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不服從3》二二八事件當中的學生角色 日後陷入白恐傷害

新頭殼newtalk | 文/晏山農
新頭殼

[新頭殼newtalk] 上一集談到日治時期主要的幾次學生運動,主要是罷課事件,這些運動之所以能夠在1920年代蓬勃發展,與大正民主以及台灣人到日本留學後接受啟蒙、開眼界有關,但是隨著1930年代,日本軍國主義高漲,以及到了1940年代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爭爆發,整個政治、社會運動受到全面壓制,自然學生運動也是。一直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台灣民眾歡天喜地,以為從此可以當家作主,自由、民權、正義、公理都能實現,結果沒想到兩年後爆發讓人遺憾的二二八事件。

有關二二八事件的成因相當複雜,但統整學者專家的分析,大致可分為政治、經濟、文化三個層面討論。在政治上有五個原因,第一、當時的國民政府忽視台灣人心之所嚮。也就是台灣人期待當家作主,可是國民政府還是將台灣人當成次等人,受日本餘毒很深,甚至還發布「通緝漢奸」,讓台灣人錯愕;第二、處理日產不公。也就是到底有多少日本人留下的財產落入私人口袋,中間是否有黨政不分的問題,其實到今天為止,都有很大疑問;第三、台灣人在政治上遭到差別待遇。在日本時代,台灣人被視為殖民地人而不被重視,而等到國民政府來台,台灣行政公署所用的台灣人,不但數量少,職位也不高,引起不滿;第四、貪官污吏太多。第五、政風、軍紀太差。因為這五點,台灣民間流行一種說法「狗去豬來」,也就是日本人非常凶悍、不講理,像狗一樣,結果來的這群人,好吃懶做、貪婪成性,像豬一樣。

在經濟方面,又分為兩點,第一,通貨膨脹嚴重。因為當時國共戰爭爆發,台灣也被捲入,很多物產被送到中國去打內戰,使得盛產米的台灣居然缺米,令台灣人怨聲載道。第二、統制經濟與民爭利。統制經濟就是菸酒與日本一樣還是專賣,令許多人從事私菸、私酒的販賣,導致1947年2月27日晚上在大稻埕的天馬茶坊外查緝私菸,導致一死一傷慘劇。隔天,許多台北市民到行政長官公署抗議、示威,結果士兵們從行政長官公署的樓上持槍掃射群眾,造成嚴重傷亡,導致民眾群情激憤,一方面佔領廣播電台向全台廣播;一方面,許多青年學生搭車南下講述這起事件,於是台灣各地很快地就爆發嚴重的二二八事件。

在文化上,是殖民現代化的台灣對上了前現代的中國。台灣人期待當家作主,沒想到來的人將中國的派系鬥爭、貪污腐化的文化帶過來,心理上的落差很大。總結這些政治、經濟以及文化上的原因,就形成了二二八事件。

在二二八事件爆發後,各地於是成立「二二八處理委員會」,組成人員大多是士紳或地方民意代表,而在外奔走的主要有兩種人,一種是原台籍日本兵;另一種就是青年學生。之前說過,台灣的學生運動有一個明顯的特色,那就是「由外而內」,「由外」就是面對重大事件,台灣學生從來沒有缺席,因此,在二二八事件當中,學生也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因此,這篇文章要講述的就是在二二八事件期間,台灣學生由北到南的發展。

先從台北講起。林木順曾經在《台灣二月革命》一書中記載:「3月2日,上午10時,國立台灣大學、延平學院、法商學院、師範學院及各中等學校高級生,約數千名聚集中山堂,舉行學生大會。」其中,一些激進派學生想組武裝自治隊攻擊公署,被勸阻。但另一方面,官方其實也在其中運作,組成「忠義服務隊」、「青年自治同盟」這些團體,而忠義服務隊是由許德輝擔任總隊長管理學生,表面上是要維持秩序,但許德輝本人就是個流氓地痞,為軍統特務所利用,也是一名特務,因此,不但不維持秩序,還縱容流氓地痞到處搗亂生事,讓官方以此為藉口派兵,學生反而被利用。

等到3月8日,21師從基隆進入後,留在台北的學生有些也遭到悲慘命運。根據當時官方所發表的報告指稱:「8日晚上10時後,台北地區暴徒與北投、士林、松山等郊外之暴徒會合後,襲擊圓山海軍辦事處台北分處,經激戰一小時後被擊退。」但根據林木順在《台灣二月革命》中提到:「9月上午10時,柯遠芬(當時的警備總部參謀長)引導楊亮功(當時的閩台監察史)到圓山陸軍倉庫前面廣場,指遍倒在廣場上的數百個戰屍說:這些就是昨晚進攻這個倉庫,被國軍擊斃的奸匪暴徒。楊亮功無言。楊亮功後來對他的隨從透露:倉庫附近並沒有戰鬥跡象,死者都是十八、九歲的中學生,又沒有攜帶武器……。」很顯然這些學生就是被集體屠殺,這是在台北方面的狀況。

接著講到中部。3月2日,「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成立後,林獻堂建議由海南島復員歸來的原吳振武舊部,台中師範學校學生與該校體育組長廖忠雄等人在台中師範組成了「治安維持隊」,推選吳振武為隊長,原本是要牽制謝雪紅,但是,吳振武受到該校校長洪炎秋的指示,根本按兵不動。到了3月6日,謝雪紅另外找了四百多位學生組成「二七部隊」,由她擔任總指揮,鍾逸人擔任隊長。「二七部隊」是二二八事件當中,台灣人組成的唯二武裝部隊,打到南投,最後潰敗解散。

接下來到了嘉義,3月2日,因為中部青年南下,在嘉義火車站噴水池號召「勇敢的台灣人站出來」,市區開始騷動,等到委員會成立後,嘉義中學師生控制嘉義廣播電台,對外廣播招募「志願軍」,一時之間,中南部各縣市青年陸續趕到,圍攻紅毛埤第十九軍械庫以及水上機場,已過世的成功大學前物理系教授吳慶年,當時是台南工學院(成功大學前身)的學生,是學生軍領袖,他也帶領數十名學生從台南遠赴水上機場,這是嘉義方面的狀況。

另外一個比較有名的學生事件在高雄。3月3日,在高雄第一中學(今高雄中學)成立「雄中自衛隊」,原意要保衛學校安全,當時高雄車站遭到憲兵占領後無法接近,自衛隊決定進攻高雄火車站,受到阻撓。到了3月6日,當時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率兵攻打高雄市政府、火車站及雄中,甚至用迫擊砲攻打雄中,直到今天,雄中校園還留有當時彈擊的痕跡。這是有關高雄方面的情況。

之前談過,二二八事件參與主力是台籍日本兵與學生,學生是自組團體或是由老師率領,所以,事後有許多老師被捕或槍斃,反觀學生被槍斃的也有,多數則是辦理自新。但說好既往不咎,卻是留下紀錄,因此,往後這些人在白色恐怖期間都受到很大傷害。這些就是二二八事件期間,學生所扮演的角色。

本文經中央廣播電台授權轉載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