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自制力,來自父母的不再掌控

花落

<h2><strong>寫好就好,這樣就好</strong></h2>
<p>那天,我還記得是個溫暖的日子,我和孩子講好了,完成功課後,我們要到圖書館一趟,泡在那裡一個下午,盡情地翻閱許多書。孩子們很期待這樣的一個午後,他們喜歡悠遊在書海裡,充滿想像。於是,翔翔很認真地寫著功課,也許是因為太急了,錯了許多,被我唸了一下。</p>
<p>「可以請你用心一些嗎?這些都是你會的了,不是嗎?」<br />「……」他轉頭看著牆上滴答走著的時鐘。</p>
<p>「我在跟你說話,這裡,還有那裡,你不覺得這樣有些太誇張嗎?」我並沒有意識到我的言詞,多是指責,甚至藏了一點看好戲的心情。(你看,你就是急著去圖書館,所以寫錯一堆,我一定要趁這個機會好好跟你說,讓你知道欲速則不達,再這樣寫就不用去圖書館了!)</p>
<p> 突然,這孩子面對我的許多指責,眼淚奪眶而出,他一把搶走了作業本。</p>
<p>翔:「我寫得這麼爛,我不去圖書館了!」 (等等,這不是我的台詞嗎?)<br />我:「為什麼不去了?你覺得你寫不好,我又罵你,所以不想去了是嗎?」 (我需要確認他的認知)</p>
<p>翔:「不是,是因為我寫得很爛,我不可以去。」<br />我:「所以你是在懲罰自己嗎?可是寫作業沒寫好,關去圖書館什麼事?」 </p>
<p>也是這樣的一句話,讓我回到孩子身上。我拉了張椅子,與他一同坐著,平視著他的雙眼。我看著他,無比認真地說著:「我們會去圖書館,我不會用這樣的方式處理你寫作業的問題。」</p>
<p>翔:「那我要重寫幾次?」<br />我:「改正就好。我的目的不是要你罰寫,也不是要讓你難過,只是希望你做好,就這樣。」</p>
<p>翔:「寫好就好嗎?」<br />我:「寫好就好。」</p>
<p><strong>藏在潛意識中的羞愧與自卑</strong></p>
<p>我陪著他,改掉寫錯的國字,依照約定的,前往圖書館,他還小,隨即忘了剛發生的事,開心地閱讀著,可是我想著的,都是他說過的話,以及,許多父母說過的話。</p>
<p>「你再不認真點,就別想週末跟同學出去玩了!」<br />「你這次考試若是沒有到..分,零用錢我會扣掉一些!」<br />「再這樣,手機沒收!」<br />「再吵,直接回家,不用玩了!是過太爽是嗎?」</p>
<p>當對象是孩子時,這樣的話好像很合理。那換個角度看吧!若是這個月,我的工作表現不如預期,老闆說,就扣掉一半的薪水吧,休假取消吧!若是這樣的話出現在大人的世界裡,我們該是怎樣的心情?</p>
<p>曾有媽媽這樣說,別太誇獎孩子,對的題目不用打勾,會讓孩子驕傲,他會自以為是,都會了,學不會謙遜。也有爸爸這樣說,不用對孩子那麼好,每天能玩的時間就只有一小時,多了,玩物喪志,他學不會自控。也有家境小康的朋友堅持不肯多買新衣服,她說孩子要學會珍惜,親戚給的,都還夠用,不要浪費錢。</p>
<p>這些那些,繞來繞去,都是我們大人的心魔。我們怕給多了,孩子會不懂珍惜,我們怕愛多了,孩子會被寵上天,我們怕孩子有著太多慾望,沒有自控力,我們擔憂著,孩子德行不好,不被社會所疼愛。說到底,都是我們的害怕。</p>
<p>於是,我們透過言語與行為把這樣的恐懼傳遞給孩子,孩子也許學會了自控,但我會說那不是自制,那帶著對自己本性的壓抑,也帶著對渴望的羞愧感,所以,當他們成為大人時,他們不敢要求好的,也不敢爭取自己該得的,這樣的制約,存在潛意識中,左右著他們的行為模式,想著想著,盡是心疼。</p>
<p><strong>隨心所欲而不逾矩</strong></p>
<p>有個女孩,來上課時,我讓她選取喜愛的鈕扣顏色,我想讓孩子選自己喜歡的。她默默地拿了最上層的幾顆就離去了。她的媽媽誇獎她說,這孩子很識大體,不會任性地挑著自己要的。但她不知道的是,那女孩,總習慣最後一個拿材料,習慣拿別人剩下的,習慣自己「不值得最好的。」</p>
<p>曾經有個長者這樣跟我說,若有人稱讚妳,請開心地接受,向對方道謝,謝謝他認同妳的努力,我一臉疑惑地看著他。難道不是該說:「你過獎了!」、「那是你不嫌棄!」他看著我搖搖頭說:「妳這樣的回答是在否定對方的眼光?還是在否定自己的努力呢?」這樣的一段話,一直在我心裡,到這裡,接了起來。 </p>
<p>我們是人,嚮望著各樣豐盛的平凡人,然而,從上一代而來,我們容易有著根深蒂固的匱乏感,甚至是過度謙卑以至於自卑。我們相信,好運沒那麼容易到來,一定要有付出才會得人愛,我們也壓抑著自己的慾望,那些欲望會被解讀成貪念,而不是另一種推動自己前行的動力。我們拒絕被讚美,而不是喜悅地為自己感到驕傲。</p>
<p>隨心所欲而不逾矩。我想這是最適合的一句解讀了。順著心,伴著自由,我們終究會找到自己該遵行的界線,不是你,不是他,而是自己所設定的。</p>
<p><strong>自制力,始終來自於自由</strong></p>
<p>所以回到自制力,當你問我作業沒寫,我會怎麼辦?我不會懲罰你,因為你也許有難處,也許你偷懶,也許就只是不想寫。而這些決定都是你為自己所做的,包括承擔每一個決定帶來的後果。如果犯錯了,我會陪著你面對。如果受傷了,我會陪著你走過。如果我無法給予你所想要的一切,我也會誠實地告訴你,讓你看到真相,一起思考更好的方法,而非用苛責的言語責怪你的慾念與夢想。</p>
<p>同樣的,當你真的越了界,闖入了黑狼的世界,見著了惡,請相信我,我絕對會用盡力氣拉著你回到這世界,絕不輕言放棄。而那些自我以前而來的羞愧感,不足感,過度謙卑與自卑,就在我這裡畫下句號吧。</p>
<p>我希望長大後的你,是自由的,我知道當我們一起認知到許多的事實,在這一路上一起成長時,你會茁壯,你會懂得溫柔待人,良善,信實,節制,也同時有著仁愛,喜樂,恩慈與和平,並懂得每一次忍耐背後真正的原因。</p>
<p>我對生命有著信心,這樣的信心我同樣給予你,希望你能自由地為自己做決定,自在地成為自己最喜歡的樣子。所以孩子啊,我把這份自由交託給你自己。我想,我只是個引子,我也只能是個引子。</p>
<p><strong>孩子,我要你記得,你永遠值得最好的</strong></p>
<p>親愛的我們,別害怕讓孩子自由。讓一頭狂野的牛安歇的最好辦法就是給牠超大的草原,牠會狂奔,但終究會停下,安歇。我們的孩子也會這般找到安歇的自己,自制,自在,而非在囚籠裡。</p>
<p>親愛的孩子,你值得最好的!你要為自己爭取!沒有任何人,包含爸媽,可以任意剝奪你的一切。倘若真的犯了錯,我們一起面對,一起想辦法,但絕不是就這樣放棄自己該有的權利!</p>
<p>  <strong>*本篇文章由【<a href=

