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觀點-美、中相向而行 談判跨出第一階

盧信昌台大國際企業學系副教授

工商時報【盧信昌台大國際企業學系副教授】

美、中第13回合的貿易談判,於川普總統的意志貫徹之下,達成得來不易的第一階段協議。白宮新聞室於本月12日所發布的影帶當中,除了接見劉鶴代表團成員;川普總統的即席應答,更顯示其有最充分的掌握。不僅知悉往下的談判議題與時程步驟;而且不吝提出問題的膠著之處,讚美雙方所做的寸土必爭,和具體代表團的攻防準備。

然則,十天後在印度首都新德里舉行的南方國家高峰會議上,應邀出席的摩根史坦利公司執行長J. Dimon,卻在媒體採訪時表示後續談判不容樂觀;他更直言中、美經貿依存關係終將下降,逐步的轉變則是印度發展的機會之門。

誠然,觀察過去二十年來的中、美互動,因為有南斯拉夫大使館的誤炸事件而一度受牽連;嗣後發生的911攻擊事件,則讓中、美雙方在反恐議題上找到利害與共。尤其,前有97年的東亞金融風暴和俄國盧布的爆貶;誤炸大使館事件之後,則有巴西債信和土耳其里拉危機,而導致世界性的衰退和通貨緊縮。

於二十一世紀初,中、美反恐立場的一致,而有在網路與資訊科技的合作必要;當時,包括INTEL、微軟與台灣半導體業者在內,都陸續進駐。於扁政府的第一任上,更引發債留台灣與八吋晶圓廠得否開放的大論戰。有了科技大廠的投資與資訊科技的擴大運用,讓中國大陸得以開展資本密集的加工定位,和順勢擺脫新興國家受制金融禿鷹的覬覦,伺機襲擊的惡夢連連。

二十年過去了,如今情勢大逆轉;於過去一年半的中、美交鋒以來,受害最深的卻是德、日、韓和東南亞國家。已然緊密化的國際生產供應鏈,是絕對禁不起世界製造工廠的需求減量,與未來在最大消費市場境內,遲早必須面對的關稅攤派。此際,川普總統於白宮會面上請劉鶴說明,直陳中方的善意退讓主要是顧全大局,以避免世界經濟的衰退。於一問一答的應對之間,川普總統全局掌控,可說是面子、裡子都十足佔盡。

至於雙方要面對的國內壓力,因為幫富人減稅和增加軍備支出,今年的聯邦赤字預期會突破1兆美元;正值2020大選當前,川普又面臨眾議院的彈劾提案,亟需有外來助力與涉外成果。而中方經濟動能的下滑,雖在預期當中;關稅報復戰的你來我往,卻誰也不讓誰。橫諸眼前,關稅即將涵蓋中方出口的所有品項;但美國高科技業者的損失,正在擴大。何況還有立法強制,聯邦補貼的基礎建設,設備採買一律要美國製造。

過往經驗在在顯示,強權國家打壓對手的惡意廝殺,結局泰半不完美。貿易戰爭以來,美國股票市場的起伏不定,以及延遲的投資計劃和企業成長,正反映出中、美相互毀滅的災難保證。慶幸的是,比對中、美高層的談話內容,尤其是談判與決策系統的人事調整,中、美正走向經濟理性和相互釋放善意的軌道上。

就在談判第一階段的內文確認前夕,中方外交部對美國副總統彭斯的疾言痛陳;以及隨之,彭斯副總統在其推特版面上,摘錄張貼絕對尊重和中、美不做脫鉤的粗體、紅標文字,在在展示美方達成協議的決心。

走筆至此,摩根執行長J. Dimon不容樂觀的研判,關於寬鬆貨幣政策的金融衝擊,有其所本;而中、美經貿依存度的必然下降,一直都在發生當中。至於身在會議地主國印度,激勵南方國家與印度當局的言詞,未必真實但卻是瑕不掩瑜。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