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觀點-長期照護的另一種思維

鄭博文國立屏東大學副教授

工商時報【鄭博文國立屏東大學副教授】

蔡政府堅持用政府預算來推動長期照護,但缺錢、缺人與預算執行不力,讓長照悲劇一再上演,因此對老化時代的來臨,總統候選人應有新的思維方能讓台灣老人人口過得自在。

幾年前新北市新店區養護中心的一場大火,造成多位長者罹難,在在暴露出台灣長期忽視對長者居住安全生活空間、照護人力不足等長期照護議題,而這些養護中心又是目前庶民能負擔得起的照護場所,這些場所在新法推動後確定要退場,將被迫停業無法在收容無法自理老人,勢必非影響許多家庭讓整體社會充滿不安,不知長輩要託付給誰照護。

美國行之有年持續性退休養老社區CCRC(Continuing Care Retirement Community)或日本近兩年大力推動的日版CCRC也稱為生涯活躍社區,某種程度就是長期照護,與過去的養老設施的最大不同點是,對象是健康的老人,住在退休養老社區的老人平時可到社區外工作,上自己有興趣的學習課程,或參加公益社會活動,過著積極的老後生活。這種設施是從老人健康時照顧到需要看護,因此老人若需要醫療和看護時,除CCRC內可提供照護服務之外,同時與附近的醫院合作,確保能一直照顧到人生的終點。

這種制度一方面可將養老工作化為一種產業,另一方面也活絡地方、帶動就業機會,除此之外,這項制度其實也符合台灣的長照社區化目標。

美日CCRC制度最大不同處在政府介入程度,日式是由政府大力主導,可能會讓國人更易接受。日式CCRC是一種新型養老設施是針對上班族設計,希望儘量壓低入住價格,鼓勵目前居住在大都市但有意移居鄉下生活長者,及目前已居住在鄉下但有意遷居者入住。日式CCRC制度目前配合其地方創生計畫,已在全國各地積極開展,各地方政府將CCRC視為能引進就業機會,帶動消費的契機。網路上可以查閱的資料如三浦市、佐久市、南魚沼市、弘前市、前橋市、新潟市、宇部市、美馬市、都留市及山形縣都積極參與,中央政府也因此更努力推動,將規劃流程手冊從一版25頁內容充實到三版的123頁,來証明日本政府對高齡者未來生活的重視,期盼總統候選人能重視這項高齡者新政策。

個人觀察台灣高鐵建設或花東鐵路改善讓台灣成為一日生活圈,若能搭配更完善的公共運輸工具與目前台灣完善的醫療資源,台灣會比日本有機會將日式CCRC做成功,尤其是台灣在少子化趨勢下,各級學校或部隊營舍所釋出的空間是有機會改建或增建為養老社區,讓台灣的長者能有真正符合老人安全、便利生活空間。

而這些養老社區未來是可委由願意返鄉或移鄉青年來創業經營,對未來台灣小城鎮的就業機會的產生是有助益的,說不定還有機會讓更多人口回流,達到城鄉均衡發展。而移居長者的都市居住房屋是可透過信託機制而成為出租住宅,一方面可提供移居CCRC長者生活費用,另一方面若由政府出面當然就可成為所屬「社會住宅」,對降低都會區青年人的住宅需求壓力應該就有所助益。

因此台式的CCRC制度若能在未來啟動是可以解決政府資金、人力不足困境,充分滿足老人居住與安養照護問題,也可讓眾多不安全的養護中心能有機會轉型,使高齡者能善終。

除此之外,新CCRC觀念是可以解決台灣未來住宅問題,避免未來大台北地區住宅供給過剩,期盼總統候選人能用這一石二鳥的長期照護新思維。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