寫好就好,這樣就好

那天,我還記得是個溫暖的日子,我和孩子講好了,完成功課後,我們要到圖書館一趟,泡在那裡一個下午,盡情地翻閱許多書。孩子們很期待這樣的一個午後,他們喜歡悠遊在書海裡,充滿想像。於是,翔翔很認真地寫著功課,也許是因為太急了,錯了許多,被我唸了一下。

「可以請你用心一些嗎?這些都是你會的了,不是嗎?」
「……」他轉頭看著牆上滴答走著的時鐘。

「我在跟你說話,這裡,還有那裡,你不覺得這樣有些太誇張嗎?」我並沒有意識到我的言詞,多是指責,甚至藏了一點看好戲的心情。(你看,你就是急著去圖書館,所以寫錯一堆,我一定要趁這個機會好好跟你說,讓你知道欲速則不達,再這樣寫就不用去圖書館了!)

突然,這孩子面對我的許多指責,眼淚奪眶而出,他一把搶走了作業本。

翔:「我寫得這麼爛,我不去圖書館了!」 (等等,這不是我的台詞嗎?)
我:「為什麼不去了?你覺得你寫不好,我又罵你,所以不想去了是嗎?」 (我需要確認他的認知)

翔:「不是,是因為我寫得很爛,我不可以去。」
我:「所以你是在懲罰自己嗎?可是寫作業沒寫好,關去圖書館什麼事?」

也是這樣的一句話,讓我回到孩子身上。我拉了張椅子,與他一同坐著,平視著他的雙眼。我看著他,無比認真地說著:「我們會去圖書館,我不會用這樣的方式處理你寫作業的問題。」

翔:「那我要重寫幾次?」
我:「改正就好。我的目的不是要你罰寫,也不是要讓你難過,只是希望你做好,就這樣。」

翔:「寫好就好嗎?」
我:「寫好就好。」

藏在潛意識中的羞愧與自卑

我陪著他,改掉寫錯的國字,依照約定的,前往圖書館,他還小,隨即忘了剛發生的事,開心地閱讀著,可是我想著的,都是他說過的話,以及,許多父母說過的話。

「你再不認真點,就別想週末跟同學出去玩了!」
「你這次考試若是沒有到..分,零用錢我會扣掉一些!」
「再這樣,手機沒收!」
「再吵,直接回家,不用玩了!是過太爽是嗎?」

當對象是孩子時,這樣的話好像很合理。那換個角度看吧!若是這個月,我的工作表現不如預期,老闆說,就扣掉一半的薪水吧,休假取消吧!若是這樣的話出現在大人的世界裡,我們該是怎樣的心情?

