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一定會來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來 坦然面對預約身後

·4 分鐘 (閱讀時間)

喪禮預約者 莊佩玉:「人隨時可能都會離開。」

我們就是做手工饅頭。

因為我先生走得很突然,這樣一看就知道是我先生的風格,每個人都覺得很溫馨。

喪禮花藝師 翁采宜:「其實花是沒有分別,喪禮的花跟婚禮的花。台灣人都比較含蓄,不敢說愛,不敢說出來,沒有時間說,就這樣錯過了。」

台中教育大學台文系主任 林茂賢:「佛教裡面所說的,生命是無常的,世事是無常的,我們永遠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喪禮花藝師 翁采宜:「15年前,我生了一場大病,那一個月,讓我想了很多事情,我是不是換個跑道,到喪禮這個區塊,是不是可以為這些往生的人,可以做些什麼。」

這個是等一下要出去布置的,這個(主角)是媽媽,她有點年紀,所以不要太白,希望要有點顏色,比較溫馨一點。

可是我來到這個行業,我才發覺,我不應該是為往生的人,應該是活著的人,才可以為自己準備才對。

整個會場,你希望給人家什麼感覺。

設計部分可能也不用,花很多很多很多這樣。

是不是現場就用你的人像,坐在椅子上,前面擺一個桌子,有咖啡,也可以,

因為我喜歡,早上喝一杯咖啡。

你就坐在那裡,跟大家說再見,我覺得很棒,也可以,旁邊就是你的作品這樣子,很輕鬆,生活的照片,都集中在一個檔案裡,如果說,小孩子也可以找,就是都很方便,我會把設計圖畫好,到時候小孩子,也都知道大概怎麼用。

喪禮預約者 莊佩玉:「老天爺什麼時候要帶你走,祂不需要給你任何理由,我會用什麼方式離開,我不知道,一些東西先規畫好,那我就不怕發生,事情來的時候,至少會安心一點。」

葬儀公會全聯會理事長 李濂淞:「我們裡面現在目前還有,有幾個骨灰罐是丈夫走了,太太希望跟丈夫用同樣的骨灰罐,就會提早買起來放。」

76行者召集人 陳修將:「我對死亡,不是恐懼的那種害怕,害怕的是,我不曉得它什麼時候會到,我怕我今天,我怕我現在,或者是我想要做的事,我還沒做好。」

喪禮花藝師 翁采宜:「所以我現在開始慢慢地累積,我的告別式想要留什麼給人家看,跟人家分享。」

活著的時候,應該要做好這個準備,所以這些可能我很早很早就已經錄好了,因為我不知道,明天先來,還是無常先來。

喪禮花藝師 翁采宜:「當你在準備這個告別式的時候,你會想到是不是,要跟誰說些什麼,或是要跟誰互動,該留下什麼給誰。」

葬儀公會全聯會理事長 李濂淞:「我們想要留給家人的,我們想要留給亡者的,我們有時候都來不及,還沒準備好的時候,他們走了,那我們準備好了,他們不在了。」

兒權促進協會理事長 王薇君 (76行者發言人):「這個議題要讓更多人慢慢去學習,民眾要學習,當然,我們的公部門更要學習。」

喪禮預約者 莊佩玉:「這個我也躲不掉,也逃不掉,每個人都一樣,所以沒什麼好避諱的。」

喪禮花藝師 翁采宜:「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夠平常心,去面對這個告別式,在生前,你可以做這些事情的話,其實你自己處理的過程當中,你可以去領悟到很多事情。」

76行者成員 孫曉易:「愛要說出口,要用行動去讓你的家人,或是周遭的朋友知道。」

76行者成員 邱柏森:「更珍惜跟家人跟朋友,相處的每一段時間。」

喪禮預約者 莊佩玉:「自己想做的事情很多,所以我不能等退休。」

採訪撰稿 李雅萍

更多 大愛新聞 報導:
1.4萬份安心生活箱 花蓮弱勢民眾不挨餓
疫苗施打得力助手 人醫會護理師肩並肩