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接駁番外篇】我陪個案度過疫情下的心理危機——心理師經驗

·2 分鐘 (閱讀時間)
心理師不只靠談話,也會使用多樣素材來帶活動,尤其身心障礙者更需實體陪伴和引導。(林瑋涵提供)
心理師不只靠談話,也會使用多樣素材來帶活動,尤其身心障礙者更需實體陪伴和引導。(林瑋涵提供)

諮商心理師林瑋涵(化名)今年37歲,她在北部某心理諮商所服務身心障礙者家庭已經5年,我們透過線上採訪瞭解她在疫情期間服務精神病人的經驗。

她是聲音輕柔、態度和善的女孩,彷彿輕鬆就能讓人卸下心防,在她面前吐露脆弱的心事。在三級警戒宣布後,諮商所暫停實體服務,雖然經過主管機關核備,心理師可以與個案協商轉為線上服務,但卻不是所有個案都能順利轉換。

「因為我的個案很多是心智障礙的孩子,他們其實沒有能力使用視訊,有的父母年紀也大了,不太熟悉這些方式。」瑋涵跟我們解釋,智能障礙或者是自閉症的青少年個案,有些不會操作手機,注意力也無法集中,在鏡頭前就開始分心。「其實我幾十個個案裡面,真的可以視訊治療的只有2個人,但是他們都是三十幾歲、能力正常的年輕人。」

【到鏡週刊看完整報導】

更多鏡週刊報導
【孤島接駁番外篇】不放棄找回掉落的夥伴:活泉之家
【孤島接駁番外篇】每一天都難熬 疫情下精障家屬的陪伴之路
【孤島接駁番外篇】修補數位落差,克服疫情帶來的無助感:向陽會所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開學前搶出遊 雪隧塞爆 墾丁大街擠進萬人
全台34處崩塌高風險區 擬發國家警報
學者:防氣候災難 工程追不完
青少年打BNT安全嗎?醫看1事轉念
兒時記憶消失 台中83年老店「幸發亭」宣布歇業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