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權命工匠打造人頭禮盒

文/秦濤
旺報

孫權自即位起,就已經派工匠打造了兩個精美的禮盒,一個用來裝黃祖的人頭,一個用來裝蘇飛的人頭。如今黃祖的人頭已經安安穩穩擺放在禮盒裡,孫權饒有興致地觀賞,同時命人將蘇飛的人頭速速砍下,好湊成一對。

遺憾的是,益州豪族並不願意看到政局動盪。他們不僅協助劉璋趕走了空降刺史,並且協助劉璋打敗了甘寧團夥。

甘寧一擊不中,帶著他的殘兵八百人沿江遠遁,出三峽順流直下襄陽,投奔了劉表。劉表是文人,愛好和平;甘寧是武人,粗猛好殺。這兩個人八字不合,劉表當然不會用甘寧,甘寧也當然看不上劉表。

甘寧看上了當時天下最有英雄氣概的人──江東那條猛龍孫策。甘寧想帶著手下的八百親信,繼續沿江而下。但是,荊州通往江東的大門,被黃祖牢牢把守著。甘寧乾脆投在黃祖麾下,一來離江東近些,方便隨時過去;二來此處是前線,有用武之地。甘寧初來乍到,黃祖以凡人視之。

沒有關係,用武的機會來了。

當年劉表遣黃祖射殺孫堅,所以江東孫氏與劉表是世仇,與黃祖尤其是世仇。孫堅、孫策父子,曾先後進攻黃祖,黃祖雖然落於下風,卻偏有本事死守江夏。孫策不久遇刺身亡,孫權接班,繼續進攻黃祖。黃祖出戰,照樣戰敗,打算逃回城中。當時孫權手下有位校尉,名叫凌操,緊追不捨,黃祖幾乎不免。就在此時,甘寧張弓搭箭,覷個真切,箭脫如流星,凌操應聲斃命。

黃祖逃回之後,仍然沒有重用甘寧。不僅如此,黃祖覺得甘寧的手下打仗比較猛,威逼利誘,挖甘寧的牆腳。幾個月下來,甘寧當年的八百部下,已經流失大半。甘寧鬱悶,不知所為。

此時,貴人蘇飛出現了。

蘇飛乃是黃祖的都督,能在黃祖面前說得上話的人。蘇飛屢薦甘寧,黃祖都不從。蘇飛有次宴請甘寧,以話試探:「我多次向主公舉薦閣下,主公都不肯聽。日月飛馳,人生苦短,何必吊死在一棵樹上?大丈夫當自謀出路。」甘寧思忖良久,吞吞吐吐地說:「雖有其志,未知所由。」蘇飛心照不宣:「我表你為縣長,你可以去上任。到了任上,不就如阪上走丸,東西南北任你去了嗎?」甘寧連道:「幸甚!」蘇飛表奏甘寧為邾縣長。甘寧領殘部而去,如脫鉤之魚,順流而下到京口,經周瑜、呂蒙的舉薦,得到孫權的重用。

自巴郡到江東,橫貫長江,三易其主,萬里逃亡,只為尋覓一個知己。士遇知己,雖死何憾。

甘寧的死期還早。黃祖的死期,眼下卻要到了。

黃祖的死期

甘寧來到時,孫權已經在張昭、周瑜輔佐之下,占穩了兄長留下的這片土地。下一步怎麼辦,還沒有一個明確的想法。甘寧獻策:「黃祖年紀老耄,神志昏聵,江夏表面鐵桶江山,實則內患叢生。應該先打破黃祖,以報世仇;再溯江而上,吃掉劉表;最後慢慢瞄準巴蜀,把劉璋也拿下。」甘寧在萬里長江縱橫往來,他十分清楚黃祖、劉表、劉璋是什麼貨色。

孫權是個相貌奇異的年少英雄,即便日常打獵,也喜歡親身犯險。聽到如此冒險、如此帶勁的打法,非常興奮。但是首席老臣張昭兜頭潑了一盆冷水:「江東還不穩。如果擅自出兵,後方要亂。」

