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崛起巨龍」腳下的劉曉波

孫慶餘
風傳媒

劉曉波被火化、海葬,無視家屬保留遺體的強烈要求。同時無論各國政府、人道組織及外籍會診醫師,如何連番呼籲依循人道原則讓他出國醫病,中共皆充耳不聞,甚至斥責他們干涉中國內政。而劉由肝癌末期保外就醫直至死亡,所有訊息更是全面封鎖,如同杜甫描寫李白的淒涼景象「千秋萬歲名 ,寂寞身後事」。以上都說明了一件事:在一個「崛起巨龍」的腳下,任何個人都變得無比渺小,巨龍隨便動動便足以踩死許多人,何況劉曉波是欽命要犯,而中共近年也早已不把外界人權壓力放在眼裏。 

劉因為零八憲章而四度入獄,關押期間榮獲諾貝爾和平奬。這極大觸怒了中共,大肆指摘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給「壞人」頒獎,是「對和平獎的褻凟及下流行為」。中共還對挪威展開一連串報復。中共外交部譴責挪威政府「支持諾貝爾委員會的錯誤決定,侵犯了中國的主權和尊嚴。」「把奨獎頒給劉曉波,是鼓勵中國境內的犯罪,也是對中國司法權的侵犯。」劉嘵波成為欽命要犯就是這樣開始的。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劉曉波的遺體15日清晨火化後,骨灰已於中午撒入大海,右為他的遺孀劉霞。(AP)

在全世界看來,劉曉波什麼罪也沒犯,如同諾貝爾和平獎委會說他:「從未犯下任何罪行,僅僅是行使他的公民權利。針對他的審判與囚禁都是不公義的。」什麼罪都未犯,卻成為欽命要犯,因為中共把中國「主權」及「內政權」無限上綱到前所未有高位,允許國家對人民仼意逮捕、生殺予奪,允許國家把台灣、東海、南海都劃歸中國「歷史主權」,還振振有詞,說頒獎給劉是「侵犯了中國的主權和尊嚴」「鼔勵中國境內的犯罪」「也是對中國司法權的侵犯」。自布丹及格老秀斯以來,如此扭曲及擴大解釋本國主權與司法權(相對就是壓制人權與公民權)的,除了中共,全世界沒有第二個國家了!

然而,中共從來不瞭解人權及公民權是什麼,一向都那麼霸道蠻橫,靠一句「主權」就要抹煞所有普世價值嗎?那也未必。中共和國民黨爭天下,人權及公民權(民主)是他們的重要訴求。廿世紀八〇年代,中國內部開始反省爭鳴,其間雖因六四天安門事件略有頓挫,但之後一直到廿一世紀前八年(以舉辦奧運為分水嶺),中國思想界基本上是朝更開放、更接近西方的軌道前進的。

隨便舉大陸當時的出版品為例。劉杰的《人權與國家主權》一書就指出,九〇年代中國學界逐步拋棄了以共黨意識形態界定人權的作法,認為人權就是人的權利,是做為人享有或該享有的權利。書中引用美國學者邁克·雷斯曼的話,說今天的國際法已回歸了主權的最初本質,它所保障的不再僅是「國家主權」,而是「人民主權」,國家也不再是國際法和國際關係的唯一主體,擁有主權的個人同樣擁有國際法上的主體地位。

而張鳳陽等人合著的《政治哲學關鍵詞》,第一篇就是談人權,說今天保障人權已受國際社會普遍認可,任何國家都不願冒天下之大不韙,以反人權來申明自己立場,人權於是成為偉大名詞和崇高目標。我們常用「慘無人道」「慘絕人寰」來譴責人權迫害,正因侵犯人權事件在現實生活中大量發生,我們更要堅持保障和維護人權。

該篇還列出人權主要內容:生命權(生命只有一次,因此不容無端殺戮,也不容將任何人置於毫無必要的危險境地);自由權(個人既擁有獨一無二的生命權,就有權按照適合自己的方式支配身心。如果個人不能自我做主,那就意味他已失去靈體,不再具備真正的屬人價值);獲助權(共同體內的成員,不能將別人的生命置之度外,在他人需要,特別是遭逢危難時,必須給予力所能及的幫助)等等。而大家看到,光是以上三項,中共在處理劉曉波問題上就全部違犯了。

參加劉曉波遺體告別的親屬只有6人,從右到左:劉霞,劉暉,劉曉光,劉曉暄,劉曉光夫人,劉曉暄夫人。中國當局指的「劉曉波朋友」可能是醫生,護士,及認識劉曉波不太久的人。(AP)

劉曉波正是八〇年代以來,中國內部開始反省爭鳴,站在風尖浪頭的一個人。他之所以格外偉大,因為他看得非常遠。中國知識分子有誰敢像他說「台灣實質上已脫離大陸本土一百年,能否回歸大陸,應完全尊重台灣民眾的自由選擇。現在的世界已進入人權高於主權的時代,台灣也已成為世界主流文明中的合格成員,台灣民眾終於有了不受任何強權強制的自由。對台灣民眾如何選擇兩岸關係,台灣政府不能實施強制,其他政權就更不能!」

同時他因零八憲章被判十一年,他在法庭最後陳述中說:「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所有監控過我、捉捕過我、審訊過我的警察,起訴過我的檢察官,判決過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敵人。……因為,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阻礙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進程。」「我堅信中國的政治進步不會停止,我對未來自由中國的降臨充滿樂觀期待。因為任何力量也無法阻攔心向自由的人性慾求,中國終將變成人權至上的法治國。」

偉大的劉曉波、中國當代的良心,他選擇了做自我犧牲而不犧牲他人的民主烈士。他的不幸在於「崛起巨龍」越變越強大;而越強大的極權巨龍,越不能容忍民主自由及維權人士。如同《一九八四》老大哥奧布林對被迫害者溫斯頓說的:「記住,你這張臉要永遠被踐踏。叛亂犯(顛覆罪)必須永遠存在,如此才能不斷攻擊或侮辱他們。這是一個恐怖的世界,也是一個凱旋的世界。黨愈是有力,愈是不能容忍!反對者愈是弱小,暴政愈兇!」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相關報導
楊繼昌觀點:等待破曉,卻迎來絕望─我們還要為劉霞繼續抗爭
笑蜀悼劉曉波:結局,或者說開始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