曾有媽媽這樣說,別太誇獎孩子,對的題目不用打勾,會讓孩子驕傲,他會自以為是,都會了,學不會謙遜。也有爸爸這樣說,不用對孩子那麼好,每天能玩的時間就只有一小時,多了,玩物喪志,他學不會自控。也有家境小康的朋友堅持不肯多買新衣服,她說孩子要學會珍惜,親戚給的,都還夠用,不要浪費錢。

這些那些,繞來繞去,都是我們大人的心魔。我們怕給多了,孩子會不懂珍惜,我們怕愛多了,孩子會被寵上天,我們怕孩子有著太多慾望,沒有自控力,我們擔憂著,孩子德行不好,不被社會所疼愛。說到底,都是我們的害怕。

於是,我們透過言語與行為把這樣的恐懼傳遞給孩子,孩子也許學會了自控,但我會說那不是自制,那帶著對自己本性的壓抑,也帶著對渴望的羞愧感,所以,當他們成為大人時,他們不敢要求好的,也不敢爭取自己該得的,這樣的制約,存在潛意識中,左右著他們的行為模式,想著想著,盡是心疼。

隨心所欲而不逾矩

有個女孩,來上課時,我讓她選取喜愛的鈕扣顏色,我想讓孩子選自己喜歡的。她默默地拿了最上層的幾顆就離去了。她的媽媽誇獎她說,這孩子很識大體,不會任性地挑著自己要的。但她不知道的是,那女孩,總習慣最後一個拿材料,習慣拿別人剩下的,習慣自己「不值得最好的。」

曾經有個長者這樣跟我說,若有人稱讚妳,請開心地接受,向對方道謝,謝謝他認同妳的努力,我一臉疑惑地看著他。難道不是該說:「你過獎了!」、「那是你不嫌棄!」他看著我搖搖頭說:「妳這樣的回答是在否定對方的眼光?還是在否定自己的努力呢?」這樣的一段話,一直在我心裡,到這裡,接了起來。

我們是人,嚮望著各樣豐盛的平凡人,然而,從上一代而來,我們容易有著根深蒂固的匱乏感,甚至是過度謙卑以至於自卑。我們相信,好運沒那麼容易到來,一定要有付出才會得人愛,我們也壓抑著自己的慾望,那些欲望會被解讀成貪念,而不是另一種推動自己前行的動力。我們拒絕被讚美,而不是喜悅地為自己感到驕傲。

隨心所欲而不逾矩。我想這是最適合的一句解讀了。順著心,伴著自由,我們終究會找到自己該遵行的界線,不是你,不是他,而是自己所設定的。

自制力,始終來自於自由

所以回到自制力,當你問我作業沒寫,我會怎麼辦?我不會懲罰你,因為你也許有難處,也許你偷懶,也許就只是不想寫。而這些決定都是你為自己所做的,包括承擔每一個決定帶來的後果。如果犯錯了,我會陪著你面對。如果受傷了,我會陪著你走過。如果我無法給予你所想要的一切,我也會誠實地告訴你,讓你看到真相,一起思考更好的方法,而非用苛責的言語責怪你的慾念與夢想。

同樣的,當你真的越了界,闖入了黑狼的世界,見著了惡,請相信我,我絕對會用盡力氣拉著你回到這世界,絕不輕言放棄。而那些自我以前而來的羞愧感,不足感,過度謙卑與自卑,就在我這裡畫下句號吧。

我希望長大後的你,是自由的,我知道當我們一起認知到許多的事實,在這一路上一起成長時,你會茁壯,你會懂得溫柔待人,良善,信實,節制,也同時有著仁愛,喜樂,恩慈與和平,並懂得每一次忍耐背後真正的原因。

我對生命有著信心,這樣的信心我同樣給予你,希望你能自由地為自己做決定,自在地成為自己最喜歡的樣子。所以孩子啊,我把這份自由交託給你自己。我想,我只是個引子,我也只能是個引子。

孩子,我要你記得,你永遠值得最好的

親愛的我們,別害怕讓孩子自由。讓一頭狂野的牛安歇的最好辦法就是給牠超大的草原,牠會狂奔,但終究會停下,安歇。我們的孩子也會這般找到安歇的自己,自制,自在,而非在囚籠裡。

親愛的孩子,你值得最好的!你要為自己爭取!沒有任何人,包含爸媽,可以任意剝奪你的一切。倘若真的犯了錯,我們一起面對,一起想辦法,但絕不是就這樣放棄自己該有的權利!

*本篇文章由【

關於那些美好】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親子天下文章
當爸媽不容易,覺察自己身為父母角色的模樣,看見冰山擁抱彼此
不要怕會寵壞孩子,真正的愛,不會寵壞任何人
不要輕易用話語傷害愛你的人,請化為溫柔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