甘寧輕蔑地說:「閣下在江東,負蕭何之任,以守護後方。如果我們在前線打仗,你卻連個後方都擺不平,要你何用?」孫權立刻舉起酒杯,遞給甘寧:「甘興霸,我今年就會出征,此項重任猶如此酒,現在託付給你。」甘寧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張昭搖頭輕嘆。年輕人的想法,越來越不懂了。

孫權出兵,繼父兄之後,四征黃祖。黃祖在江面上布置了一道特別的防線。他找了一處水流湍急的隘口,以兩艘大戰艦橫亙江面,大戰艦都以粗纜繩繫在岸上,又互相連結,避免被水沖走。戰艦之上,滿布弓箭手,彈藥充足,瞄準下游,以弩交射,飛矢雨下,吳軍難以靠近。

此時,站起兩個勇士,一個是偏將軍董襲,一個是別部司馬凌統,即前次被甘寧射死的凌操的兒子,各率一支百人的敢死隊,每人身上披兩重鎧甲,硬是頂著箭雨,駕著飛艇,衝到黃祖的大戰艦下。董襲強行登艦,揮刀斬斷固定戰艦用的粗纜繩。上流的大水沖下,兩艘戰艦立刻被沖走。障礙既除,此戰的前鋒官呂蒙指揮眾人奮勇上前,黃祖軍兵敗如山倒。黃祖那顆老耄的頭顱,自孫堅死日寄在他的頸項之上,至此終於被一名叫馮則的騎士砍下,獻給孫權。同時獻上的,還有一名戰俘──黃祖軍的高級將領蘇飛。

孫權自即位起,就已經派工匠打造了兩個精美的禮盒,一個用來裝黃祖的人頭,一個用來裝蘇飛的人頭。如今黃祖的人頭已經安安穩穩擺放在禮盒裡,孫權饒有興致地觀賞,同時命人將蘇飛的人頭速速砍下,好湊成一對。甘寧上前跪倒叩頭,血淚交流,說:「我要不是蘇飛,早已斃命於黃祖的麾下,絕無緣得見主公。今日特求主公留下蘇飛的人頭。」孫權說:「我要留蘇飛的人頭,不難。我怕他將來會跑掉。」甘寧斬釘截鐵道:「如果他跑,用我的人頭填充這個禮盒。」孫權同意了。

江東的孫權出兵,黃祖死了;新野的劉備寄寓,有如養虎。比黃祖更老耄的劉表,面對小兒輩的發難,不知如何是好。他並無圖天下的野心,只想荊州的太平日子能夠讓他優游卒歲。為什麼這麼一個小小的心願這麼難實現呢?

劉表還不知道的是,除了孫權、劉備,北方的那個人也已經在玄武池練習水軍,隨時準備南下了。

玄武池的彩排

曹操徹底掃平了袁氏,吃下了河北四州。如今,他在袁氏大本營鄴城的南面,挖了一個巨大的人工湖,取名玄武池。

一碧萬頃的玄武池邊,築有一個觀兵台。曹操現在就端坐在這座高台之上,觀看水中即將開始的戰鬥。紅軍是曹操方,藍軍是劉表方。蒙衝鬥艦,走舸飛艇,長纜繫岸,鐵索橫江,雙方皆已蓄勢待發。曹操微微頷首,發令官揮動大旗,大戰立刻爆發。東漢實行三公制。朝廷之上有三位宰相:司徒、司空、太尉。曹操迎漢獻帝到許都以後,受封大將軍。當時的司空張喜、太尉楊彪立刻識趣地稱病辭職。你一定想要安插你的親信任三公,那就請便吧。曹操批准了他們的辭呈,自任司空,太尉這個職務就空了起來。

三公之中僅存的碩果老司徒趙溫,繼續裝聾作啞。(待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