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台灣國安危機「一切剛剛開始」

孫慶餘
風傳媒

週六(8·19),反年改團體成功阻擋世大運選手入場,達成類似「恐攻」效果;週五,手持武士刀的急統刺客入侵總統府後門,製造「孤狼恐攻」;週二,一名中油外包工程師輕易肇致全台大停電。週二之前,全國更在熱烈討論中共軍機密集繞台事件。

短短一週,台灣發生如此多「震驚國內外」大事,蔡英文並稱大停電是「國安問題」。其實,以上事件接連發生,已不只是國安問題,而是「國安危機」。而且台灣國安危機之嚴重,借用大陸在美爆料富商郭文貴每次演說的結語,堪稱「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世大運前一週,已傳出反年改團體要在世大運開幕式鬧場。當時柯文哲回答媒體關切,竟說不該以暴徒及防恐方式對待這些人,「警察、反恐部隊是要對付外國恐怖分子,不是本國人。」又說世大運是在辦喜事,「人家在辦喜事你來鬧場,一定會被吐口水!」當時內政部也說,反恐及維安會做到「綿密部署,滴水不漏」,絕不讓不法之徒有機可乘。

結果,反年改團體恰恰選在開幕式各國代表團進場時,「衝出攔阻選手專車,拍打一旁小巨蛋玻璃門,讓外國選手不敢出門,並拉扯改道牌」。很顯然,他們的目的是破壞世大運,弄臭台灣。媒體報導現場各國代表反應是:「加拿大選手們未看過如此激烈場面,疑似受到驚擾,乾脆折返小巨蛋內,拒絕入場;隨後的其他國家選手怕受波及,也拒絕入場。以致後續隊伍全部受到影響,活動至少延遲半小時。」國際大學運動總會(FISU)並為此發表聲明,指選手安全為最優先考量(反年改團體正是針對這點進行攻擊),他們已要求台北市「重新檢視」接下來的活動安排。

可以說,本屆世大運一開始就讓台灣顏面掃地。主辦單位柯文哲固然難辭其咎(他為藍營選票而不顧國家顏面),內政部「滴水不漏」的空話也讓人想到自華航桃園工會「偽報炸彈」(為阻止蔡英文出國訪問)以來,包括「雄三」、匪諜、軍方採購弊案、韓籍慣竊輕易侵入民進黨中央黨部,以至最近一連串事故,台灣國安不但不是「滴水不漏」,反而是「到處破口、一片無政府狀態」;其慘狀不僅國人驚愕,美日擔心,世界看笑話,中共更會見獵心喜,窮台計劃及斬首行動更加志在必得。

世大運19日晚間舉行開幕式,反年改團體於會場抗議,一度影響選手進場。(顏麟宇攝)

為什麼台灣國安到處破口?因為以上每一件大案都大事化小 、小事化無,蔡政府什麼也不敢辦或不想認真辦。人民選出了一個怕事總統(怕事及切勿惹事是她的家訓),處處不得罪人、拼命袒護軍方、完全不觸怒中共,再加上逃避責任及極弱領導,那些反政府者、意圖僥倖鬧事者及敵對國家,豈會不「有恃無恐」、「餘勇可鼓」,讓台灣治安國安更「無法無天」?

而原本是台灣最積極有為的民進黨,出了一個綿羊總統兼黨主席,昔日的「獅子兵團」豈會不成為「綿羊兵團」?又豈敢像早期民進黨員,不惜得罪黨主席,也要為國家及本黨前途犯顏直諌(看看立委段宜康在年改議題上為人民及國家而不聽從蔡英文的下場)?

