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面對中共打壓,善用台灣優勢

孫慶餘
風傳媒

中共對台灣絕不手軟的打壓,累積到巴拿馬斷交,終於衝破台方忍耐極限:蔡英文強硬拒絕北京威脅,總統府聲言重估兩岸情勢,民間更是群情激奮。但「生氣不如爭氣」,狠話說盡改變不了台灣將被繼續打壓的殘酷現實;重要的是台灣如何自立自強,像孫子兵法說的,對內集中力量,使對方「先為不可勝」,對外善用優勢,扭轉不利形勢。而台灣最大優勢就是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等「普世價值」,也就是中國欠缺且與主流世界背道而馳的「文明」體制及價值。

什麼是對內集中力量,使對方「先為不可勝」?就是迅速清理國內戰場,讓轉型正義、年金改革快刀斬亂麻,讓勞資消費者三輸且藍綠中間選民及各國商會皆不認同的一例一休儘速修正,讓前瞻計劃從長計議(不要一意孤行),以此贏回人心。人心贏回,政府就有力量及後盾防止外有中共、內有第五縱隊的「內外夾殺」,使台灣不致被中共輕易戰勝(輕易拿下)。過去十多年,台灣對中共的門戶洞開、對中共滲透的幾近毫不設防,以及滿街形形色色的大陸人,早已超越危險邊緣,彷彿就要「兵臨城下」了!

對內集中力量,就是迅速清理國內戰場,讓轉型正義、年金改革快刀斬亂麻。圖為6月15日返年改團體立法院外抗議。(資料照,顏麟宇攝)

什麼是對外善用優勢,扭轉不利形勢?就是認清外交上難以與中共金錢競爭,改打「普世價值」牌,亦即「文明」牌,突出台灣是民主法治國家及「世界資產」(如同許多國際公正人士所言,台灣有足夠的能力貢獻國際社會,包括頂尖的醫療服務、資訊科技人才、農漁技術及幫忙推動普世價值的非政府組織等)的事實。

台灣官方及民間不但要大聲且持續告訴世界,台灣早已不是當年被聯合國驅逐的「蔣介石代表」(台灣經歷了「寧靜革命」「中華民國二次共和」,已是屬於二千三百萬人民的民主國家,台澎金馬是我們的領土)。而且大家還要辯明,中華民國已經不是一九四九年之前那個中華民國或其延續。蔣介石在台灣宣佈「復行視事」根本沒有法律效力,他實際是在開啟台灣的另一個中華民國,而大陸則已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名義仍是中華民國,實質卻是台灣的國家,既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分,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再有「唯一代表中國」的中國代表權之爭,而是另一個主權獨立且願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平相處、合作互惠的國家。

同時,全民必須尋找各種場合勇敢表達,在聯合國「普遍參與」原則下,台灣不該再被排除於各種國際組織之外;否則,讓一個極權國家不斷以聯合國及國際社會之名,打壓、欺凌另一個和平民主正直的國家,聯合國豈非違反自己促進的國際和平、正義?並違反自己的《聯合國人權公約》(無論是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盟約或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盟約,聯合國人權公約都規定「所有民族均享有自決權,根據此種權利,自由決定其政治地位,並自由從事其經濟、社會、文化之發展。」)?

全民必須尋找各種場合勇敢表達,在聯合國「普遍參與」原則下,台灣不該再被排除於各種國際組織之外。圖為台灣醫界聯盟等團體於WHA會場外抗議。(資料照,取自蔡適應臉書)

當然,做為國際社會一員,台灣在國際上仍要避免成為「麻煩製造者」(中華民國已是主權獨立國家,不需要另搞台獨,就像世上也有不同國家國名都叫剛果),並努力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維持友善關係,尤其是與無害及同情台灣的中國人。稱此為「親中」、「和中」、「友中」都無妨,因為這合乎春秋戰國時代崇奉的「親仁善鄰,國之寶也」原則,也是「大一統」帝國出現前中原各國最偉大的外交智慧。

但另一方面,台灣也需積極展現自己的國家主體性,出聲控訴及抗拒中共的不當壓迫,讓全世界印象深刻進而同情,再進而支持台灣(這對已被中共收買的領導人及國家當然沒效,主要是針對有效的對象去訴求,才不會浪擲人力、時間、金錢)參與國際社會。

為什麼「普世價值」是扭轉台灣不利形勢、抵消中共打壓的優勢條件?因為這已是「歷史的終結」式的文明世界價值。實踐該一價值的台灣將獲得主流世界支持同情。而中共不只反對該「普世價值」,且在體制及社會實踐上與之背道而馳。在台灣而言,這是「德不孤,必有鄰」。在中共而言,極權體制及偏狹民族主義操作不可能「無往不利」,除非全世界已準備接受極權法西斯政權,心甘情願向其靠攏或為之扈從。

中共與「普世價值」背道而馳已是國際共識。歐逸文的《野心時代》一書就指出:在習近平統治下,黨內流出一份《九號文件》,刊載在明鏡月刊上,呼籲根除「七種顛覆性思想」,第一種就是「西方憲政民主」,還有「西方新聞觀」、「公民社會」、「普世價值」如人權等;該文件發送給大學教授、社群媒體名流等,警告他們不得越線。而人民日報也警告說,憲政主義就是要求共產黨依法而治,是美國資本主義權貴及其中國代理人發動的心理戰,「妄想顛覆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

斯坦·林根的《完美的獨裁》一書更指出:一個強權國家需要意識形態的培訓,中國最新的意識形態就是習近平鑄造的「中國夢」。「中國夢」是一個民族願望的夢,民族要先於組成它的人民,亦即只有民族願望先實現,才可實現人民(個人)願望。這種民族與個人一致的思想,根本是法西斯思想。最終,如果戰爭符合民族利益,那也符合人民個人利益。「在當年法西斯的歐洲,壓迫沒有限制,侵略沒有限制,邪惡沒有限制,政治屠殺沒有限制,人民的犧牲也沒有限制。正是靠著該一意識形態,歐洲法西斯國家才有辦法崇拜戰爭、發動戰爭,視之為民族榮耀用武之地。」

一個強權國家需要意識形態的培訓,中國最新的意識形態就是習近平鑄造的「中國夢」。(資料照,美聯社)

兩岸外交是一場不對稱的角力,台灣不能一味強硬或自行其是。政府及民間固然要強固美日關係及拓展文明世界關係,但亦不能忽略「親仁善鄰」原則,要在不損及(背後是堅持)主權國格及國家主體性上,不卑不亢活用「以小事大」智慧。同時更必須善用我方「文明」優勢,爭取普世同情,扭轉不利情勢。

只要台灣穩紮穩打,「持其志毋暴其氣」,相信未來趨勢是站在台灣一邊的。如同《國家為何失敗》一書千錘百煉的金玉良言:「廣納型」(民主法治自由人權)制度必能持續發展,「榨取型」(極權壓迫及少數菁英壟斷)制度必然走向衰敗。


相關報導
南方朔專欄:兩岸場域藍退綠進
寇延丁專欄:在當下,書寫怎樣的歷史?

《網友觀點》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goo.gl/iRPx1B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