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權妹 具和親與間諜雙重身分

文/秦濤
旺報

曹操如果禮遇張松,張松定會把益州賣給曹操。這樣一來,劉備沒有容身之處,孫權孤掌難鳴,曹操可以再有天下。

孫權聽了,沒有理由反對。周瑜就回江陵整治軍隊。然而,走到巴丘,周瑜病死,年僅三十六歲。這樣的暴斃,也許與此前曹仁射的那枝冷箭有關。周瑜命短,沒有更多的表現。否則以他的英雄氣,他所規畫的藍圖,或許真有實現的可能。不過僅赤壁一戰,便足以令周瑜不朽了。

周瑜遺囑 默認魯肅方案

周瑜一死,他一貫瞧不上的劉備,便借到了他生前駐守的南郡,不久之後,又拿下了周瑜心心念念的益州。赤壁戰後,劉備曾先派關羽攻打樂進守的襄陽,不利,遂轉而南下,把荊南的武陵、長沙、桂陽、零陵四個郡拿下。委任諸葛亮為軍師中郎將,駐紮在長沙、桂陽、零陵三郡交界處的一個臨烝縣,徵收賦稅,足食足兵。

此時,劉琦已經病死。劉備表孫權為車騎將軍領徐州牧,孫權即表劉備為荊州牧。

劉備來到江陵南邊一個渡口叫油江口,安營紮寨,改此地地名為「公安」。公安的北、東、西三面,已被孫權占完。劉備駐紮公安,是表現一個積極逐鹿中原的態勢。否則的話,他只能逐漸淪為荊南的二等軍閥了。在此期間,劉表許多舊部都投奔劉備。其中包括一員驍將,名叫黃忠。劉備勢力漸漸壯大,孫權送了一個妹妹來嫁給劉備。這個妹妹,與孫策、孫權兄弟一樣,剛猛好武。她手下的一百多名婢女,個個腰間佩刀。劉備每次出入孫夫人的閨房,心中常凜凜然。孫夫人之嫁與劉備,恐怕兼有和親與間諜的雙重身分。

劉備雖然占有荊南四郡,實力大增,但荊南地廣人稀,不是荊州的核心區。更要命的是,劉備被孫權隔在江南,沒有辦法與曹操正面交鋒,沒有辦法逐鹿中原。東邊是孫權,南邊是孫權的後花園交州士燮,都不能打,無法擴張領土。劉備沒有辦法,輕身犯險,親自跑到京口,向孫權借地。

當時,周瑜祕密給孫權寫信,說劉備乃是梟雄,將來必成大敵,不如趁此機會扣留。呂範也當面勸說孫權,把劉備留在江東。魯肅反對。他說:「曹操實力強盛,江東單獨對敵,恐怕困難。不如把荊州借給劉備,為我們樹一個盟友,為曹操樹一個敵人。」孫權思忖良久,沒有當場表態。

直到周瑜死後,孫權感於沒有人可以拿下益州。周瑜臨死之前,推薦魯肅為接班人。魯肅建議借荊州給劉備,周瑜是知道的。周瑜這一遺囑,等於默認了魯肅的方案。也許周瑜也認為,自己死後,江東無人足以氣吞益州而與曹操爭衡了吧!

孫權採納了魯肅的建議,把南郡借給了劉備。這就是歷史上「借荊州」的公案。

孫權後來曾經評價魯肅,說借荊州乃是一大敗筆。實際上,如果孫權不借荊州而扣留劉備,那麼劉備部屬首先將與孫權反目成仇,單憑孫權也確實難以抗衡曹操。周瑜自有英雄氣,可惜短命,不久就死了。周瑜一死,江東誰有把握再打一場赤壁之戰?魯肅借荊州,乃是大戰略、大手筆,孫權欣賞不來,能欣賞的人在北方。借荊州的消息傳到北方,曹操正在寫字,心中大震,毛筆落地。由此可見魯肅勸借荊州的威力。周瑜壯志未酬,劉備卻望見了益州。