值得慶幸的是,越是「風雨如晦」,越是「雞鳴不已」,媒體及社會上仍有許多正直敢言之聲。例如近日各項國安危機,中共軍機繞台部分,記者羅添斌(8·14)就指出:「中國軍機密集進行繞台演訓,挑舋動作及頻率之高,已非單純軍事訓練可以解釋。政府決策高層應將此視為國安層級危機事件,主動與美日連繫因應。若無視挑舋,台灣勢將淪為中國內海,未來更難向國際發聲求助。」

前中科院長龔家政(8·15)也在演講中指出:「中共要把台灣變成中國內海,使未來發動武力統一時,他國無法介入。中共先把美日韓隔在東北亞,利用東北亞核武恐怖平衡。然後在台海發動一場局部、有限的非核戰爭。美國將無從插手,台灣國軍也難有招架餘地。」前海軍艦長呂禮詩則投書(8·16自由時報)稱:「分析共機這八次繞台,不但數量有所提升,路徑轉為多元,機種更為不同,甚至在官方微博上貼文宣示常態化!常態化!」「面對解放軍戰力提升、與美軍代差日漸縮小、思考也幾乎與美軍同步,台灣國軍卻鎮日忙於換裝艾森豪夾克、換裝軍校學生校服,而少見對國軍戰力提升的關注、優先順序的措置,實在令人難解。」(應該可以理解,答案之一是:有什麼樣的總統就會任用什麼樣的國防部長。)

再例如偷武士刀砍憲兵(其實是要硬闖總統府,進行「孤狼恐攻」)部分,張添松投書(8·19聯合報)指出:「一名男子輕鬆就能到軍史館偷出武士刀,隨後砍傷總統府憲兵,令人感嘆,為什麼政黨輪替一年來,那麼多匪夷所思、光怪陸離的事情接二連三發生。一名中士按個鈕,造價上億元的雄三就發射了!一名韓國慣竊在桃園機場如入無人之境,並到執政黨總部行竊得手!一名外包工程師青青菜菜換個開關,半個台灣就黑了!我們不禁要問,政府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那麼多螺絲都鬆脫了?」

國防部發言人陳中吉少將針對砍傷總統府兇嫌,從軍史館將武士刀竊取走的過程做說明。國軍歷史文物館。(蘇仲泓攝)

張添松的問題,張世賢的投書(8·18自由時報)提供了部分答案:「其實,何止台電與中油必須改革,整個蔡政府的結構都必須從根改起。因為這個政府的根,深植於舊日黨國的酸性土壤裡,必須轉變為台灣急需的微鹼土壤。從華航罷工、桃機淹水、雄三誤射、治安單位縱容反年改團體襲擊立委及縣市長,種種令人匪夷所思的離譜現象,蔡政府皆似乎不當一回事!」「以蔡總統的行事風格,沒有追究雄三誤射的因果,並把它當作警訊,藉以建立各級政府單位的嚴謹SOP。如此輕輕放下,結果就是後患無窮。我們不敢想像,蔡政府如此慈悲、遲鈍,接下來還會有多少造成大損害的「小失誤」發生!」

有不少朋友認為蔡政府上仼僅一年多,大家不需如此焦慮、酷評,溫柔敦厚或微言大義就可以了。但他們不知道,如同有什麼樣的總統就會任用什麼樣的官員,有什麼樣的世局也會出現什麼樣的聲音。《詩經毛詩序》說得好:「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亂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國之音哀以思,其民困。」意思就是太平盛世之音安詳而樂觀,這是國家政通人和的反映;亂世時代之音激切而憤怒,這是政情乖離(違逆)常理的反映;亡國末世之音哀傷而憶往,這是人民困苦無出路的反映。既然蔡政府治理已經出現嚴重國安危機,是亂世時代,憂國憂民之士甚至認為亡國徴兆已萌,他們可能不發出「激切而憤怒」的不平之聲嗎?

羅曼·羅蘭在他近乎自傳的《約翰·克利斯多夫》這部偉大著作中表示:「凡是預感到這個不甘滅亡的民族還能振衰起敝的人,都該也能夠把這個民族的劣蹟惡習盡情暴露、恣意剷除。」在台灣國安危機「一切剛剛開始」且看不到止境的此際,台灣正需要更多羅曼·羅蘭之類的人。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相關報導
風評:別小看台灣!柯文哲做到了,蔡英文差一點
世大運開幕鬧場》林全放狠話:嚴格執法,立即移送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