大的檢控方。但最終與孟晚舟達成協議的是美國司法部。

王江雨解釋,加拿大的法庭審理的並不是孟晚舟案本身,而是孟晚舟是否符合美加引渡協議,最終作出決定也只是引渡與否。

因此對於加拿大而言,即便達成認罪協議後放人也不見得可以修復與中國的關係。王江雨認為,美國和孟晚舟談妥,加拿大必須放人,抓人之舉被中國看作政治上的冒犯,但放人之舉並不會被中國看作討好,只是基於美國司法程序的自然後果。

中美關係

在孟晚舟案背是中國和美國兩個世界大國的持續博弈。

王江雨認為,根據大環境進行合理猜測,這是一個高度政治化的案件,而政治性案件背後就需要政治利益和政治意願推動,過去三年美國總統從特朗普換成了拜登,而拜登作為傳統自由派政客,認為通過這種方式進行國際競爭太低級,不符合他做事的風格;即便他努力推進孟案取得成績,也會被算在特朗普的功勞簿上。

中國人民大學美國研究中心秘書長刁大明向中國媒體表示,孟晚舟回國從客觀上來說帶給中美關係的這一機會之窗是存在的。但同時也需要意識到,中方不能因此就忽視美方對於中國高科技企業政策的一貫性,他們對於中國高科技企業的打壓、選擇性脫鉤、極限競爭的策略絲毫不會因此放鬆。

「脫鉤的幽靈將繼續存在。」經濟學人智庫(EIU)全球貿易首席分析師馬志昂(Nick Marro)向BBC中文表示,而這個幽靈對某些行業來說已經成為現實,比如技術領域,脫鉤在相當大程度上已經發生。

更多相關新聞
孟晚舟返國!姚安娜喊話:姐姐是全家的驕傲
遭中國居留加拿大公民同步獲釋 總理親自機場迎接
孟晚舟全身而退 華為三年大衰退未止
孟晚舟回家牽動3國 紐時:如冷戰交換人質
戴3年電子腳鐐留明顯瘀傷 孟晚舟機上發文感謝祖國強大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