劉備望益州 期待橄欖枝

益州牧劉璋,是個暗弱的「二世祖」。赤壁戰前,他眼見曹操聲勢浩大,兵壓荊州,遂派一個叫陰溥的使者前往致敬。曹操很高興,認為劉璋識時務,封他為振威將軍。劉璋又派別駕張肅,帶了三百叟族戰士以及不少財物,送去給曹操。曹操一高興,又封張肅為廣漢太守。廣漢在益州境內,這不過是拿劉璋的地盤做順水人情。曹操拿下荊州,劉璋又派張肅的弟弟張松,前往見曹操結好。

此時的曹操,已經頗有些不耐煩了。他已占領荊州,眼下就要消滅劉備、占領揚州。回頭收拾益州,不過是時間早晚而已。劉璋接二連三討好曹操,卻不趕緊獻州來降,不過是觀望形勢而已。這點小心思,曹操豈能不懂。所以張松來的時候,曹操極冷淡。

張松是益州的智謀之士,心高氣傲,早想賣了益州,換個東家。曹操如此冷淡,張松一怒之下,回到益州。恰好此時,曹操赤壁兵敗,荊州得而復失。張松遂勸劉璋:「曹操囂張跋扈,乃是漢賊。劉備與您同是漢室宗親,近又大破曹操,不如結交劉備。」晉代史家習鑿齒讀史至此,感嘆說:「曹操稍稍一驕傲,天下三分。勤於數十年之內,而棄於俯仰之間,豈不可惜!」他的意思,曹操如果禮遇張松,張松定會把益州賣給曹操。這樣一來,劉備沒有容身之處,孫權孤掌難鳴,曹操可以再有天下。這個議論是很有些見地的。

張松勸劉璋與曹操決裂,結好劉備,同時舉薦謀士法正前往劉備處連絡感情。法正乃是智謀之士,在劉璋處鬱鬱不得志,常與張松一起慨嘆知己難遇。所以張松推薦法正,先去會一會這位知己。

劉備見到法正,噓寒問暖、殷勤款待,相見恨晚。法正在觀察劉備的雄略,劉備也在有一句沒一句套法正的話,了解益州的山川地理、兵力布置。以法正的高明,何嘗不知劉備在套話,但這正是他心目中的雄主所應做的事情,所以樂得把劉璋的底細和盤托出。法正回見劉璋覆命,而後第一時間找到張松,通知他:此人正是你我的明主。

劉備借到南郡以後,只差一個藉口取益州了。不料,孫權卻還沒有徹底放棄「榻上對」的國策,想要吃下益州。他派人對劉備說:不如我們聯手攻打益州,如何?劉備找部下開會商量。有人說:可以。如果拿下了益州,孫吳與益州之間隔著一個我們,我們可以占益州,孫吳不行。但是荊州一位主簿殷觀反對。他說:「如果我們出兵給孫吳當前驅,萬一前方拿不下益州,後方卻被孫吳給端了,那就完蛋了。不如假裝同意,再以新得諸郡、人心未穩為藉口,讓孫吳自己去打。」劉備覺得這個辦法最好,就回話:「我新得諸郡,人心未穩。再說,曹操乃是國賊,當今天下群雄應當戮力一心,共同抗曹,不宜內部起衝突。更何況,劉璋乃是我的同宗,我不忍心攻打他。」

沒料到,孫權居然直接派孫瑜領兵,打算繞過劉備,出征益州。劉備乾脆派關羽、張飛、諸葛亮掐住幾處隘口,不讓孫瑜通過,還放了一句狠話:「如果你一定要打劉璋,使我背信棄義於天下,那我也不用在江湖上混了,乾脆披散頭髮,歸隱山林算了。」孫權這才明白劉備想獨吞益州,但是沒有辦法,只好召還孫瑜。劉備擺平了東邊的孫權,繼續眼巴巴望著西邊的益州。終於,益州派法正前來,伸出了橄欖枝。(系列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